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8 | 劉威良
小學一年級的「警察」課:為什麼德國父母不會用警察來嚇小孩?
通過交通規則考試,德國十歲以上的小學生才能自行騎自行車到學校或任何地方,否則父母是要負責任的。這也是德國小學生第一次會面臨的生命課題。
2019/03/14 | Abby Huang
韓國人為何如此生氣?韓國偶像涉迷姦、性愛偷拍影片等「案外案」
開第一槍報導夜店風波的韓國記者透露,「勝利事件」的重點並非勝利本人,日後將陸續揭露更多足以撼動韓國政治界的新聞。
2019/03/06 | 李秉芳
【酒駕修法】立委提鞭刑、洗大體處罰,那「拒絕酒測」怎麼辦?
拒絕酒測必須要罰9萬元,還會被吊銷駕照,3年不得再考領,但民眾為了避免自己面臨入監服刑以及留下《公共危險罪》的刑事前科等,通常還是會選擇拒測罰鍰。
2019/02/18 | 李修慧
嫌老員警不敢退休,但又說「警力不足」?5個QA釐清「流浪警察」爭議
2017年12月,警政署才表示,當年警察還缺額5300人,每逢陳情抗議活動,也總會出現「警力不足」的聲浪,究竟警察人數是多到出現「流浪員警」還是少到「警力不足」?警察的人事費又該由誰出?
2019/02/18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改變美、英、法的三場大罷工
所謂常常罷工的歐美國家,其實是經過漫長的勞資對抗才讓制度和文化逐漸完善。來看三場改變歷史的大罷工,分別有什麼故事?
2019/01/10 | 志鋒
中國公安也姓黨:「刀把子的刀把子」,共產黨永遠嫌刀不夠利
中共對公安的「刀把子」的定位,也從不含糊,並不隱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多次公開表示,宣稱政法機關是「刀把子」,並要牢牢掌握在手中。公安實際位列政法序列之首,可謂「刀把子的刀把子。」
2018/12/31 | 李秉芳
中國2019年新規定:公安執法「免負法律責任」
政法大學的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批評,中共警察執法本身就不存在權威性,因為中國不是法治社會,警察只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
2018/09/28 | 余杰
中國「全面依法治國」,就是「被失蹤」和「被死亡」成為常態
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的三大意義或原因,振振有詞,天花亂墜,剝去其官話套話的包裝,歸根到底其實只有一點,那就是「集權」,集權於習近平一人。
2018/09/08 | 李修慧
美國德州女警「走錯門」槍殺26歲非裔鄰居,警察濫權再起爭議
警方目前不願公布涉事員警的姓名,他們表示,正在申請過失殺人的逮捕令,因此該名員警仍未被拘留,只讓她休假靜候調查。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說是「巫術」害的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2018/08/08 | 人權觀察
要求被害人「重演」性侵,日本何時能擺脫粗暴的「辦案技巧」?
日本超過95%的性侵事件沒有報案,理由顯而易見,日本人普遍「不好意思」討論強暴案件,輿論則常一味責備被害人而非侵犯者。但更關鍵的是,日本性侵處理機制充滿歧視、極度落伍。
2018/08/04 | 讀者投書
「查緝犯罪愈多治安愈好」的扭曲績效制度,應該如何改變?
台灣警政的績效制度一直有問題,有些指標會使警察吃案,另一些可能造成罪犯越多治安越好的弔詭情況,若不改革,不只徒增基層警員的疲乏,最終更會使我們搞不清楚毒品犯罪的現況如何。
2018/07/20 | 精選轉載
警察可以隨便把路人攔下來「盤查」嗎?人民有配合的義務嗎?
警察要把人民攔下來,必須依法才能為之,詳細的規定在《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而且依法把人攔下來之後,也不能搜索,因為這個時候警察依然只是在執行行政權,他可以做的只是查驗身份而已,這個時候還沒到達刑事訴訟的階段。
2018/07/02 | 精選轉載
【插畫】用KPI檢視警察辦案績效,什麼神邏輯?
先宣布KPI的辦案方式根本就沒有考核意義,充其量,就只是比賽而已。
2018/06/01 | 精選書摘
《全員在逃》:美國黑人解決爭端時,要避開警察與法院
如果過去貧窮黑人社區的居民無法求助警察來保護自己或解決爭端,是因為警察常不見人影也漠不關心;現在這些居民所面對的則是另一種阻礙:他們不能向警方求助,是因為官司纏身。到處都有警察,但警察身為維持治安的人,對他們而言仍然遙不可及。
2018/06/01 | 精選書摘
《全員在逃》導論:乾淨的人與骯髒的人
警力如天羅地網,使街區居民隨時處於監禁的威脅,而黑人社區內長期的社會分歧,也因法律的議題而更加惡化。任何生活在第六街的人,很重要的是這個人是否會引起警察注意:他是否可以通過臨檢或能從法院審理庭安然返家,或是在緩刑報到時通過「小便測試」。
2018/05/30 | 精選轉載
【插畫】基層員警被看不起是誰害的?
基層員警在人力沒有改變的情況下要大幅提升逮捕數量,除非是要讓員警變成超人,變不成的常就必須以養案、小案大辦等等的方式達成長官要求,數字做到了,但對實質的治安可能根本沒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