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9 | 翁 稷安
《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導讀:存在不到14年的滿洲國幽靈,至今行走於人間
書中的諸多場景和論述中都能輕易的將「日韓」替換成「台灣」,歷史的高度糾葛和親近,不只提醒著台灣從來就沒有自外於世界,更像是對當前時局的警鐘,值得讀者細細體會。
2018/12/28 | 林九黎
《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書評:在滿洲徘徊的帝國幽靈
就筆者所見,本書的主軸雖然可以用「滿洲經驗」來連貫岸信介與朴正熙在大戰前後的發展,然而追根究柢,「滿洲經驗」明確來說指的到底是什麼?
2018/12/23 | 精選書摘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宗教與血統打壓——印第安人、猶太人同源論
要將印第安人和猶太人連結在一起的想法,看起來似乎是隨著「異端者」的身體,一同消滅在烈焰之中。但是,即便是到了十七世紀,同源論仍舊是摻雜在伊比利半島「血統純正性」的理念之中,緩慢地發揮影響力。
2018/12/23 | 精選書摘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征服中國計劃」與西班牙帝國的極限
西班牙帝國在亞洲的統治,說穿了也不過就是站在仲介的位置上,抽取出其中的財富罷了,甚至可以說,西班牙就此顯露出了帝國的極限。
2018/12/22 | 精選書摘
《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帝國的鬼胎」朴正熙與岸信介,在冷戰時還魂
岸信介與朴正熙之所以一相識就成為肝膽相照的好友,也許正是因為兩人發現了彼此的種種共通點吧。帝國的「鬼胎」在經歷戰敗、解放的重重危機後甦醒,之後更在日本與韓國的歷史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2018/12/22 | 精選書摘
《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獨裁者朴正熙與「妖怪」岸信介,鬼胎們的日韓勾結
朴正熙與岸信介兩人非比尋常的關係,正是促進日韓國交正常化最大的推進力;而日韓的國交正常化,又與對日求償權、恢復經濟關係息息相關,這也讓橫跨日韓的政治性網絡,更加延伸為若有似無的經濟關係網。
2018/12/11 | 精選書摘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導讀:一切的傳奇與錯誤,都得從哥倫布說起
總體而言,作者的敘事手法既是談及西班牙中世紀至近世史與印加興衰的世界史,但又試圖從另一個角度,來描述白銀得以流通的全球史背後的哀傷。
2018/12/04 | 翁 稷安
《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導讀:何謂「中華」或「東亞」,無一不是清帝國的遺緒
作者一方面在處理歷史問題,另一方面則在不斷關注著「東亞」充滿高壓和衝突的現狀。更具體來說,是將大清帝國歷史課題的討論,轉換為如何跳脫民族國家的架構,重新拯救出「東亞」。
2018/11/27 | 林九黎
《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書評:海天混同未曾有,英雄至死是方休
在本書中,作者嘗試在亞歷山大進行的各種決策之間尋求是否存在某種統一性,就筆者來看,「超越父親腓力二世」以及「相信自己是神祇英雄的化身」可以說是本書所找尋到的統一性。
2018/11/05 | 精選書摘
《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東亞」是不證自明的概念嗎?
以日中兩國為中心來談論「東亞」的方式,或者聚焦於中國、韓國與日本在「歷史認知」上明顯的對立,都可能會讓我們容易忽略掉許多其他的問題。
2018/11/04 | 精選書摘
《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亞歷山大是唯一成功征服阿富汗的外國人?
這些戰役是歷史上頻繁地反覆出現,以壓倒性軍隊進行殘酷侵略與殺戮之行動模式的先驅。特別是在包含古代巴克特里亞地區的阿富汗,大帝的先例在跨越兩千多年的時光後,再度重現。
2018/11/04 | 精選書摘
《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20世紀被製造出來的歐洲民族——馬其頓人
在波希戰爭後,馬其頓王室加入希臘世界以尋求王國的未來,為了獲得希臘人的接納,他們無論如何都非得證明自己是希臘人不可。
2018/10/31 | 翁 稷安
《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導讀:「製作亞歷山大大帝」,英雄的原型與暗影
這並非要否定亞歷山大個人的貢獻,沒有他卓越的政治和軍事天才,那龐大的帝國難以成形,但若沒有回歸歷史的脈絡,放在「結構」之中去理解他的成功,那無疑只是「反歷史」的神話。
2018/10/07 | 精選書摘
《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導讀:我們可以透過史料,捕捉到「野生」的亞歷山大嗎?
每個時代,甚至每個人,包括大帝本尊,對「亞歷山大」都有自己的看法,而這常會反映出自己的樣貌及所處的時代。最終,我們只能依照自認的偉人或惡人形象,來塑造出自己的亞歷山大。
2018/10/07 | 精選書摘
《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導讀:從內亞帝國到東亞帝國,「清」的本質是什麼?
作者在探討清帝國如何從一個內亞帝國轉變至進入近代東亞史的國民國家的過程中,時時刻刻在喚起閱讀這段歷史的讀者們,要切記在面對現實狀況時,能夠以冷靜、深刻的角度去思考國家或社會的命運發展古今大多一致。
2018/10/03 | 翁 稷安
《歐洲霸權的光和影》導讀:走在「光」之中,小心別被醜惡的「影」所吞噬
19世紀起落興衰,那強烈的既視感,才是每個人在閱讀時心底所該反覆思索的警示。21世紀若成為19世紀的重演,那無疑是人類發展上最愚蠢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