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性侵迷思下的審判文化:你是「理想的性侵被害人」嗎?
在「檢視」被害人被害後的反應時,檢視者經常受到父權文化的影響,而對於「理想的被害人」有著諸多想像,而期待所有的被害者必須符合特定的樣貌。這樣的迷思一旦進入性犯罪的審判中,就會出現了許多審判上的「性侵害迷思」。
只靠「勇敢說不」面對性侵威脅,就像卡通情節一樣荒謬
性侵者不會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正面走到我們面前,身上寫著我是性侵者,或是告知我們待會兒要性侵我們。我們拒絕與否不是性侵者所在乎的,可能還會讓他更興奮,甚至對我們痛下毒手。
性解放的性騷擾與性暴力:終止「譴責受害者2.0」
這些似是而非的話語邏輯,要求受害者把責任歸咎於自己,只要他們說出自己的經驗與感受,馬上就要被迫披上保守的外衣,即使他們根本不是、也不願意。而我將這些行徑稱為為「譴責被害人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