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家盟

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英語:Family Guardian Coalition),簡稱護家盟,是台灣宗教社會團體,其訴求是反對同性婚姻修民法與多元成家草案。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6/11/23 | 精選轉載

在滿口胡說八道的反同歪理面前,只有比敵人更懂敵人,才能取得勝利

在可見的未來,同性婚姻應可預期在各地開花,但這個過程需要許多創造性的轉換。本文的努力是希望別讓這過程太過痛苦,若能及早讓價值體系轉向,若能智慧地參與這個過程,可以減輕一些痛苦、衝突,那這就是大功一件。

2016/11/20 | 合和拾間 小當家

我的憤怒來自於這些反同婚團體踩到了底線——侵犯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正是這個能接納多元文化的社會,使基督徒和同性戀等相對少數族群,能有自由呼吸和被接納的空間。如果摧毀了這個默契,以自己的價值觀去侵犯和干涉他人的權益,也就是在摧毀這個保護自己的安全網。

2016/11/20 | 合和拾間 小當家

我的憤怒來自於這些反同婚團體踩到了底線——侵犯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正是這個能接納多元文化的社會,使基督徒和同性戀等相對少數族群,能有自由呼吸和被接納的空間。如果摧毀了這個默契,以自己的價值觀去侵犯和干涉他人的權益,也就是在摧毀這個保護自己的安全網。

2016/11/18 | nagee

【插畫】同性戀的未來太可怕了

反同志婚姻的民眾說:「我們擔心將來讓同性戀家庭領養的孩子會遭到歧視⋯⋯」但歧視又是從何而來呢?

2016/11/17 | 精選轉載

爭個平權而已也沒有多要什麼,這條路為什麼卻這麼漫長?

前幾個禮拜有學生在日文班的群組貼了連署「反對國中小課綱納入多元性別認同」,這個學生是個基督徒媽媽,曾經送我點心,偶爾會問我問題,我不覺得她是壞人,上週上課我看著她寫考卷,她也對我微笑。或許,妳就這樣永遠都不知道我是同志就沒事。

2016/11/14 | 拉裘立蓓爾

【插畫】原來歧視言論在台灣還很有市場

歧視無所不在,可怕的是歧視通常會用看似合理的邏輯進行歧視之實。近年學校裏面一直提倡的反罷凌,進入社會最常見的狀態其實就是歧視,如何能訓練自己從層層的邏輯中抽絲剝繭看到問題,其實一點也不容易。

2016/11/07 | 李修慧

抗議性教育影片,彰化議員:「孩子回家說要找敏感帶怎麼辦?」

彰化護兒聯盟召開記者會,痛批性教育影片《青春水漾》教壞孩子,彰化縣議員黃玉芬更質疑:「若孩子看完說要找敏感帶怎麼辦?」

2016/10/30 | Shih Yuan

台北同志遊行落幕 性權團體:改革未成,仍須努力

三團體指出,作為長期推動婚姻平權的團體,「不會過份樂觀而誤判情勢」。他們提到,過去幾年「反同勢力」以有史以來最大的力道反撲,許多政治人物在非理性的圍剿下,轉趨保守或選擇沈默。

2016/10/29 | 楊之瑜

(更新)台灣同志大遊行登場:蔡英文籲「保持信念」,北市府升起彩虹旗

台灣同志遊行,已被國際視為是亞洲地區最具指標性的相關活動,也讓台灣在國際同志權益保障的舞台上得到能見度。今年更特別之處在於,「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也可能藉此一鼓作氣向前邁進大步。

2016/10/18 | TNL特稿

每位「畢安生」都有沉痛的故事:難道成家,只能是一個死後的祝福?

只要修改民法上的幾個字,將婚姻中的「男女」改為「人」,就能讓不分性傾向、相愛的伴侶成家,就能讓每個「人」擁有屬於「人的權益」。

2016/01/26 | 吳馨恩(壞情感)

女總統就能帶來性別平等嗎?審視蔡英文政見的「五大性別問題」

若是談到蔡英文的性別政見,大家往往會想到蔡英文曾在2015同志大遊行前夕,表態支持婚姻平權,除此之外,大眾看蔡英文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性別政見。

2016/01/14 | 吳馨恩(壞情感)

正視交織性弱勢者:同志與跨性別群體的「婦幼兒少」該如何被保護?

同志與跨性別納入與參與原有的婦幼兒少保護系統中,更能加強關注多重性/別弱勢身分者,這樣的作法無論是對同志、跨性別權益,還是附幼兒少保護系統都有幫助。可以整併資源,並增加雙方不一樣的視野,並如上段所說服務多重弱勢者,更能讓附幼兒少保護系統逐步從家父長制的影子中脫離出來。

2016/01/04 | 吳馨恩(壞情感)

社福團體可以助人也能害人,別把同志和跨性別逼入社福死角

拿「捍衛弱勢家庭」、「保護弱勢婦幼兒少」的名義來打壓同志與跨性別本來就是奇怪的,因為同志家庭就是弱勢家庭、女同志與跨性別婦女(出生時生理男性、心理女性者)就是弱勢婦女、同志與跨性別兒少就是弱勢兒少!這些人往往才是面臨所謂「交織性」歧視,擁有多重弱勢身分,最需要社福資源的一群人。

2015/09/16 | queerology

同志的省思:如果我最愛的家人有「恐同症」怎麼辦?

面對媽媽說出的反同言論,我大概無法用自己知道的論述和他爭辯。

2015/09/16 | queerology

同志的省思:如果我最愛的家人有「恐同症」怎麼辦?

面對媽媽說出的反同言論,我大概無法用自己知道的論述和他爭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