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5 | 李秉芳
德國第一位跨性別議員「誕生」,保守派議長力挺「性格比性別更重要」
甘瑟荷去年11月已經取得精神科醫生開立的證明,確認她是跨性別人士,根據德國法律,更改官方姓名和性別登記的要件之一是取得2位醫學專業人士開立的意見書。
2019/01/06 | 李秉芳
綠黨議員王浩宇加入「民進黨團」:深信台灣價值的政黨都該合作
王浩宇解釋,過去4年在沒黨團狀況下,他提的議案幾乎都是民進黨議員、市長默默協助,加上與國民黨黨團、無盟黨團理念有差異,現階段與民進黨合作是最適當選擇。
2018/12/19 | 讀者投書
數據看真相:時代力量在新北、台中戰敗是「國昌永明」的責任?
2018選舉結果讓時代力量出乎意料,原本氣勢強健的新北與台中全軍覆沒,也傳出要兩地操盤手黃國昌和徐永明負責的聲音,但若由得票率和選區數據交叉對比,這些落選者是努力不夠還是非戰之罪呢?
2018/12/06 | TNL特稿
從太陽花崛起到公投失利,時代力量的「進步價值」該往哪走?
2014年,太陽花學運和青年的網路能量,將「進步價值」推上了頂峰,4年之後,從地方選舉的得票比例和公投的結果,卻發現選民的需求其實不如所想,親柯或反柯,硬派或廣納,要不要與民進黨重啟合縱連橫,將會是時代力量2020大選前的最重要課題。
2018/11/30 | 羊正鈺
【資訊圖表】20年數字看「第三勢力」真的崛起了嗎?
2002年「第三勢力」曾經蓬勃發展。十幾年過去了,就席次看起來,從2014到2018年「第三勢力」的小黨們的確有成長的跡象,但到底有沒有「崛起」呢?
2018/11/26 | 李修慧
有人選區不在故鄉、有人只靠小額捐款,這些「無黨籍」議員為何「棄X從政」?
金門議員董森堡提到「我會對公共議題有興趣,不是因為什麼利益,因為我關心這個地方,我就住在金門啊。」他說,因為擔任記者的關係,常常在外面跑,很容易發現金門環境的變化,「這邊少了一棵樹,那邊又被屯了一片。」讓他忍不住投身環保運動。
2018/11/24 | 羊正鈺
確定當選市議員的苗博雅:希望大家,今晚至少關心一位身邊的同志朋友
苗博雅同時也是公投第14案的領銜提案人,她呼籲大家今天晚上至少關心一位你身邊的同志朋友,「你的關心,非常非常重要,因為那是他們唯一可以接觸到這個世界最真實溫暖,請大家相信自己的力量,請大家相信台灣。」
2018/11/24 | Daphne Chung
EP1 「球員兼裁判」的台灣議員你敢嘴?
議員身為民意代表,應該是監督行政部門的政策好不好?提的預算合不合理?執行有沒有偷工減料?如果議員成了預算分配的一份子,行政和立法的角色模糊了,還能期待議員監督政府嗎?當地方民代形同「球員兼裁判」,我們還能期待議員去監督政府嗎?
2018/11/23 | 游家權
歐巴桑聯盟講座紀實:進議會改革,幫父母「收驚」,支持孩子成為他自己
「歐巴桑聯盟」推出了21位媽媽級的無黨派議員候選人,這群媽媽決定參選的原因是什麼?她們的性別政見又有哪些?而有些人認為,她們沒錢沒權、勢單力薄,該如何改變議會政治呢?
2018/11/23 | 讀者投書
好像每個候選人「都很爛」,為什麼我還要去投票?
你無論給不給代議士你的分配權(也就是投不投票),最後總會有個代議士來幫你分配,既然你都會被「代表」,何不花點力氣多瞭解他們「代表」你做什麼呢?
2018/11/23 | 讀者投書
搶救!到底憑什麼我們需要搶救特定候選人? 
我們的國家,其實有許多許多的事情,亟待我們搶救。我們需要搶救青山、搶救綠水;搶救空氣、搶救環境;搶救經濟、搶救下一代的未來。但我們的民意代表,不應該需要人民來搶救。
2018/11/23 | Daphne Chung
EP2 有貓就給讚,不如我們來創個「貓黨」!
你知道台灣有幾個政黨嗎?根據內政部政黨及全國性政治團體資訊網紀錄,在台灣曾經登記過的政黨有339個,已解散的有43個,目前還有持續在運作的有202個。但除了藍綠兩大黨跟一些比較活躍的第三勢力政黨之外,你還認識幾個呢?
2018/11/23 | 丁肇九
助理低薪、研究室像里民中心,議員有心也難尋好幕僚
看過黃國昌質詢,大家都知道議員「專業問政」的重要,卻忽略了地方議會對法案助理不友善的環境,不僅薪資制度(補助款)容易被「老闆」上下其手,甚至連專門的研究空間都沒有。
2018/11/22 | 游家權
專訪歐巴桑聯盟:「帶小孩」不是退守家中的理由,反而是促使她們參選的關鍵
在全台推出21位議員候選人的「歐巴桑聯盟」,是一群來自「親子共學團」的無黨派媽媽。她們希望打破台灣長期的藍綠惡鬥和金權政治,讓務實且清廉的小民參政成為可能。而這篇專訪包括了:歐巴桑參選的原因、身為女性/媽媽的參選心得,還有孩子帶給歐巴桑們的啟發。
2018/11/22 | Patrick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在今年的選舉中出現了很多「高顏值」的候選人,這股帥哥美女的風潮最早來自日本2005年的「美女刺客」,但真的有用嗎?選民投票真的只看長相?豬哥票足以讓年輕人當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