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

證據(英語:evidence)是法院用以作為審判依據,確定訴訟當事人之主張為真實的證明。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3/05/23 | 方格子vocus

配偶外遇要怎麼對小三或小王提告?只有口頭承認沒有證據怎麼辦?

到了法院如果有辦法提出厚厚一疊證據,先不論輸贏,整個氣勢就不一樣了。只有口頭承認,除了在訴狀內敘述外,根本沒辦法提出什麼具體證明。萬一開庭時法官把對方叫來詢問,被矢口否認,如同連唯一的證據都被推翻了。

2023/05/23 | TNL 編輯

5億高中生墜樓案疑點重重,律師要求法院調查毒物、指紋等9大證據,夏男7日內歸還遺產

律師分析,夏姓男子如果被判有罪,但賴姓男子母親又因為日前的官司,沒有取得可分配遺產的身分,這些價值超過5億元的土地最後可能收歸國庫。

2023/05/16 | 李秉芳

北市酒駕致死案開庭,檢辯雙方討論:要給國民法官看死者遺體照片嗎?

檢察官強調,死者的大體完整,只選了9張照片都沒有大片出血或其他斷肢等畫面,也沒有直接使用法醫解剖相驗照片,對一般人比較容易感到害怕的眼睛部分也用方塊遮蔽,希望照片不要再做變色處理,真實呈現證據。

2023/05/12 | 李秉芳

老婦不堪長期家暴殺夫後自首,新北第二起國民法官案首開準備庭,抽出150人備選、7月進行選任

檢辯雙方對於犯罪事實沒有歧異,重點將在「判幾年」,辯護律師聲請傳喚一名社工出庭作證,這名社工在案發前曾家訪,對季姓婦人遭家暴等情況了解。檢察官則聲請傳喚當時負責現場鑑定的員警當證人,到時候將對國民法官當面說明季姓婦人動手殺夫後如何處理遺體。

2023/04/27 | 李秉芳

人生有多難,量刑就有多難:法官如何決定關幾年?國民法官會不會變「恐龍」?

曾參與模擬法庭的國民法官不約而同地直言,「量刑」是最難的,定什麼罪通常可以討論出共識,但要「關幾年」想法經常落差很大;每個人對時間長短感受認知都不同,被告要如何能「確實被懲罰」或「不要被毀掉整個人生」之間,國民法官內心會有許多拉扯。

2023/04/25 | 李秉芳

法律素人進大觀園(上):「卷證不併送」和「密集審理」將對審檢辯三方帶來什麼挑戰?

國民法官正式上路,與過去的審判最大的不同是什麼?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度會提升嗎?《關鍵評論網》訪問了法官、檢察官以及辯護律師,分享國民法官上路後的挑戰有哪些。

2023/04/07 | 李秉芳

被關押35年史上最久,邱和順獄中度過63歲生日,救援律師團呼籲審查會盡快重審證據

邱和順在1988年被牽扯進陸正及柯洪玉蘭謀殺案,問他為什麼不放棄;邱和順回答,過去母親還在時,他咬牙忍下來是為了還他母親一個清白的兒子;母親過世後,他苦撐下去是為了所有相信他的人。

2023/02/18 | 李秉芳

高檢署強調陳宗彥性招待疑雲「沒吃案」,當年查無具體貪污事證,已另外分案調查

該案是南檢檢察官偵辦其他一個妨害風化相關案件時,發覺南市府民政局陳姓前局長等人涉有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的嫌疑,不過經年餘調查,認為尚乏積極事證,因此案件簽結。

2023/01/12 | 李秉芳

林金貴被控槍殺計程車司機遭判無期徒刑,纏訟16年歷經3次逆轉終於無罪定讞

林金貴的案子纏訟16年反覆逆轉3次,關鍵在於兇嫌的頭髮長度與林金貴當時不符,林金貴之前被判刑坐監9年共計3116天,若依國家補償每日3000元到5000元計算,最少可獲得934萬到1558萬不等的金額。

2022/05/14 | TNL 編輯

烏克蘭第一起「戰爭罪審判」:開槍打死62歲平民,21歲俄羅斯士兵希斯馬林可能面臨終身監禁

烏克蘭總檢察長辦公室表示,它正在調查1萬700多起潛在的戰爭罪行,涉及600多名嫌犯,其中包括俄羅斯士兵和政府官員。而烏克蘭選擇現在審判的優勢在於,能獲得比較新的目擊者證詞及證據來支持案件。

2021/12/01 | 法操FOLLAW

如果證人在法庭作證時提供錯誤資訊,會因此而成立「偽證罪」嗎?

在這起判決中,一審法官以證詞中犯案的賓士車款與事實有所出入因此判被告無罪,但檢察官表示連自己都分不清楚的車款,不應該作為無罪的原因,因此提出再上訴⋯⋯

2021/11/24 | 法操FOLLAW

吳明峰案再審獲無罪判決:模糊指認、瑕疵測謊,監察院調查報告發現了什麼?

在過去,測謊與自白是許多警察辦案的常見手法,也因此產生許多冤案的謎團。在吳明峰案中,模糊的照片指證與充滿瑕疵的測謊結果,成了辦案的主要證據。

2021/10/17 | 法操FOLLAW

【電影中的法律】《逃出奧斯威辛》:現代問題需要現代手段,讓檢察官代替人民舉證

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在領土上大搞種族滅絕的集中營,將數百萬猶太人關押其中並勞動至死。在這種情形下以個人的身分,要蒐集證據並舉發集中營事實,可說是難上加難。因此現代有了檢察官制度,讓有能力與資源的檢察官,來負擔調查的義務。

2021/10/09 | 法操FOLLAW

【電影中的法律】《翻供》:所謂的有罪,不能僅是「合理懷疑」而已

被告在警局做筆錄時留下的自白,與在法庭上的翻供,哪個更具有效力呢?合理懷疑又能否成為刑事判決的關鍵?韓國電影《翻供》帶你從辯護律師的角度,來破解國家暴力。

2021/08/17 | 讀者投書

刑事冤案再審已不設時效,「行政訴訟法」何不也取消五年時效限制?

行政法的再審制度應該像《刑事訴訟法》,取消五年時間及新證據的限制,以維護人權,然而部分立法者、行政官員與法官,在立法或行使法律時常以法律安定性而不願修法、不願撤銷處分,甚至拒絕人民再審的機會。

2021/07/29 | 黎蝸藤

吳亦凡的性生活雖然混亂,但網紅的指控從證據來看還稱不上「Me Too」

雙方是否存在權力關係上的上下結構,是能否認定性關係屬於Me Too的標準。然而,在此案中,吳亦凡和網紅之間並不存在明顯的權力結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