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X個人拿走全世界一半的財富?如何閱讀統計數字
「臥底經濟學家」Tim Harford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嘗試把他認為一般人最需要的基礎統計知識濃縮成一張明信片上的幾點建議。這張明信片上沒有大數法則或是中央極限定理,甚至連一行數學都沒有,只有六條提醒。
2018/04/14 | 陳慶德
地獄朝鮮「全拋世代」(四):韓國受薪階級30%生活在貧窮線下
當我來到韓國當地考察時,每次只要跟韓國朋友提到,今年韓國GDP又成長了,想必經濟有好轉吧?10位韓國人士將近有九位都會嘆口氣,搖搖頭說,「哪有啊!」
2018/03/05 | 湯米
【插畫】幫助街賣者,感受身邊微小的幸福
我們走在街上,偶爾會看到坐著輪椅的街賣者在兜售日用品,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東西很貴而買不下去,或感覺他們是在消費愛心。換個角度看,你會有不同的想法。
2018/03/02 | TIME
美國新「鍍金時代」:貧富差距循環從19世紀晚期延續至今
美國大蕭條的來臨和新政的實施,使貧富差距來到最均衡的時期,然後隨即在20世紀末期差距再次擴大。這個趨勢一直延續到今天,而美國目前正在經歷的時代則被稱之為新鍍金年代。
2018/02/13 | Leo Chang
我的老母雞,你的大公雞:在紐西蘭與中國青年的一次對談
「中國可能一直無法瞭解台灣人在想什麼。我的生活歷程中,在學校時期有很大一段時間中國是存在我心中的,不過當我成長後,又從各類的資訊中感受到中國的打壓,這兩種情緒的交會,讓我這一輩的人開始思考。」
2018/01/25 | 許毓仁
【許毓仁專欄】解決青年貧窮,只要稅改和修勞基法就夠嗎?
總統蔡英文上任後,先後快修勞基法與稅改,彷彿這就是青年低薪的特效藥,然而從經濟奇蹟走到平庸成長的台灣,真正需要的應該是打破傳統製造產業觀念的產業策略,讓政府從指導、規範者轉換成引導者,才能在不斷改變的全球市場中保持彈性。
2018/01/21 | 羊正鈺
【4分鐘微電影】沒有一句台詞,卻讓你看懂孩子眼裡的「貧富差距」
這影片告訴了我們,貧苦時該堅守什麼,富有時又該如何做,沒有一句說教,卻勝過無數句道理。
百萬年薪可以排第幾名?台灣的所得分配
我們在這裡要討論兩個問題:所得的分配和流動。我們能不能回答這些問題: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起來,臺灣是不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前1%的有錢人賺走了多少比例的財富?我們的貧富差距在擴大中嗎?我們怎樣衡量分配的不均?如果分配情況真的不好,我們該怎麼辦?
2017/12/01 | 新公民議會
賴清德的「照護員功德說」,反映了道德集體主義的變形壓迫
關於高標準的「道德」,理應只有「自己要求自己」的可能。我們不需要、也不應該讓任何人來勉勵、要求自己「做功德」,尤其是不應該由強勢者去勉勵弱勢者。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用力督促政府以法令規章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制度,讓每一個人都可以活得有尊嚴;而不是用道德教條去深化一個人的精神力,讓一個苦難的人像佛陀般偉大地割股餵鷹、犧牲奉獻著。
「貧窮世襲」與「霸凌」有何關聯?原來都是「翻身」的困局
本文想說的是:教育作為幫助弱勢貧童累積人力資本的顯性功能,已證實無效。那麼,教育機制到底還有甚麼「路用」?
2017/11/20 | 精選書摘
「潰而不崩」的中國:菁英出逃、中產階級萎縮,向上流動只能「拼爹」
貧富懸殊、中產階層過少、社會底層龐大,說明中國社會階層結構轉型失敗。政治高壓、貪腐與裙帶關係盛行、生態環境嚴重汙染,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深感「生活在中國是一場冒險」,對中國的未來失去信心。
2017/11/13 | 讀者投書
2,444億的「舉債建設」,憑什麼讓高雄市的下一代承擔?
高雄市的人口持續不斷外移,因此在許多硬體建設的前提上、早已失了迫切性。而人民信任特定政黨的結果,並沒有改善許多城市沈痾的問題,於此同時,舉債還逼近了上限。
2017/10/25 | 拉裘立蓓爾
【插畫】「這社會病了」,別忘了你也身處其中
如果民眾僅是抱怨社會病了、政府只感到遺憾、校園只覺得安全上有漏洞、媒體繼續報導血腥現象,那麼可以想見社會並不會有所改變。
2017/10/12 | 精選書摘
《不服來辯!15場哲學大師的Battle》:人們能容許多大的貧富差距?
談到現代社會種問題的根源,便是財富集中造成的貧富差距。與能力和環境相符的分配是公平的嗎?剝削是不平等的嗎?且看哲學如何解答這個自古以來辯論爭不斷的問題。
香港:全球城市的代價
香港的經驗正好說明階級這個概念對理解後工業全球城市仍有價值。只是在香港這個極度不平等的社會,階級認同/身分卻不是質疑資本主義、經濟不平等的基礎。
2017/09/28 | 精選書摘
超越文明衝突論:對野蠻人的恐懼,可能會將我們變成野蠻人
死亡威脅的恐懼,或者更糟的是親愛之人生命受威脅的恐懼,使我有能力殺人、虐待人。以保護(本國)婦女與孩童之名,而使得(他國)許多男女老少遭到屠殺。
2017/09/22 | 家扶基金會
我在蒙古,但不住在蒙古包——游牧社工的訪視家庭任務
我是一名社工,來到距離台灣三千公里遠且一天四季的蒙古國出任務。在異鄉工作的日子,更多時候文化上的碰撞是不舒服的,如何學習與調適就是我在這裡的重要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