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通例

《警察通例》(Police General Orders,PGO)是香港警務處用以監管警員紀律及行為的準則,由香港警務處處長根據《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第46條所賦予的權力而制訂。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2/03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誰能算是記者」這個問題,香港如今是「警察說了算」

記者身份的取得方式和認定標準,可說是自由與極權體制最大的差異之一,儘管極權國家能在憲法上堂堂皇皇地宣告「人民言論、出版」等自由,但魔鬼藏在管理規則裡,「誰是記者」、「誰可以是記者」才是關鍵。

2020/10/05 | 白水

【漫畫】更不能碰的線

警方修改《警察通例》傳媒定義後首次有大型示威,防暴警多次設封鎖區截查市民及核實記者身分,並曾要求所有記者離開封鎖區,有別於警方聲稱便利真正採訪的傳媒進入封鎖區採訪的說法。

2020/10/03 | 本土研究社

警方搜完身可以唔認數?

警方成日聲稱自己符合「國際標準」,咁就不如就睇下其他國家會唔會好似香港警察咁,唔公開截查搜身相關數據?

2020/09/27 | 白水

【漫畫】不能容納的真相

電影《理大圍城》及《佔領立法會》早前曾送交電檢處,電檢處要求兩齣電影要作出聲明,表明「影片當中有部分描述或行為,根據現行法例可能會構成刑事罪行」,更要聲明《理大圍城》「部分內容或評論亦可能未獲證實或有誤導成份」。

2020/09/26 | 區家麟

強國外交的仇「外」奇觀

強國官員一直不忿氣,為何我經濟實力強橫、為何我大國霸氣崛起、都贏不到國際友人的尊重?

2020/09/24 | 蕭家怡

今日定義記者,明日對付你

新聞工作被磨平後,類似這些喝停、換血、威嚇、劃線的舉動,其實亦可以套用至社會上的不同範疇。

2020/04/04 | 本土研究社

香港警察「毀屍滅跡」又一鐵證

如何懲治任意濫權銷毀檔案的警察?政府解釋是「有關人員不熟悉檔案存廢的相關強制規定,在沒有取得檔案處處長的批准下便銷毀了有關檔案」,亦即以「又唔讀書」的理由開脫。

2019/12/27 | 法夢

警察有權自行進入商場搜查市民嗎?

即使接受警察可以隱含許可為依據,進入和停留在顯然屬私人物業的商場,警員進入後亦不會自動有權採取其他執法行動,包括搜查市民,否則就成為非法入侵者。

2019/11/05 | Kayue

【採訪現場】連番挑釁記者的蒙面警長,以及宣稱「未聽過第四權」的警察

有警長在執行職務期間不斷挑釁記者,質疑記者身份,亦有警員聲稱「沒有第四權」這回事,要求記者不要阻礙警察執行職務。

2019/10/17 | Kayue

警隊不跟「光頭警長」割席,如何「嚴肅處理」岑子杰遇襲?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較早前「光頭警長」劉澤基在微博上應把民陣列為恐怖組織,警隊如想令人相信他們會公正調查岑子杰案,應公開解釋如何處理劉澤基的紀律問題。

2019/09/27 | 林彥邦

休班警有權投票,但《警察通例》明文禁止「政治表態」

江永祥在記者會上將《警察通例》明文禁止的「政治表態」和明文容許的「投票」相提並論,是不折不扣的偷換概念,睜眼講大話。

2019/08/18 | 法夢

警察有權進入私人地方執行職務,但必須符合這些條件

法律賦予警察進入私人地方執行職務的權力,但這些權力有若干前提,並非單純警察覺得有可疑便能夠行使。此外,便衣警察在行使警權前,必須先出示委任證證實身份。

2019/07/26 | 法夢

警察應停止擾亂視聽,按規定出示委任證

便裝警員在公眾集會或遊行中執勤,必然是在執行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第10條下的職責,等同正在行使警察權力。在此等情況下,便衣警員清楚表明其身分至關重要,否則參與集會/遊行人士不但無所適從,一旦情緒不穩但無法辨認的便衣警員失控濫權,市民的生命安全、財產將受到嚴重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