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

賈寶玉是《紅樓夢》中的第一主角,與江南甄家甄寶玉同名同形,作者以「甄」、「賈」之姓暗喻「真」、「假」。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7/11/05 | 精選書摘

《紅樓一夢》:迷宮與鏡子——賈寶玉的啟蒙與悟道

可以說,怡紅院中的這面大鏡終將於寶玉沉溺迷陷的極致後,如同風月寶鑑以「白骨觀」點化賈瑞的方式一般(第十二回),也促使寶玉超離「以假為真」的偏執耽迷,創造破迷解悟的契機,並完成超脫的智慧。

2017/11/04 | 精選書摘

《紅樓一夢》:晴雯之死,悲愴之外——寶玉愛晴雯嗎?

試看當寶玉心知晴雯即將死去,臨終一別時,其實只有悲痛而沒有恐懼,微妙地證明了他對晴雯並非真正的、失去不起的愛。

2017/11/04 | 精選書摘

《紅樓一夢》:迷宮與鏡子——賈寶玉的啟蒙與悟道

可以說,怡紅院中的這面大鏡終將於寶玉沉溺迷陷的極致後,如同風月寶鑑以「白骨觀」點化賈瑞的方式一般(第十二回),也促使寶玉超離「以假為真」的偏執耽迷,創造破迷解悟的契機,並完成超脫的智慧。

2017/08/12 | 精選書摘

寫給所有人的45堂紅樓夢:封建正統人士特別憎恨曹雪芹/賈寶玉

曹雪芹沿用傳統、正統標準價值觀念下的字眼,來暗寓一層他獨自創造的新涵義。他所用的那些詞語,是很「難聽」的貶辭,然而說的卻正是那時人們評價寶玉那個「叛逆者」的語意。封建正統人士正是因此而特別憎恨他。因為他處在特殊環境條件之下,為傳其真,卻只好要用「假語」。

2017/08/07 | 精選書摘

大觀園興衰反映了南明的命運,鄭氏統治下的台灣則暗藏曹雪芹的遺民情懷

諸多蛛絲馬跡顯示,《紅樓夢》不但對「情」有特殊的執著,還有一個與情交織糾結、但並不為論者所注意的政治面向──南方;所謂情其實幾乎可以理解為「南方之情」。南方的極限是什麼地方?「真」的極致在哪裡?本書指出是台灣。而我們必須回到大觀園來說明這個論斷。

2017/06/17 | 信報財經月刊

白先勇:「跟《紅樓夢》結了一生的緣!一輩子就沒離開過賈寶玉」

他想,上天要自己留下來,大概是要為影響自己人生至深的兩本書——《牡丹亭》與《紅樓夢》做點事情。

2017/06/16 | 信報財經月刊

白先勇:「跟《紅樓夢》結了一生的緣!一輩子就沒離開過賈寶玉」

他想,上天要自己留下來,大概是要為影響自己人生至深的兩本書——《牡丹亭》與《紅樓夢》做點事情。

2017/05/15 | 厭世哲學家

賈寶玉的生死觀(下):不知將來,又有誰會願意用他的眼淚來埋葬我?

那是寶玉生命中十分清醒的一刻。他開始領悟到宇宙的一點真相: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沒有誰一定是故事的主角,不是所有的人都必須為你而活。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完全靠自己。

2017/05/15 | 厭世哲學家

賈寶玉的生死觀(上):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

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在一般社會的觀念中(即父權體制的觀念中),都認為文官要死諫,武官要死戰,為了忠義而死,這樣才叫做高風亮節,但在我看來,這些人真的很無聊。

2017/05/13 | 厭世哲學家

賈寶玉的生死觀(下):不知將來,又有誰會願意用他的眼淚來埋葬我?

那是寶玉生命中十分清醒的一刻。他開始領悟到宇宙的一點真相: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沒有誰一定是故事的主角,不是所有的人都必須為你而活。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完全靠自己。

2017/05/13 | 厭世哲學家

賈寶玉的生死觀(上):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

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在一般社會的觀念中(即父權體制的觀念中),都認為文官要死諫,武官要死戰,為了忠義而死,這樣才叫做高風亮節,但在我看來,這些人真的很無聊。

2017/05/04 | 精選書摘

為何賈寶玉愛的是林黛玉,而不是薛寶釵?

在我看來,寶玉與寶釵不能圓滿相處當別有蹊蹺,也就是說,作為性別認同障礙者形象的寶玉,其天性即與寶釵無法相容。要之,黛玉與寶玉的一拍即合是與生俱來的,而寶釵的氣質卻恰恰與其相反,這才導致了這一眾人皆悲的結果。

2017/05/04 | 精選書摘

為何賈寶玉愛的是林黛玉,而不是薛寶釵?

在我看來,寶玉與寶釵不能圓滿相處當別有蹊蹺,也就是說,作為性別認同障礙者形象的寶玉,其天性即與寶釵無法相容。要之,黛玉與寶玉的一拍即合是與生俱來的,而寶釵的氣質卻恰恰與其相反,這才導致了這一眾人皆悲的結果。

2017/05/01 | 精選書摘

紅樓夢寫的其實是「 性別認同障礙者」?從寶玉的女裝癖談起

寶玉如此之喜好紅色基調的衣裝,當然是有其暗喻。大家都知道,紅色衣裝乃是代表中國古典美人的典型顏色。從旁證亦可看出,曹雪芹在設計寶玉服飾顏色的時候,將寶玉衣裝的基調定位為代表女性之紅色,正是為了照準寶玉內在之「心理上的性別」。

2017/04/27 | 精選書摘

紅樓夢寫的其實是「 性別認同障礙者」?從寶玉的女裝癖談起

寶玉如此之喜好紅色基調的衣裝,當然是有其暗喻。大家都知道,紅色衣裝乃是代表中國古典美人的典型顏色。從旁證亦可看出,曹雪芹在設計寶玉服飾顏色的時候,將寶玉衣裝的基調定位為代表女性之紅色,正是為了照準寶玉內在之「心理上的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