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3/31 | 林兆彬
《東京LINE情故事》:你可能不知道的戀愛失敗原因
我今次想推薦的是深夜劇《東京LINE情故事》(LINEの答えあわせ~男と女の勘違い~),每集講述一個戀愛失敗的故事,寫實有共鳴,充滿啟發性。
何謂反社會人格?爲何反社會反而得人喜愛?
反社會人格者當中,有部分人不但不會被社會排斥,反而性格上冷血無情的一些特徵,更得天獨厚的優勢,令他們更容易踏上「精英之路」。
2019/01/01 | 大人學
【大人學】你或許認為「白頭偕老」是祝福;但對很多人而言,其實是一種詛咒
諷刺的是:之所以我們會在關係受傷,就是因為彼此都對關係有留戀。因為都受了傷,兩人就會對分手不甘心:「憑什麼我一個人受傷,憑什麼要讓他輕鬆得意?」所以兩人都不鬆手。但兩人在這狀態中卻也都不甘心,寧願自己不快樂卻不願意鬆手放過彼此。
2018/11/05 | 大人學
【大人學】戀愛為何要思考,純粹浪漫不是才最好?
從人性的角度來看,只要對方條件不錯,那他就可能還有其他選擇。那既然他還有其他選擇,那必然不會一開始就立刻把話說死地跳入一段關係。所以條件好的異性一開始不會為你瘋狂,這根本是常態。沒有什麼奇怪、也沒有可議之處。
2018/11/04 | 大人學
【大人學】戀愛為何要思考,純粹浪漫不是才最好?
從人性的角度來看,只要對方條件不錯,那他就可能還有其他選擇。那既然他還有其他選擇,那必然不會一開始就立刻把話說死地跳入一段關係。所以條件好的異性一開始不會為你瘋狂,這根本是常態。沒有什麼奇怪、也沒有可議之處。
2018/10/15 | 精選書摘
《從左手到牽手》:不要製造浪漫,反而要製造期待與失落
不論是為了製造期待還是失落,重點都在於「不平常」三個字,因為跟平常不一樣,所以才會花時間去回想,甚至去回味。不要以為跟對方關係看似不錯,就可以不用在細節上下功夫,感情跟任何一項專業能力一樣,都講求細緻程度。
2018/10/15 | 精選書摘
《從左手到牽手》:「偏離基準線」是女生有沒有喜歡你的最重要指標
「偏離基準線」代表了狀況特殊,如果你確定對方沒有討厭你(最簡單的判別法是對方是否有將身體方位朝向你,還是避開),而你們之間又沒有利益關係或其他因素,那有非常大的可能表示她喜歡你。
2018/10/13 | 精選書摘
《從左手到牽手》:「偏離基準線」是女生有沒有喜歡你的最重要指標
「偏離基準線」代表了狀況特殊,如果你確定對方沒有討厭你(最簡單的判別法是對方是否有將身體方位朝向你,還是避開),而你們之間又沒有利益關係或其他因素,那有非常大的可能表示她喜歡你。
2018/10/13 | 精選書摘
《從左手到牽手》:不要製造浪漫,反而要製造期待與失落
不論是為了製造期待還是失落,重點都在於「不平常」三個字,因為跟平常不一樣,所以才會花時間去回想,甚至去回味。不要以為跟對方關係看似不錯,就可以不用在細節上下功夫,感情跟任何一項專業能力一樣,都講求細緻程度。
2018/04/09 | 珮姬
你是還沒遇到伴,還是「恐懼親密」?
戀愛絕對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冒險與投入,我們經常缺乏勇氣跳下去,在岸邊徘徊,看著、想著又不肯離開。
2018/04/08 | 珮姬
你是還沒遇到伴,還是「恐懼親密」?
戀愛絕對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冒險與投入,我們經常缺乏勇氣跳下去,在岸邊徘徊,看著、想著又不肯離開。看久了會讓我們自我價值感變差,覺得自己不值得更好的對待。
2018/01/28 | 劉軒
【UHV電台】無欲無求的「佛系青年」,真的是什麼都不在乎嗎?
回到「佛系」這個問題,或許,在我們開始阿彌陀佛,隨遇而安之前,應該多問自己一句話:「你,更在乎的是什麼?」
戀愛,一種大家可以接受的強迫症
墜入情網是愛情發生的起點,可是愛情很抽象也不具體,有沒有生物的指標可以描繪愛情的樣貌?神經生物心理學家Marazziti覺得熱戀中的男女,行為模式很像強迫症,所以他決定用科學的方式來證明這個現象。
戀愛,一種大家可以接受的強迫症
墜入情網是愛情發生的起點,可是愛情很抽象也不具體,有沒有生物的指標可以描繪愛情的樣貌?神經生物心理學家Marazziti覺得熱戀中的男女,行為模式很像強迫症,所以他決定用科學的方式來證明這個現象。
2017/02/14 | 空心二胡
空虛寂寞覺得冷?投入愛情前請先釐清:你是「需要還是想要」
於是,當我們為單身的糾結時,我們首先要做的,也許不是要想辦法亂槍打鳥,隨便找個伴侶過一輩子,而是我們這輩子應該要做什麼,並且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並且為自己的理想奮鬥,將井蛙視野的價值觀很狠拋在腦後。
2017/02/14 | 空心二胡
空虛寂寞覺得冷?投入愛情前請先釐清:你是「需要還是想要」
於是,當我們為單身的糾結時,我們首先要做的,也許不是要想辦法亂槍打鳥,隨便找個伴侶過一輩子,而是我們這輩子應該要做什麼,並且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並且為自己的理想奮鬥,將井蛙視野的價值觀很狠拋在腦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