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6 | 羊正鈺
入圍諾貝爾文學獎「獎外獎」,村上春樹要求撤銷提名
「我們想要創造一個全新、獨特的授獎程序。」入圍者交由瑞典各地圖書館員提名,被提名人必須寫過至少2本書,在最近10年有發表作品。而一個月後,也是今年諾貝爾獎揭曉的時候。
2018/09/13 | 余杰
誤把他鄉作故鄉(下):為何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把賽珍珠當作敵人?
賽珍珠的文學成就被高估,但就影響力和作品銷量而言,她已登上西方作家的頂峰。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在頒獎語指出,「賽珍珠為西方世界打開一條路,使西方人用更深的人性和洞察力,去瞭解一個陌生而遙遠的世界。」
2018/04/07 | Abby Huang
瑞典學院不敵#MeToo性侵醜聞,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暫停頒發
當三名院士離開學院,他們讓學院宛如置身懸崖絕壁,剩下的13名院士,背負著「包庇涉嫌性犯罪者」的汙名,而由他們所選出的文學獎,又會有誰想要獲得?
2018/02/06 | 精選書摘
東方獨特蘊藉的美麗與哀愁,在川端康成筆下閃爍著奇異的光澤
評論家說,川端筆下閃爍著奇異的光澤,鉤勒微妙的心理變化,東方人獨特蘊藉的美麗與哀愁,在在令人驚嘆。
2017/10/28 | KKBOX
石黑一雄&Stacey Kent——美妙的文學音樂跨界之旅
文學與音樂、石黑一雄與Stacey Kent,謝謝這段惺惺相惜的情誼,也期待他們倆人,繼續為這個世界帶來積極正能量的優質作品。
2017/10/18 | Lo
將被性侵的過往寫成小說,台裔女作家李懷瑜獲英國「非布克獎」
2008年,李懷瑜前往北愛爾蘭參加紀念活動。熱愛健行的她,抽空獨自前往附近的森林步道健行,卻慘遭一名15歲少年性侵,這段經歷成為她寫小說的重要元素。
2017/10/05 | 羊正鈺
石黑一雄:換了筆名、照片,應該沒人認的出我是日本作家吧
雖然石黑一雄的雙親是日本人,在成年前擁有日本籍,但自幼移民,幾乎不會說日語。由於日本法律不允許雙重國籍,他決定放棄日本籍。
2017/10/05 | 羊正鈺
201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長日將盡》日裔英籍小說家石黑一雄
他生於日本長崎,1960年應其父親的工作需要,石黑一雄全家移居英國,自此三十年後才重新到過日本。
2017/07/20 | 精選書摘
《教堂尖塔》小說導讀:想像力,人類無法抗拒的黑暗力量
主角喬斯林的意志力貫穿高汀這整部小說,自認受上主揀選為大教堂興建尖塔。他不因疑惑而受折磨,反倒受其堅定信念所折磨。高汀為我們塑造出一名鮮活的中世紀總鐸大人的形象,並不是因為他使用的古老語彙,而是他將異象投射於生活中所有事物的那種態度。
《傑出公民》:名為「偉大」的死刑
 有人以為頭銜只是一項品質保證的標貼,撕開標貼,自我仍是自我,但丹尼爾明白,頭銜跟名字的關係,即是一個人劃分自身的形式與本質的心理角力。
2017/06/06 | 周雪君
Bob Dylan終於發表得獎感言:歌曲跟文學不一樣,是要來唱的
Bob Dylan是首位獲諾貝爾文學獎的音樂人,在公布消息後,他沉默了好幾天,一時間惹來議論紛紛,然後他表明不會出席12月的頒獎禮。
2017/01/26 | 精選書摘
告別了蘇聯「純真年代」,未來沒有到位,迎來了一個「二手時代」
自由,它到底在哪兒?人民仍然只習慣於在廚房裡繼續痛罵政府,痛罵葉爾欽和戈巴契夫。他們咒罵葉爾欽改變了俄羅斯。那麼,戈巴契夫呢?人們咒罵戈巴契夫是因為他改變了一切,改變了整個二十世紀。
2017/01/20 | 精選書摘
對《鋅皮娃娃兵》的審判——亞歷塞維奇:我們不懂得批判過去,所以永遠都是犧牲者
戰爭不是可以任意從男人手中奪走的東西,那是他們最珍愛的玩具,是神話,也是古老的本能。但是我憎恨戰爭,憎恨人類有權利奪走別人生命這種想法。
2017/01/20 | 精選書摘
【導讀】勝者為王敗者寇:《鋅皮娃娃兵》的悲劇
亞歷塞維奇為這些社會弱勢與失敗者記錄,讓他們的聲音能為世上其他人,甚至是下一代人聽見。即使這些第一人稱敘述者的口語使用的語言有多麼平凡,而髒話與詛咒頻繁地掛在嘴中,但是這些聲音內含諸多情緒,需要他人理解,更待世人共感。
2016/12/11 | Shih Yuan
巴布狄倫請人代致謝詞:諾貝爾獎像站上月球一樣難得
狄倫在致詞中表示,能和吉卜林、蕭伯納、卡繆等前輩並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心裡的感覺「真的無法用言語表達」。
2016/11/27 | 精選書摘
透過這101個孩子的眼睛,我們是否可以看到戰爭的真相?
我看見的第一個被炸死的人,是個小男孩。他躺在地上,臉朝著天空,我呼喚著他。叫啊叫啊,我不明白他已經死了。我當時有一塊糖,我想把這塊糖送給他,讓他能夠站起來,但是他沒有。
2016/11/27 | 精選書摘
亞歷塞維奇:一場敗北的戰役——諾貝爾文學獎致答詞摘錄
有一回我聽見有人說:「我們只有在戰爭的前線時是自由的。」我們最大的資產是苦難。既不是石油,也不是天然氣,而是苦難。那是我們不斷取得的唯一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