• 確認
  • .
2018/05/18 | 精選轉載
【插畫】網路筆戰的目的不在說服,而是氣死對方
互相在咒罵對方的筆戰好像已經不再是尋求共識,而是看誰能先把對方給惹生氣。
嗆主管黑心挨告毀謗,可不能用「我只是寫部落格」脫罪
現在人常喜歡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把部落格當作自己的世界,然而因為文章公開,滿足了「公然」的特性,指名道姓的批評很容易被告毀謗。
2018/01/16 | TIME
水門案律師:讓川普去告吧,每個人都有權利批評總統
批評政府的權利對創始者們來說至關重要,他們批准憲法草案的前提是第一修正案在隔年就會通過,批評政府的權利正是第一修正案的核心,而總統正是政府的重要角色。
2017/11/13 | 李修慧
新書詳述中國如何滲透澳洲,澳洲出版社「自我審查」取消出版
在澳洲的誹謗法例下,辯護的時間及資金成本都非常高,即使原告本身沒有勝算,也可以透過官司,對出版社或媒體造成重大損害。
2017/08/30 | 極憲焦點
胡亂散佈謠言的人,法律會怎麼處置?
謠言還是有影響公共安寧的可能性,因此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1項第5款仍規定「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還是要接受行政罰的制裁,但法院其實並不常使用本條文處罰發言者。
2017/08/16 | 極憲焦點
被冒名臉書帳號防不勝防?解析在網路上冒用他人名義的法律爭議
冒名交友會將他人的電話公佈,當然也會牽涉到違法使用他人個人資料的問題。不論是公開公佈他人的電話,或是私下傳遞都有可能會構成此罪。
2017/06/28 | 法操FOLLAW
妨害名譽「微罪除罪化」 ,對民眾來說到底是福還是禍?
侮辱和妨害名譽可以說是日常生活中最耳熟能詳的罪名,若未來真的改為民事求償,除了可以減少刑事資源的耗損,也能相當程度杜絕「以刑逼民」的怪象。可是,這樣的意思是不是說.....如果你很有錢,那你就可以隨便亂抹黑別人了呢?
2017/06/12 | 極憲焦點
在臉書上按讚或分享,有可能構成誹謗或公然侮辱嗎?
如果參考民事法院的判決,認為「按讚」功能,只是使用表示「已閱讀」或認同,並沒有散佈資訊於眾的意思。
2017/06/06 | 極憲焦點
以放大鏡檢視候選人太無情?談公眾人物對他人言論應有的「高忍受度」
公眾人物對於他人的言論應該有較高的忍受度,因此法院在判斷發言者的發言是否為「合理評論」時,會有較寬鬆的認定。
2017/05/28 | 法操FOLLAW
散佈裸照害少女尋短,小心三大罪名一次滿足!
身處於各種關係之中的男女老少,個人的隱私仍要記得自己去保護,在交往過程中,仍必須審慎處理相關私密資訊,別讓感情生變時,又有更多爭端。
2017/05/09 | 極憲焦點
感情世界中的法律難題:罵人「你是個愛情騙子」會構成誹謗嗎?
並不是所有的言論,都可以用「情緒發洩」作為免責的藉口,重點還是社會大眾對於「言論」本身的觀感以及發言者發言的目的。
2017/04/25 | 極憲焦點
受假消息影響名譽怎麼辦?帶你深度解析「誹謗罪」的構成
只要所陳述的言論會貶損社會對他人的道德、人格評價等等,就會構成對於名譽權的侵害。
2017/04/17 | 極憲焦點
對死者進行侮辱或誹謗,會構成犯罪嗎?
此種犯罪類型,有沒有存在的必要,尚有爭議。但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還是會依法適用此條文,將被告定罪。
2017/03/23 | 極憲焦點
國罵只是情緒發洩嗎?教你在網路上如何避免掉入公然侮辱的陷阱
公然侮辱的對象必須是「人」,若是對他人的文章內容,用不雅的文字進行「批判」,法院則認為只是一種「評論」,而不是侮辱。
2017/01/12 | Project Syndicate
言論自由和假新聞:謠言如何傷害民主體制?
在大選期間指責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親手殺害兒童絕非小事,而民事誹謗法沒有提供任何充分的補救。在網路時代裡,法律的鐘擺再次回歸刑事誹謗罪的時機是否已經成熟?
2016/03/15 | 楊之瑜
TNL晨間速食新聞》新加坡罵領袖扛17年債、普丁下令軍隊撤出敘利亞、美大麻業年入3800億
敘利亞又向和平邁向一步,去年大舉派軍協助當權政府的俄國總理普丁,下令明日起將撤出該國境內的大量軍隊。新加坡總理很重視自己名譽,上法院告誹謗其清譽的部落客鄞義林,判決出來,鄞義林被裁罰要賠償15萬新幣、約台幣360萬的金額。美國大麻合法化後,儼然成為該國最快速成長行業之一,一年相關產業可以創造120億美元的營收規模。
從部落客到社運份子—韓慧慧:如果新加坡夠民主,我們也不會每天「搞破壞」
「有人會說年輕人為什麼每天喜歡搞破壞。我就回應他們,黃之鋒他們也不想每天都在路邊睡,我們也不喜歡每天在太陽底下這樣子,可是如果你們給我們一個民主的社會,我們也不會這樣子做。」
2015/08/05 | Kenzo
遠雄不滿「貪婪財團」稱號提告 柯文哲:出來江湖混已有心理準備
柯文哲強調,建設公司應該以工程品質自豪,不應該以訴訟案多自豪,這是遠雄一貫手法,「用訴訟案增加談判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