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6 | 精選書摘
《你缺的不是錢,是奮力脫貧的決心》:貧窮才是壓垮你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承認,這世上錢從來不是最重要的,對於我們來說,還有很多比錢更為珍貴的東西,但是對我們普通大眾來說,有錢總是會過得好一點,再好一點。
2018/11/16 | 精選書摘
《三點半後不收屍》:人道救援者眼中的尼日饑荒與「食物危機」
「等到我們看到電視播放的畫面,等到我們看到兒童瀕死的畫面,世界才醒過來。」世界如果及早採取行動,尼日的飢荒危機或許可以避開。而食物危機以及饑荒並非總是由於食物極度缺乏才會發生,其實更可能是由於太多人根本沒錢餵飽自己。政治因素也在當中作祟。
2018/10/07 | TIME
比爾蓋茲談「第三波減貧浪潮」:世界很難注意到非洲的進步
在與《時代雜誌》的訪談中,比爾.蓋茲(Bill Gates)特別談到最近兩次減貧浪潮,先後發生在中國和印度,並闡述如何在非洲激起第三波浪潮。
2018/10/06 | 李秉芳
「假裝沒看見」比拒絕還令人難過,清晨4點看見「貧窮人的台北」
對貧窮的偏見和歧視,讓本來狀態已經不好的人,跌入更困窘的狀態,更少的自信、更少的朋友、更少的資源,更難以脫離貧窮的狀態。
2018/09/16 | 精選書摘
《Big History大歷史》:資本主義必須不平等,才能夠生存與繁榮
資本主義業已證明了其有能力生產充沛的物質財富;然而,資本主義也證明了其無法平均、人道地,以及長治久安地分配全球財富。
2018/08/31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花輪、丸尾、濱崎、大野,全部跟小丸子傳過緋聞,但作者不愛高富帥或運動男,最後選了個同樣隱世、思想奇特的插畫家「生魚片」渡過餘生。
2018/08/30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笑臉背後,貧窮的童年生活
小丸子居住在二線城市靜岡縣,家裡開水果攤,貧困的童年成了漫畫裡笑料的源頭,以幽默去應對人生的困窘。
只要有房子,就是世界前10%有錢人?
依照數據,我們幾乎可以說,在台灣擁有房子,便在世界財富的排行榜上贏過全世界90%的人。原來我的生活比那麼多人還要好嗎?「站在世界的頂層」這個敘述,對覺得生活日益艱難的許多人來說相當違反直覺。
2018/07/06 | 王陽翎
提早15分鐘離場是《小偷家族》令人不安嗎?對人倫的大衝撃
作者認為,不妨「反方向」重組一次電影《小偷家族》的故事脈絡,再綜合不同角度,也許會有截然不同的感思。
2018/06/20 | 精選書摘
《破梯效應》:貧窮者把握當下──所以窮
同時經歷過貧窮和富裕生活的人都能證明,生活在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裡的人,思考與行為確實有天壤之別,其中一個差別是對未來的看法。
2018/06/19 | 精選書摘
窮人為什麼會做蠢事?笨蛋,重點在於「匱乏心態」
「自制力感覺像是一項挑戰。你一再分心,也極易感到不安,而且這種情形每天都會發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匱乏——不論是時間還是金錢的匱乏——才會導致不明智的決定。
2018/06/01 | 精選書摘
《全員在逃》導論:乾淨的人與骯髒的人
警力如天羅地網,使街區居民隨時處於監禁的威脅,而黑人社區內長期的社會分歧,也因法律的議題而更加惡化。任何生活在第六街的人,很重要的是這個人是否會引起警察注意:他是否可以通過臨檢或能從法院審理庭安然返家,或是在緩刑報到時通過「小便測試」。
2018/05/19 | 圖文不符
新巨輪的身障街賣者,為什麼天地無容身之處?
身障者在外用餐除了要面對眾人的目光,在外面用餐也相對不自在。沒有電視、網路,他們會失去少數與社會接觸的機會。沒有隔間,等於沒有絲毫的個人隱私空間。而住在一起能分攤水電、瓦斯費用,更重要的是許多成員沒有朋友家人,成員們還可以互相照顧,
2018/05/17 | 精選書摘
《低端人口》:離開農村尋活路,成為北京地下城百萬「鼠族」
北京的房價居高不下,於是很多勉強維生的勞工便不得不生活在地底。這批約有一百萬以上的「鼠族」擠在這城市的臟腑。他們不能登記戶口,而少了戶籍證明就無法擁有許多社會保障、健康保險,或幫孩子註冊入學等基本權利。
2018/04/22 | 傅紀鋼
《大佛普拉斯》:劇本是影史經典,可惜電影只是尚可
要能夠同理片中的底層人民,就要先去理解明明在台灣發達的全球化商業環境下,放著那麼多可選擇的娛樂與精神食糧不要,卻整天都聽玖壹壹的歌曲,以及每天以失神的目光,不斷熬夜打網路遊戲與賭博電玩的人,他們究竟為什麼只能透過這類事物,來填補空虛心靈的感受?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身障街賣者互助,打造有尊嚴的「共生家園」
「十五年前的目標,是希望讓我們住的地方很人性化。」患有小兒麻痺的陳安宗,對無障礙空間極為重視,且讓新巨輪的成員們都能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除了盡力構築適合身障者的空間,始終讓陳安宗心心念念的,是把新巨輪營造成一個「家」。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負債苦撐15年,卻被說成「賺暴利的詐騙集團」
「我們幾乎沒有靠國家的資源,有的只是一點點的身障補助,但這裡幾乎都是沒有家的或有家回不去的。之前我們每個月都是借錢,借到我跟宗哥翻臉了,要他關掉。但宗哥不關掉新巨輪,是怕大家沒地方去。」但最讓新巨輪街賣者感到心累的,其實還是社會長期對於街賣的汙名。
2018/04/07 | 新公民議會
低收入學生有午餐補助,但貧窮的老人呢?
台灣社會對於中高齡急需救助的成年人是否能有更多的警覺與關懷,並提供立即性的幫助解決燃眉之急,貧婦伴夫屍的遺憾就能有效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