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Abby Huang
對抗貧窮3位學者共享殊榮: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現第一對「經濟學夫婦」
今年的獲獎者引入新方法:將問題劃分為較小、更容易管理的問題,更精準的設計出實驗,並在最受影響的人群中施行,以獲得最好紓解貧困的方法。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二):Paul Romer的知識與成長理論
為何18世紀以後,世界各地陸續出現「長期經濟成長」?這是經濟學中最耐人尋味的問題。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Paul Romer便開啟了「新成長理論」的大門,並對知識創新、市場制度、環境等議題有一番見解。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一):Nordhaus和環境經濟學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獎者是William Nordhaus和Paul Romer。這篇文章先來帶大家認識Nordhaus的貢獻。1970年代,自然科學界逐漸注意到全球暖化的議題,但經濟學界鮮少有學者注意此議題,Nordhaus在當時便將經濟模型和環境及氣候變遷相結合,成為此領域的研究先驅者。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一):Nordhaus和環境經濟學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獎者是William Nordhaus和Paul Romer。這篇文章先來帶大家認識Nordhaus的貢獻。1970年代,自然科學界逐漸注意到全球暖化的議題,但經濟學界鮮少有學者注意此議題,Nordhaus在當時便將經濟模型和環境及氣候變遷相結合,成為此領域的研究先驅者。
2018/10/08 | 李修慧
創意促成發展、氣候變遷帶來損害,諾貝爾經濟學奬得獎人「讓經濟發展可能永續」
諾德豪斯利用經濟學分析氣候變遷,他的模型被用於分析氣候政策的的影響;羅默則提出,累積「創意」與「知識」可以支持長期的經濟發展,對鼓勵創新的法規及政策進行大量研究。
2017/10/29 | 精選書摘
明知別人是錯的,也會跟著錯:如何解釋指鹿為馬的「從眾心理」?
不論艾許的研究是否足以解釋法西斯主義的興起或瓊斯鎮的悲劇,可以確定的是社會壓力會促使人們接受很奇怪的結論——從而可能影響他們的行為。
2017/10/29 | 精選書摘
政府年金如果開放自選投資組合,民眾的報酬率會比預設基金好嗎?
個別投資人在決定資產配置時通常是趨勢的追隨者,而非高明的預測者。人們的投資決定會受到近期報酬率的影響,投資計畫的推出時間很重要。且這種影響是長期的,因為只有極少數人會修正投資組合。
諾貝爾經濟學獎回顧:「契約理論」如何解釋生活中的大小事?
2016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在「契約理論」有卓越貢獻的哈特(Oliver Hart)及荷姆斯壯(Bengt Holmstrom),兩位學者以此理論解釋了個人及組織在訂定契約時,該如何妥善設計以達雙方的合作目標。究竟什麼是「契約理論」?它又能怎麼解釋我們的生活呢?
2016/10/30 | 徐家健
再論.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缺環——談談合約
尊重歷史,今天主流的合約經濟學的確深受本屆兩位諾獎得主所影響。忘記歷史,我要問純以解釋世事論高低,霍姆斯壯(Bengt Holmström另譯霍姆斯特倫)與哈特(Oliver Hart)的得獎作品,是否比張五常的合約理論青出於藍?
2016/10/29 | 徐家健
【星期六生活】再論.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缺環——談談合約
尊重歷史,今天主流的合約經濟學的確深受本屆兩位諾獎得主所影響。忘記歷史,我要問純以解釋世事論高低,荷姆斯壯(Bengt Holmström另譯霍姆斯特倫)與哈特(Oliver Hart)的得獎作品,是否比張五常的合約理論青出於藍?
2016/10/24 | 徐家健
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缺環——談談合約
作者就合約經濟學與諾貝爾獎,分享相關學術研究的點滴。
2016/10/11 | Shih Yuan
研究「契約理論」改善人類生活 兩學者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評審團表示,在兩人的帶領下,契約理論領域的研究越發豐富,過去數十年間,他們也發現了理論眾多的應用之處。他們對理想契約設計的鑽研,則為許多領域的政策與制度設計──從破產的立法到政策規章的訂立──皆奠下理智的基礎。
2016/10/11 | Shih Yuan
研究「契約理論」改善人類生活 二學者共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評審團表示,在兩人的帶領下,契約理論領域的研究越發豐富,過去數十年間,他們也發現了理論眾多的應用之處。他們對理想契約設計的鑽研,則為許多領域的政策與制度設計──從破產的立法到政策規章的訂立──皆奠下理智的基礎。
2015/12/25 | Gene Ng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談貧富不均:就像大逃亡計劃,最終只有少數幾人幸運生還
迪頓在《財富大逃亡》中表示,經濟發展史可以理解為「大逃亡」的歷史,先進國家逃離了貧困和疾病,現今大部分人都變得更富裕、更健康、更長壽,而發展中國家則還在「大逃亡」的路上。
2015/12/25 | Gene Ng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談貧富不均:就像大逃亡計劃,最終只有少數幾人幸運生還
迪頓在《財富大逃亡》中表示,經濟發展史可以理解為「大逃亡」的歷史,先進國家逃離了貧困和疾病,現今大部分人都變得更富裕、更健康、更長壽,而發展中國家則還在「大逃亡」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