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19 | 精選書摘
《哲學家傅柯的公寓》:談論遺忘與談論愛,很可能是同一回事
他教導我好好生活,別急著奔向死亡。我當時連30歲都未滿,卻對他能夠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無止盡地豐富我的人生,感到信心滿滿。能夠認識到這個事實,是無比幸運的;然而最為幸運的,莫過於認識他這個人。
2018/05/18 | 精選書摘
《哲學家傅柯的公寓》:談論遺忘與談論愛,很可能是同一回事
他教導我好好生活,別急著奔向死亡。我當時連30歲都未滿,卻對他能夠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無止盡地豐富我的人生,感到信心滿滿。能夠認識到這個事實,是無比幸運的;然而最為幸運的,莫過於認識他這個人。
2017/10/05 | 讀者投書
沉默的石膏鑼:當荒謬與幽默並存
蘇育賢的「石膏鑼」,既沒聲響,也不堅硬。它的沉默,荒謬得像白色恐怖時代中開演的《等待果陀》,似乎只有以無意義來背負意義,才能揭穿當時無以名狀的真實。
2016/05/22 | Qbo藝文頻道
當代傳奇劇場京戲融入荒謬劇:《等待戈多》 也能演出滿堂彩
吳興國想為母親做這齣戲,但在請准演出的遞案過程中,某司認為「京劇演荒誕戲沒法想像」,竟無法通過公立劇場評審。1998年他們關掉了當代傳奇。一直到2005年,他執著的遞案,《等待戈多》終獲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