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25 | 讀者投書
港警使用武力是為了控制場面,還是發洩情緒?
自6月9日以來,香港警隊在處理反對修例運動的手法都一直被受批評,濫用暴力的指控此起彼落,到底執法人員在執法和行使武力的時候,有著什麼指引和限制呢?
2019/11/07 | 區家麟
中大畢業禮上,校長段崇智爆肚的一番話
段崇智願意略為放下身段,已得學生體諒,贏得一些掌聲。五個月來,林鄭政府無中生有,縱容警暴,觸發仇恨撕裂;大學校長們予人地位崇高的感覺,理應可以做得更多。
2019/10/18 | David Tang
警察平時鐵甲威龍,上庭卻要特別保護?
搞笑極了,平時一副鐵甲威龍,見人不是喝罵就是揮棍亂打的大漢,要上庭了,卻突然變成「容易受傷的女人」,要法庭特別保護?
2019/10/17 | Kayue
警隊不跟「光頭警長」割席,如何「嚴肅處理」岑子杰遇襲?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較早前「光頭警長」劉澤基在微博上應把民陣列為恐怖組織,警隊如想令人相信他們會公正調查岑子杰案,應公開解釋如何處理劉澤基的紀律問題。
2019/09/28 | 區家麟
臨時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要「撥除動亂之根」?建議先從警隊入手
相信絕大部分人都不希望仇恨螺旋繼續上升,畢竟這場運動若「仇警」成為主軸,並不健康。若然臨時二哥真的希望「撥除」那些「動亂之根」、「仇恨之根」,建議先從你自己入手,根源有很多,警察是其一。
2019/08/03 | 區家麟
不能忽略的最新民意調查
民意調查本來如是,就是給各方決策者參考,預計行為後果,估算下一步行動,如何增加支持、減少阻力。請注意,91%年輕人不信任中央,86%年輕人不信任一國兩制,這是強烈警號,代表失盡人心。
2019/07/30 | Kayue
林志偉及香港警察,請收手罷
林志偉代表警隊大多數成員去貶低某些香港市民——他們甚至不是疑犯——為「蟑螂」,就是要否定反對聲音作為人的資格,否定他們是人。這其實是嘗試為警員向示威者開槍——現在是非穿透性但仍可致命的子彈,遲點可能是實彈——提供藉口。
2019/07/22 | 區家麟
元朗警黑版「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篤灰」
官商鄉黑白衣惡煞在元朗發難,亂棍打人,葬送了香港警察最後一滴信譽。白衣「非正規部隊」與警察不分你我,同一鼻孔出氣;一方在上環開槍放催淚彈,一方在元朗亂棍毆途人,簡直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混亂一夜後無人被捕,正是警鄉黑版「不割蓆不篤灰」。
2019/07/17 | 鍾樂偉
韓國獨裁政權時期的「有牌爛仔」——白骨團
2008年韓國發生反李明博總統的燭光集會,後來在保守派控制下的韓國警方,再次招募了千多名便服機動志願者,專門負責鎮壓示威活動,類似「白骨團」的部隊才再次出現。
點解好警察都要俾人鬧?呢個問題唔應該問市民
不少香港警員在行使權力時,連基本的「程序公義」的理念都沒有,悉數違反以上四點之餘,又得到上司默許及包庇,可以逍遙法外!這才是整個警隊都不再被市民尊重及信任的主要原因。
2019/07/09 | 法夢
「收回暴動定性、追究警隊濫權、撤銷義士控罪」三個訴求密不可分
要求「收回暴動定性」及「追究警隊濫權」,背後隱含的意思即︰示威者當時只是在行使示威自由此基本人權;警隊濫權鎮壓示威,屬違反示威自由。這些實際上都是政府作出起訴或檢控決定時,必須予以考慮的重要因素,似乎都指向「撤銷義士控罪」此項訴求邏輯上的正當性甚至必要性。
警隊要獲得公眾信任,首先要公平執法
英國國家警務改善局分析發現,警隊在處理事情時能合法及合理,是公眾願意合作及守法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而警員的公平執法,比起有效率執法,對獲得公眾信任更為重要。
特首會見警察代表的畫面中 三個令人不安之處
林鄭月娥的政治宣傳團隊煞有介事地告知社會,她將自己隱匿多時後的首次公開會面安排予警察。這充分反映她已經放棄疏理各界爭議、平衡不同立場的責任,而選擇在炙熱的民憤中完全倒向警隊,並決意將管治威信完全押注在紀律部隊群體的支持之上。
2019/06/26 | 法夢
偵查罪行不是擋箭牌 警方搜證必須公平合法
《警隊條例》賦予警員搜證的權力絕非不受限制,而私隱條例豁免亦不容許警方肆意收集個人資料。
2019/06/20 | Kayue
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
6月12日的示威,令到大批市民不滿警隊的處理手法,包括不當使用催淚彈、布袋彈等武器,以及暴力對待在場市民。由於警隊不知反省,不受監察,相信只會有越來越多市民鄙視警察。
2018/07/27 | 林彥邦
員佐級協會批評「警察不一定個個是好人」的三個笑點
時至今日,為了配合政治目的,警察的「尊嚴」被無限放大,不能被批評不能被質疑,警隊一眾高層、前高層亦火上加油,強化這個錯誤訊息,慢慢令警員真的以為自己的「尊嚴」高於一切。
七警還餘下多少刑期?
七警案的所有被告已先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那他們還需要再入獄嗎?刑期有多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