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7 | 傅紀鋼
馬丁史柯西斯《純真年代》:紐約上流社會拘謹規則下的悲劇三角戀
紐倫與艾倫彼此相愛,但上流社會的拘謹使他們難以掙脫。紐倫寧願放棄一切,帶著艾倫遠走高飛。但他做為家族領袖,責任無法說放就放,艾倫也不願意讓紐倫為了自己放棄一切。他們為了愛情彼此讓步,卻釀成悲劇。
2019/09/17 | 精選書摘
阿城《閑話閑說》:從劉邦開始,我們徹底擺脫了英國那樣的貴族社會
世俗一直是中國小說最堅實的支持力量,做現代小說對於這個主流究竟持顛覆態度,還是把它作為資源發掘的態度?我不知道大家怎麼看,我只是提醒。中國小說裡,世俗基礎非常雄厚。
2019/05/02 | 精選書摘
《天皇的生活與一生》:第一位平民皇后美智子,如何承受保守派「霸凌」?
日本國民為擁有「平民皇后」而雀躍,但保守派一直沒有放棄攻擊美智子,「麵粉屋的女兒」、「霸凌美智子事件」,讓她患上了短期的「失語症」,無法說話。可見,「嫁入帝皇家」的女性並不一定就能從此榮華富貴,「飛上枝頭變鳳凰」。
2019/05/01 | 精選書摘
《天皇的生活與一生》:第一位平民皇后美智子,如何承受保守派「霸凌」?
日本國民為擁有「平民皇后」而雀躍,但保守派一直沒有放棄攻擊美智子,「麵粉屋的女兒」、「霸凌美智子事件」,讓她患上了短期的「失語症」,無法說話。可見,「嫁入帝皇家」的女性並不一定就能從此榮華富貴,「飛上枝頭變鳳凰」。
2019/04/01 | 漫遊藝術史
17世紀貴族肖像畫中的侏儒圖像,到底暗示些什麼?
在17世紀的歐洲社會,侏儒若想尋求最穩定謀生的方法,最佳管道便是成為宮廷中取樂皇室貴族們的弄臣、玩物。上流社會流行將「奇珍異獸」般的侏儒,一併畫入肖像畫中,以彰顯自我的財富與權勢。
2019/03/07 | 林宜敬
美國、英國與中國菁英對「從軍」的不同態度
民主化國家的菁英如果並沒有為保家衛國而前赴沙場的打算,那不但是非常不道德,也非常危險。
2019/03/07 | 林宜敬
美國、英國與中國菁英們對「從軍」的不同態度
一個民主化的國家,如果其菁英並沒有為了保家衛國而前赴沙場的打算,那不但是非常的不道德,而且也是非常危險的。
有品有閒系列文(二十六):在貴族終結後,民主時代的自由與墮落
如果這個時代註定不會有什麼有文化的有錢人,那這或許就是民主制度下必然會有的結果,我們也很難定義他到底是善果還是惡果,倒是在這時代每個人如果都能過得更開心,也更懂得如何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那或許也就是這漠視有品有閒社會的喜悅吧。
2018/08/13 | 精選書摘
《瘋狂亞洲富豪》:「妳有跟他們說我們是誰嗎?我現在打給貿易與投資部長!」
「對,就是那家沒錯!我上個月在加州跟魯伯特什麼的還有一些英國人打過高爾夫,我記得他跟我提過他的飯店。我想到了,費莉希蒂,我會打給這個魯伯特。別走開,我等下再打給妳。」
2018/07/02 | 英語島
到法國阿爾卑斯山體驗「昂貴」的滑雪
就像夏天要曬出一身古銅色的肌膚才能顯示自己有去渡假,而最高層次且不動聲色的炫耀,是在冬天假期過後,回到市中心或工作崗位時,臉不但曬黑還留下滑雪防風鏡的痕跡。
2018/07/01 | 英語島
到法國阿爾卑斯山體驗「貴桑桑」的滑雪
就像夏天要曬出一身古銅色的肌膚才能顯示自己有去渡假,而最高層次且不動聲色的炫耀,是在冬天假期過後,回到市中心或工作崗位時,臉不但曬黑還留下滑雪防風鏡的痕跡。
2018/05/01 | 精選書摘
高尚愛情是「騎士精神」的夢想境界,且目標必然是他人之妻
高尚愛情的存在理由是,人們認為它會讓人變得高貴,從各個方面使他得到提高。它會使他一心想表現得像個謙謙君子,竭盡所能地保持榮譽,永遠不讓自己或他所愛的女子遭受羞辱。
2018/04/03 | 精選書摘
《紅樓夢》的物質世界:生有尊卑,死分貴賤,一窺賈府婚喪嫁娶的花費
在《紅樓夢》中,人們見識最多的,是一個個鮮活生命的隕滅。單是前八十回就有十幾人陸續死去,這還不包括續書中更為慘痛的喪亡。伴隨著諸多死亡,喪禮也成為小說中引人注目的情節。
旁觀他人的歡快或痛苦:有沒有古代「做工的人」的八卦?
周遭朋友問起我古代有沒有做工的人,我忽然想起這種對於勞動者之經驗越界,旁觀他人之做工的苦勞與感動的事,古典時期還真的有人幹過。
現有學生扮黨衛軍,古有皇帝扮殺豬佬──古代貴族的變裝趴
奢談什麼變裝只是好玩,搞笑只因無知,實則太化約了人類行為與自由意志的多元和複雜。每次的選擇與無機的行為,背後都有一連串深刻細碎的符號能指。這也正是學術研究的意義。
2016/10/20 | 周雅淳
仙女知道灰姑娘長期受虐,為何在皇宮舞會前才出手幫忙?
童話故事也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尤其當「遇見一位白馬王子」被描寫成脫離受虐狀況的唯一解。找到一個仍然不平等的靠山,只會製造新的問題。
2016/10/20 | 周雅淳
仙女教母明知道灰姑娘長期受虐,為何在皇宮舞會前才出手幫忙?
童話故事也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尤其當「遇見一位白馬王子」被描寫成脫離受虐狀況的唯一解。找到一個仍然不平等的靠山,只會製造新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