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5 | 精選轉載
台灣不是一個國家:電影國際合製的困境 (下)
以《中法關於合作拍攝電影的協議》為例,說明中法雙方可從中獲得的機會與經濟利益,最後以台灣因為政治處境被排除在外的情況作為本文結論。
2019/12/15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下):「產業的中堅」還是「藝術的耗材」?
藝術行政不是藝術家,他協助並參與了藝術生產的過程,成為作品與藝術家、觀眾、社會溝通的橋樑。他不享受掌聲,但同樣能在終曲落幕時獲得成就感。只是在藝術的召喚之外,我仍然認為只有完善的保障和制度才能讓更多人更安心地專注在藝術的至美裡頭。
2019/12/14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中):當藝術家跟藝術行政一樣苦,誰該為勞動環境負責?
藝術的召喚或許是吸引青年藝術行政入行的動力,卻也同時形成了某種藝術家與行政人員之間的權力結構,讓勞資雙方往往難以對話,甚至是直接影響團隊組織的運作和效率。
2019/12/13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上):藝術圈勞資雙方不斷消耗能量的迴圈
藝術行政——這個在社會看來與藝術文化咫尺相隔無比親近,在藝術人眼中卻又顯得世俗無趣的行業究竟遭遇什麼樣的困境和矛盾,導致每年都有數以百計滿懷憧憬的年輕世代奮身投入,卻又大多滿懷遺憾和失望忿忿而去?
2019/09/10 | 李秉芳
英航全球航班全取消 機師大罷工:公司盈餘沒有與員工分享
英航原提出3年內分段調漲機師薪資11.5%方案,但機師工會認為,過去公司曾要求員工共體時艱甚至減薪,去年英航卻盈餘多達20億英鎊,理應和員工分享,而不是只落入高層袋中。
2019/09/10 | 李秉芳
全球航班100%取消的英航機師大罷工:公司「發大財」有和員工分享嗎?
英航原本提出3年內分段調漲機師薪資11.5%的方案,但機師工會認為,過去公司曾要求員工共體時艱甚至減薪,但去年英航盈餘多達20億英鎊,理應和員工分享,而不是只落入高層的口袋。
對企業不滿的發聲管道:如何籌組企業工會與職業工會?
目前依法一個企業只能籌組一個企業工會,因此如果公司已經有工會了,就可以直接加入,勞工就能透過工會這個法定保障的地位,來參與企業的經營,尋求勞資之間的共識。
長榮資方是「慣老闆文化」的縮影,而解方就是支持罷工
壓抑勞工權益的結果,就是家破人亡,幾萬人世代為奴。而源頭是什麼?勞資權力關係懸殊,勞工無法正常反應問題,使整體企業跟著無法進步,才導致經濟萎縮。怎樣改變源頭?支持罷工。
2019/07/02 | 讀者投書
長榮敢和罷工空服員對著幹,是因為招人就像「免洗筷」
每當華航招募空服時,常也是長榮離職潮的時候,而這種把空服人員當成「免洗筷」的態度,讓長榮寧可讓公司、旅客、旅行社、地勤內勤的權益受損,更在乎是否能逼迫罷工失敗收場——反正橫豎都留不住他們。
2019/06/28 | 讀者投書
除了「不爽不要做」和「酸民考不上」,我們可以從長榮罷工學到更多
這次網路上沒有流傳誇張的旅客拍桌叫罵畫面,民間支持的聲量也不小,本次罷工落幕後,資方該多多傾聽工會,罷工員工在溝通上可以更細膩,身為普羅大眾的我們,也該學著就事論事。
爭議始於沒有清楚約定:談街口支付與愛評網的勞資糾紛
在勞資爭議事件中,若欠缺明確的約定,很容易陷入各說各話的僵局之中,這也是第三方在處理勞資糾紛時最常面臨到的困境。
別管七天假了,台灣為何不能增加其他國定假日?
新增應放假的紀念日可能會面臨到文化或政治上的衝突以及資方的各種壓力,但換個方式,讓最沒有爭議的中秋節或端午節等節日增加休假天數也是一個不錯的途徑。
2018/12/10 | 周 海威
公司換「新老闆』,勞工有自我保護的機制嗎?
公司換老闆有兩種情形,一是原公司被接手,另一個是成立或到新的另一間公司,而員工的選擇也只有「留任」或「走人」兩種,情況各有不同,因應方式也不同。
2018/12/01 | 李秉芳
「最低工資法」草案出爐:消費者指數上漲,最低工資也要提高
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僅是法規命令,且勞資雙方定調基本工資多淪為「喊價」模式,結果也常常雙方都不滿意,未來立法之後將讓最低工資的討論更明確且有強制性。
2018/04/09 | 李修慧
台鐵員工「加班越多領越少」,資方:「說好」要輪班的無法照勞基法
目前勞檢過的縣市總共有嘉義市、新北市、宜蘭縣這三個縣市,其中只有宜蘭縣沒有「事先通知」,另外兩個則是先通知鐵路局車站,表示「擇日再勞檢」。
2018/01/12 | 陳偉佳
「勞基」變「勞雞」 ,史無前例的五方皆輸修法
這次勞基法修法的過程政府、執政黨和在野黨都沒佔到便宜,修法後勞方和資方的衝突還可能加劇,這樣五方皆輸的狀況幾乎可說是台灣創舉,原本為勞動制定基準的法案,反而讓勞工一個個變成蛋雞場裡的勞雞了。
2017/11/05 | 李政諭
從資方立場看勞基法修法:一封老闆們的感謝信
這次的勞基法修法打了漂亮的一仗,一開始還擔心政府真的要向勞方靠攏,幸好,你們還是懂得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