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你可以不投票給楊華美:一個突圍花蓮、當選議員的「無黨社工」
經過兩次選舉,扎根花蓮的楊華美從2014年的落選頭,成為了第4高票的議員當選人,而11月24日坐在競選總部的她並不是在想當選與否,而是正在改變重生的花蓮選舉環境......
2018/11/30 | 羊正鈺
【資訊圖表】20年數字看「第三勢力」真的崛起了嗎?
2002年「第三勢力」曾經蓬勃發展。十幾年過去了,就席次看起來,從2014到2018年「第三勢力」的小黨們的確有成長的跡象,但到底有沒有「崛起」呢?
2018/11/23 | Daphne Chung
EP2 有貓就給讚,不如我們來創個「貓黨」!
你知道台灣有幾個政黨嗎?根據內政部政黨及全國性政治團體資訊網紀錄,在台灣曾經登記過的政黨有339個,已解散的有43個,目前還有持續在運作的有202個。但除了藍綠兩大黨跟一些比較活躍的第三勢力政黨之外,你還認識幾個呢?
2018/11/23 | 丁肇九
助理低薪、研究室像里民中心,議員有心也難尋好幕僚
看過黃國昌質詢,大家都知道議員「專業問政」的重要,卻忽略了地方議會對法案助理不友善的環境,不僅薪資制度(補助款)容易被「老闆」上下其手,甚至連專門的研究空間都沒有。
2018/11/21 | 羊正鈺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一個素人想要參選,和具有政治資源的「現任議員」或是「政治資源繼承人」最明顯的差距,除了金錢和經費,更重要的是在地方、里長眼裡,除非過去有合作過、選民服務配合過,不然人家為何要尊重你?
2018/11/20 | 羊正鈺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議員的一天到底在幹麻?民意代表的職責,本來應該是質詢、監督地方政府和審預算,但大部份的時間卻還是都花在紅白帖、跑攤、會勘和各種選民服務上。
2018/11/08 | 羊正鈺
台灣的議會有多「荒謬」?一年40億議員配合款的7大不可思議
對於配合款是否讓議員身兼預算決定權和分配權,有的議員表示「連建議也不行,那選議員要幹麻?」還有從議員轉戰立委私下感嘆「當立委不如當議員」,因為議員才有配合款,「比較好在地方作業績。」
2018/10/21 | 李秉芳
一場阿富汗人民「冒死投票」的國會大選:候選人遭暗殺、投票所爆炸至少上百死
阿富汗的國會大選被阿富汗的塔利班組織定位為「僅是西方操弄,以作為延長佔領的藉口」,近半年來,塔利班密集發起攻擊威脅民眾不准去投票,數十場炸彈攻擊殺死了10個候選人、幾位高級官員,還有至少170人死傷。
2018/09/07 | 精選書摘
《如何說,如何聽》:沒有和社會對話的風氣,今天就沒有美國這個國家
如果沒有這種風氣,今天可能沒有美國這個國家。十九世紀末,對話風氣開始衰頹,這股態勢在今日降至最低。隨著受教育人口由少數增長為多數、再由多數擴及所有孩童,公共教育的品質逐漸下降,而對話的勢微就與此現象互為表裡。
2018/08/28 | 林冠任
如果議員的工作只有「監督」,狂扯市長後腿就是當選保證?
一個先進的城市的議員,應該負責把城市的法規建立起來,例如招商法規搞起來,弄出一個友善招商環境,然後市長依法行政,只把監督當訴求的議員,可能反在各種事情上擺弄好讓大家怪縣市首長,到最後,民眾也絕對不會好過。
2018/05/10 | 圖發事件
【圖表】馬國終於迎來政黨輪替,為何馬哈迪會說自己是「過渡型」首相?
2018馬來西亞大選結果出爐,在野政黨聯盟獲得過半席次,將成為未來5年的執政黨,馬來西亞終於迎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但卻推舉出曾擔任過22年首相的馬哈迪,出任新首相。為什麼會以這樣的情形呢?本文從介紹馬來西亞的政治與政黨體制,帶我們瞭解這後面的合作變化。
2018/01/10 | 王陽翎
邱吉爾是個什麼人?(上)—早午晚飲酒慰藉暗黑「循環人格」
作者認為香港把電影Darkest Hour命名為《黑暗對峙》,沒有任何批評的理由,而且有畫龍點睛的味道:只要理解邱吉爾的個人特質,便知道此人如何渡過生活的陰暗歲月,如何渡過長期被政界人士邊緣化的壓抑,如何早早認清希特勒的狂妄野心,如何接受敦克爾克令人黯然的大撤退,如何渡過跟納粹德國交手的苦難時刻。
2017/12/22 | 圖話國際
【影片】西班牙政府算盤打錯,加泰隆尼亞議會改選,獨派又過半
今年十月鬧出獨立風波的西班牙自治區加泰隆尼亞,議會重新改選結果出爐,獨立派政黨再度過半。加泰隆尼亞過去兩個多月歷經哪些風波?下一步又是什麼?
2017/12/22 | Lo
領袖不是被捕就是流亡,加泰隆尼亞大選「獨派」再度勝出
若支持和反對獨立的兩派都未能取得足夠的支持,新的議會陷入僵局,可能暫時難以組成新的區政府。萬一到了明年2月,加泰隆尼亞區政府仍未成形,將必須於4月再度選舉。
2017/07/21 | Lo
國會不是格鬥擂台,英國議員再生氣也不能跨越「紅線」打人
英國下議院議場座位的第一排,地板畫有紅線,開會時這條「楚河漢界」任何人都不能隨意跨越,即便罵到脖子爆青筋,議員們也不可以跑過去動手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