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30 | TNL 編輯

高雄市議長補選成國民黨「黨主席保衛戰」,藍綠在「茶壺風暴」後甲級動員備戰

國民黨和民進黨黨團都在提名過程中發生內部衝突,有議員退出黨團;在國民黨人數「接近過半」的情況下,小黨及無黨籍議員投票意向成關鍵。

2020/06/17 | 《思想坦克》

先不談「死者為大」,談談「議長」在台灣的角色

議長輕生之後,大喊「死者為大」的人在靈堂也比讚合照;而因為罷韓成功歡天喜地的另一個光譜也幻想臆測文一堆,沒有幾個人注意到議長去年中風過一次眼睛剩一邊了,沒有幾個人注意到議長過年後在醫院又腦幹出血一次行動不便了,沒有幾個人注意到議長今年開始後就不再見朋友了。

2019/12/16 | 讀者投書

為什麼台南人盡是選出一些司法案件纏身的議長與民代?

身為台南人我一直想問為什麼?為什麼十數年來所有的台南議長都出問題,從吳健保、李全教,還有李和順、周五六等等都有各式司法案件纏身。若果列表下來,職棒簽賭、涉嫌性侵女模、黑道影舞不一而足,好不精彩。

2019/01/15 | 財訊

派系惡鬥大暴走,民進黨「台南神話」破功

民進黨不僅痛失正副議長寶座,黨團也一下少掉4名成員,甚至還為提名有爭議的副議長人選而賠上社會形象,成為這場選舉的最大輸家,可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2019/01/03 | TNL特稿

除了看柯文哲和韓國瑜風光就職,你有注意到各縣市議長選舉結果嗎?

九合一選後,媒體針對各縣市長的就職典禮大肆報導,卻少關注全台22縣市的正副議長選舉結果,裡頭有人以無黨籍參選後加入國民黨,有人臨時退出民進黨,到頭來,地方派系對議會的影響,好像還是大過政黨本身。

2018/12/25 | 幹幹貓

【插畫】今年我唯一的耶誕禮物是新市長上任

除了「行憲紀念日」之外,今年的12月25日也是新科縣市長和議員就任的日子。

2018/11/08 | 羊正鈺

台灣的議會有多「荒謬」?一年40億議員配合款的7大不可思議

對於配合款是否讓議員身兼預算決定權和分配權,有的議員表示「連建議也不行,那選議員要幹麻?」還有從議員轉戰立委私下感嘆「當立委不如當議員」,因為議員才有配合款,「比較好在地方作業績。」

2017/07/21 | Lo

國會是人民的「家」:台灣每天上演「家暴」,歐美議場卻像美術館

各國國會建築大多是規模宏偉、金碧輝煌,不但是表達對民意的最高尊重,同時也對外代表國家的形象,尤其是最常被外界所見的「議事廳」,別具風格與特色。

2017/07/21 | Lo

立委只有「國父」遺像,法國議員抬頭看到的卻是「七賢人」

法國參議院會議廳最醒目的設計,就是在議長席後方,共有七尊巨型石雕放在八根科林斯式石柱之間,他們是都是帝國時期偉大的立法者和政治家。

2017/07/21 | Lo

國會不是格鬥擂台,英國議員再生氣也不能跨越「紅線」打人

英國下議院議場座位的第一排,地板畫有紅線,開會時這條「楚河漢界」任何人都不能隨意跨越,即便罵到脖子爆青筋,議員們也不可以跑過去動手打人。

2017/07/21 | Lo

美國眾議員不乖會被權杖「修理」?歷任副總統盯到你發寒

很多人會討論,為何美國建國短短兩百餘年,竟能主宰整個世界的政治版圖,除了調侃他們是「美帝」之外,國會的設計或許能看到美國成功的原因。

2016/08/30 | Sid Weng

李全教當選無效二審定讞 賴清德:邪不勝正

根據《選舉罷免法》第127條之1,「選舉、罷免訴訟,設選舉法庭,採合議制審理,並應先於其他訴訟審判之,以二審終結,並不得提起再審之訴」。當選無效之訴定讞後,李全教已確定無法透過其他法律管道,讓此案「起死回生」。

2016/02/04 | 讀者投書

議長選舉該不該記名?別把代議士和公民的投票行為混為一談

千萬別再把代議士的投票行為和公民的投票行為混為一談,公民的投票行為採取無記名是希望投票者能遵循自己的自由意志,但代議士是由人民選出,他的投票行為意義上就是行使他的職權,也就是執行選民賦予他的權力。

2016/01/31 | 極憲焦點

立法院長就是要會「喬事情」? 從憲法角度看蘇嘉全會不會成為新國會中的「公道伯」

立法院長的功能除了常在報刊電視上所看到的「喬」事情外,平常到底都在做些什麼?是不是擔任立法院長,就一定要會「喬」?

2016/01/20 | Kenzo

民進黨通過「國會議長中立化」3原則 蔡英文:持續推動國會改革

蔡英文認為,既然人民給了民進黨過半的席次,民進黨就更有責任要落實國會改革的主張,除了國會議長中立化的工作外,也應該要延續上一屆黨團國會改革小組的工作,系統性的推動國會改革。

2015/10/30 | Sid Weng

共和黨全力護航 「撙節先生」萊恩當選美眾院議長

眾院議長位高權重,乃僅次於副總統(兼參院議長)的第2順位繼任人。萊恩的最大挑戰,將是在黨內當權的溫和派以及茶黨強硬派之間調和鼎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