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7 | 林彥邦
休班警有權投票,但《警察通例》明文禁止「政治表態」
江永祥在記者會上將《警察通例》明文禁止的「政治表態」和明文容許的「投票」相提並論,是不折不扣的偷換概念,睜眼講大話。
2019/07/04 | 羊正鈺
24歲鐵路警察遭乘客刺傷殉職,除了人力不足還有什麼問題?
有鐵路警察吐露「鐵警人力不足已長達13年」,護車大隊員額全國只剩下20人左右,各鐵路分局也只剩下1個偵查隊4個人。
2019/06/27 | 法夢
追究警察暴力的三種途徑
面對警察濫用武力的指控,政府及警方均叫人去正式投訴,但現時的監警機制有極大限制,法律上還有甚麼途徑追究警員以暴力對待示威者?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二)︰「無牙老虎」監警會
監警會只覆檢投訴警察課就「須匯報投訴」的調查報告,但調查權、定案權和懲處權,仍然落在警務處轄下的「投訴警察課」及警務處處長。如市民認為警方執法不當,仍然要先向投訴警察課提出投訴。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一)︰警權無限大?
《禁止酷刑公約》其實從多方面保障香港人的人權,包括執法機關權力有否得到制衡、執法人員使用武力是否恰當、不同政府部門對小眾的處理會否導致不人道對待、甚至有否充分防止家庭暴力等。
2015/03/24 | Kenzo
看著一位台獨老前輩倒下,我想問: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揪出行政院暴力鎮壓群眾的「首謀」?
無論如何,在整場反服貿運動中,我們當然也可以見到許多內心跟民眾站在一起的警察,當然也有面目猙獰要毆打的群眾的暴警。關鍵在於,如今有一百多人正因參與反服貿運動面臨司法機關的起訴與未來可能的法律責任,但同樣參與反服貿運動、鎮壓行政院的員警與背後指揮下令的官員,卻沒有一個人要為行政院受傷的民眾負責?
2015/03/19 | 精選轉載
【318一週年專題】指責很容易、理解很困難,一個關於佔領行政院的故事
我之前是一個痛恨社科院的人,但現在我想替社科院的人說,指責的角度或姿態很容易,甚至我也曾經做過,但更期望撐出一個空間讓社科院/行政院派的話語權能夠存活,他們是一群被政治各方考量壓縮的人們。
那一天,他們衝進了國會──「安保抗爭」:日本二戰後規模最大的社會運動
民主不是教科書上的定義,而是不斷追求的過程,需要用行動一次又一次地定義,是一場永久的革命。它必須一直是進行式,而不能變成完成式。
2014/11/19 | Sid Weng
不滿港府清場 「口罩團」深夜衝撞立法會
支持衝撞立法會的示威者稱,他們只是想打破困局,爭取普選。反對派則認為,衝撞立法會只是毫無正面成果的「盲衝」,是純屬的破壞。
2014/09/03 | Alvin
警棍挑釁抱嬰男 遭質疑超用武力
有前線警務人員表示,警員對手抱嬰兒的司機,最多只可以使用「胡椒噴霧」等武力,不應拔警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