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

諾貝爾和平獎(挪威語:Nobels fredspris),是由瑞典發明家艾爾弗雷德·諾貝爾於1895年所創立的諾貝爾獎中之一,由挪威諾貝爾委員會選出得主,每年12月10日(諾貝爾逝世紀念日)頒發。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01 | Jack Huang

身陷羅興亞人權危機的翁山蘇姬,形象又因緬甸政變暫時由黑翻紅?

翁山蘇姬雖為緬甸政府的實際領導人,但非真正的掌權者,在對內的諸多議題上仍受限於與軍方達成的「脆弱權力共享協議」,尤其是在處理少數民族的問題上,過去軍方倡導的「大緬甸主義」早已深植主流人心。

2020/10/09 | TNL 編輯

2020諾貝爾和平獎:「食物是防止混亂的最佳疫苗」,世界糧食計劃署榮獲獎

2020諾貝爾和平獎由世界糧食計劃署獲得,諾貝爾委員會指出,該署面對武裝衝突和疫情,仍然展現驚人努力,在國際多邊合作上也扮演重要角色。希望透過這次和平獎肯定,讓全球更關注飢餓問題。

2020/10/04 | TNL 編輯

2020諾貝爾和平獎周五將公布,2021年得獎潛力名單川普、普亭、WHO都上榜

2020年諾貝爾和平獎將於10月9日公布,蘇丹革命運動、新聞自由是本次重點;明年度的提名也已開跑,川普(港譯「特朗普」)、普亭(港譯「普京」)、世衛組織等爭議人物都被視為和平獎潛力股。

2020/09/12 | TNL 編輯

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後,川普宣布:巴林與以色列將簽「和平協議」

巴林決定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成為數週內第二個停息與以色列仇敵關係的阿拉伯國家。

2020/09/09 | TNL 編輯

促進以色列阿聯達成和平協議,川普被提名角逐2021諾貝爾和平獎

除歐巴馬(港譯「奧巴馬」)外,史上還有其他3位美國總統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次也並非川普(港譯「特朗普」)第一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19/10/19 | 國際大風吹

【國際大風吹】怎麼是他?最常起爭議的諾貝爾和平獎

諾貝爾和平獎從來就不只是要表揚得獎者個人的努力,也更希望藉此喚起世人對於全球和平與人權議題的重視。在讚美或是檢討得獎者之餘,或許更值得在意的是,每一個獎項背後有什麼故事。畢竟不論是邊界糾紛、種族衝突或性別平權、民主參與的議題,都不是少數得主的事,而是世界各地都可以借鏡省思的現實。

2019/10/18 | 精選轉載

集思廣益︰開拓國際戰線的注意事項

到今日為止,香港的抗爭者在英文輿論上完全壓倒中國政府及其香港傀儡,然而我們打國際線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以免因表達方式引起誤會,更重要的是避免影響判斷形勢和策略。

2019/10/11 | Louis Lo

2019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衣索比亞總理阿邁德:讓「非洲之角」糾紛在我這一代結束

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揭曉,由衣索比亞總理阿邁德(Abiy Ahmed)獲得殊榮,表彰他努力實現和平與國際合作,特別是他果斷地解決了與鄰國厄利垂亞的邊界衝突。

2019/03/17 | 羊正鈺

1人走堂到全球100萬學生集體罷課:16歲瑞典自閉症女孩做了什麼?

「有人說我應該待在學校,也有人勸我好好念書,當個氣候科學家來『解決氣候危機』。但是,當沒有人行動搶救未來時,我為什麼要為一個即將不復存在的未來而上學?」

2019/03/16 | 羊正鈺

1人翹課到全球100萬學生集體罷課:16歲的瑞典自閉症女孩做了什麼?

「有人說我應該待在學校,也有人勸我好好念書,當個氣候科學家來『解決氣候危機』。但是,當沒有人行動搶救未來時,我為什麼要為一個即將不復存在的未來而上學?」

2018/10/22 | TIME

戰爭是父權的展現,女性身體內外都成為男性的戰場

一直到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後,聯合國才認可性侵害及性騷擾為違反人權的罪。在那之前,文學作品常常將女性塑造為「戰利品」,性暴力更是社會禁忌話題。

2018/10/22 | TIME

戰爭是父權的展現,女性的身體內外都成為男性的戰場

一直到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後,聯合國才認可性侵害及性騷擾為違反人權的罪。在那之前,文學作品常常將女性塑造為「戰利品」,性暴力更是社會禁忌話題。

2018/10/12 | TIME

和平獎得主穆拉德:世界領袖就只是聽,什麼都不做

當她覺得還需要更多行動來幫助她的族人時,她成立了「納迪婭倡議」與「辛賈爾基金」,旨在協助亞茲迪人和其他戰爭罪的受害者。也因此,她戰勝了袖手旁觀的不作為。

2018/10/12 | TIME

和平獎得主穆拉德:世界領袖就只是聽,什麼事都不做

當她覺得還需要更多行動來幫助她的族人時,她成立了「納迪婭倡議」與「辛賈爾基金」,旨在協助亞茲迪人和其他戰爭罪的受害者。也因此,她戰勝了袖手旁觀的不作為。

2018/10/06 | 黎蝸藤

穆拉德的經歷令人動容,但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難言夠格

「倖存者」+「說出來」當然也是重要的和值得讚賞的,但如果一個人主要因爲自己「被動」的受難經歷,就能獲得如此多的榮譽,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受難者最大」的激進左派情結過度膨脹的誤區。

2018/10/06 | 黎蝸藤

穆拉德的經歷令人動容,但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難言夠格

「倖存者」+「說出來」當然也是重要的和值得讚賞的,但如果一個人主要因爲自己「被動」的受難經歷,就能獲得如此多的榮譽,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受難者最大」的激進左派情結過度膨脹的誤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