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2/04 | 讀者投書
疼痛與躁動的靈魂:Tizzy Bac的虐心之聲
大學時期聽獨立音樂是一種的姿態,可以全然的掩飾青春期的自卑與敏感。當同學問起可以聽什麼的時候,Tizzy bac的CD拿出去不太會得到兩極化的評價⋯⋯2017年Tizzy Bac回來了,但貝斯手哲毓宣告了身體的狀況,他說:「抱歉我不會透露任何我的病情和身體狀況,也不需任何的募資捐助。」
2015/07/24 | 精選轉載
親愛的小琉球,為什麼你要辦音樂祭?
身為從小在小琉球長大的孩子,我不免想問問,到底是誰這麼有勇氣,在有綠蠵龜出現的海岸舉辦這樣的活動?是什麼讓這些交通、環保的問題,通通變成好似修修水管馬路一樣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