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榮譽殺人」下的女性悲歌:印尼少女被疑發生婚外性行為,遭兄長殺害
據聯合國(UN)數據,每年約有5000名女人死於名譽殺人,原因可能是女性有了男朋友、尋求離婚或做出任何被認定為「不適當」的行為,致使她們的家人認為名譽受損。
2020/06/01 | nagee
【插畫】謀殺罪起訴 vs. 死因無可疑
有些中國媒體和其支持者大作文章,吹說看看美國警察的暴力多可怕,香港人活在「自由」中卻不知福。不過這些人在美國抗議民眾放火燒了警局後,就不這樣講了。
更多槍枝,更少安全:在巴西,三個關於「性暴力」的事實
多數女性遭到謀殺的案件起源自家暴,這股趨勢正在上升。 這也是為什麼此類議題在巴西如此獲得重視。就公共安全政策而言,性暴力依舊是我們最致命的弱點。
2019/11/11 | Kayue
西灣河交通警開槍,不是「電光火石間決定」是蓄意殺人
11月11日「黎明行動」期間,西灣河有交通警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開槍,從影片看到的來龍去脈可以判斷,他根本沒有必要開槍。
2019/02/01 | 精選書摘
《撕開的真相》:沒有一個心理正常、能分辨是非的人會對小孩這樣做
有個專有名詞形容戰爭時做的決定對人帶來的困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曾參加過死刑陪審團的人也會說起憂鬱、酒精濫用、鬼魂纏身。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有些人會這樣。入選陪審團的男女會一起住進隔離的飯店,切斷和家人的聯繫,每天都是看著同樣的影像入睡。
2019/01/31 | 精選書摘
《撕開的真相》:沒有一個心理正常、能分辨是非的人會對小孩做這種事
有個專有名詞形容戰爭時做的決定對人帶來的困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曾參加過死刑陪審團的人也會說起憂鬱、酒精濫用、鬼魂纏身。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有些人會這樣。入選陪審團的男女會一起住進隔離的飯店,切斷和家人的聯繫,每天都是看著同樣的影像入睡。
2019/01/28 | 精選轉載
【插畫】貓的興趣,其實是謀殺你?
我的貓咪那麼懶,即使他能想到驚天的計畫,也不會願意動一根小指頭,來奪下這個早已屬於貓咪的世界。
2019/01/27 | 精選轉載
【插畫】貓的興趣,其實是謀殺你?
我的貓咪那麼懶,即使他能想到驚天的計畫,也不會願意動一根小指頭,來奪下這個早已屬於貓咪的世界。
2019/01/09 | 讀者投書
親密暴力的危險地帶:從聯合國報告看台灣性別暴力現況
「親密伴侶和家內謀殺為性別暴力指標」研究發現2017年全球有87,000名女性遭到故意殺害。其中,約有58%的女性是死於親密伴侶或家庭成員的手中,換句話說,平均每天有137名婦女或女童遭到他們的熟識者殺害。 
2018/10/23 | 周雪君
爆卡舒吉被殺「真相」雷聲大雨點少? 土耳其:是有預謀的
土耳其稱要在今日爆出卡舒吉被殺「真相」,不過最終卻「留一線」,大概政治計算過後,還是覺得「他日好相見」比較划算。
2018/09/27 | TIME
巴西政壇明日之星Marielle Franco:把人權帶進議會卻死在槍口之下
馬里耶勒的獨特之處,在於她不只為少數群體,更為每個人發聲。在巴西人民對政治制度失去信心的時候,她成功地將人權運動帶入議會。這是改革過程的開始。
2018/09/27 | TIME
她是巴西政壇的明日之星,把人權帶進議會卻死在槍口之下
馬里耶勒的獨特之處,在於她不只為少數群體,更為每個人發聲。在巴西人民對政治制度失去信心的時候,她成功地將人權運動帶入議會。這是改革過程的開始。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稱為「巫術」惹禍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說是「巫術」害的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2018/08/04 | 精選書摘
《無聲角落》小說選摘:他割斷頸動脈,留下詭異遺言:「我不對勁⋯⋯我一定得死」
堅信丈夫不可能自殺的珍捨棄了悲傷、害怕及憤怒。她努力擺脫各種高科技的監控,四處探訪其他自殺者的遺族,嘗試找出之間的關聯與背後的原因,卻也在那瞬間從追捕者成為了頭號要犯。
丹布朗《起源》:重點不是「誰殺的」,而是「為什麼殺」?
《起源》除了探究宗教,也討論了電腦科技問題。不是刺激好看的作品而已。
2018/05/31 | 周雪君
假新聞vs黑暗力量? 俄羅斯記者「扮死」以揭暗殺計劃
烏克蘭日前宣布俄羅斯記者巴賓琴科被謀殺,不足24小時,巴賓琴科出來表明這完全是一台戲,目的是揭露俄羅斯暗殺記者的計劃。以假新聞換取世人目光和一條人命,你認為值得嗎?
2018/05/13 | 周雪君
兩名環遊世界單車好手在墨西哥遇害 1人疑遭肢解
兩名單車好手在旅遊墨西哥時萍水相逢一決定同遊馬雅遺址,卻不幸地一同遇害。墨西哥當局一度指二人是死於意外,後來又改口說是劫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