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若進賭場要先支付約新台幣3千5百元入場稅,新加坡人還會去嗎?
新加坡政府宣佈,公民和永久居民每日的賭場入場稅從4月4日午夜12點開始,從原本的新幣100元增加到新幣150元,為期一年的入場稅則從新幣2000元增加到3000元(約新台幣69,450元)。
2019/04/13 | 蕭家怡
賭場和葡式蛋塔外,澳門其實還有這些──讀《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有感
作者認為,澳門的隱形某程度上是一種「逆反幻覺」,即明明在於眼前卻被視而不見,箇中原因眾多,諸如經濟發展不突出、高等教育發展進程滯後、媒體長年積弱、文化輸出不強,但隨著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成功、博彩業飛速發展、「派錢」和「天鴿」,澳門開始被看見。
2019/04/11 | 蕭家怡
賭場和葡撻外,澳門其實還有這些──讀《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有感
作者認為,澳門的隱形某程度上是一種「逆反幻覺」,即明明在於眼前卻被視而不見,箇中原因眾多,諸如經濟發展不突出、高等教育發展進程滯後、媒體長年積弱、文化輸出不強,但隨著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成功、博彩業飛速發展、「派錢」和「天鴿」,澳門開始被看見。
2019/04/04 | 蕭家怡
「逼爆」以外,澳門旅遊發展更需要關注的事
「逼爆」、客源單一,這些當然是澳門旅遊發展現在面對的問題,但再問下去,澳門是否沒有本錢去發展更多元的旅遊?
2019/03/25 | 財訊
名下土地比尹衍樑、聯邦集團還多,綠島最大神祕地主首度曝光
「我問他房子1坪多少錢?他說什麼叫坪?我們兩人雞同鴨講,7月的豔陽毒辣得不得了;最後老爺爺忍不住說,不然最少你花生也要貼我。」以花生的市價來計算,算出1坪土地約300元。
柬國重返洗錢監管國家名單,司法遭評為「高度腐敗」
根據「全球反洗錢監管機構」發佈的最新關注名單,柬埔寨名列其中。柬埔寨於2015年從關注名單中被移除,不過今年又被名列其中,意謂柬國的非法洗錢交易行為並未被嚴加整肅。
越南對本地人賭博解禁,將試辦第一座允許國民進入的賭場
越南全國目前共有7處合法賭場,過去只允許外國人進入賭場。但越南政府公告,將許可超過21歲、月收入1000萬越盾的國民進入賭場消費。
在菲賭場欠高利貸台灣男子遭非法挾持、施暴,已被菲警方救出
台人在菲國賭場借款引發糾紛的案件層出不窮,今年以來已有5例,分別是1月間的賴男、5月間的曾女,10月間的周女、數日前的廖女,以及今天的周男。
2018/08/25 | 精選書摘
阿盛:賭博志
宅心仁厚的人,最不宜賭。但是但是,公平公正講起來,人生還真是無處不賭,即使選擇事業婚姻也多少要博運氣,而且,大部分都像是在跟老天對賭,骰子不在人的手上。或者,深入再分析,人其實沒有資格資金跟老天對賭,反而更像是被擲來擲去的骰子。
2018/08/17 | 讀者投書
外國人限定:擠滿大陸客的「平壤娛樂場」,歡樂如拉斯維加斯
平壤娛樂場風氣較像是拉斯維加斯的娛樂感覺,沒有澳門的肅殺味道,不過在這神秘至極的北韓,身處五光十色的神秘賭場,還是讓我熱血沸騰,永生難忘。
2018/08/17 | 高紹沖
外國人限定:擠滿陸客的「平壤娛樂場」,歡樂如拉斯維加斯
平壤娛樂場風氣較像是拉斯維加斯的娛樂感覺,沒有澳門的肅殺味道,不過在這神秘至極的北韓,身處五光十色的神秘賭場,還是讓我熱血沸騰,永生難忘。
2018/08/05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日本打算開賭場、美國開放運彩,博弈真是特效藥?
翻開世界各國案例,經營得當的博弈產業確實能刺激經濟、甚至撐起運動產業,但負面影響也難以管理。
2018/07/24 | Sophal Ear
柬埔寨「出租」給中國:把一半雞蛋放在中國的籃子裡是否明智?
在柬埔寨高達60億美元的外債中,有近一半是積欠與中國,這筆金額也大約等於柬埔寨GDP(220億美元)的15%。
2018/07/21 | Abby Huang
外國人免費,日本人卻要繳6千日圓:日本首間大型賭場最快2025年開幕
日本大型賭場解禁,未來將在日本3處建設賭場,只針對日本國民收費、限制進入次數,國際遊客則得以免費進出。
2018/07/21 | Abby Huang
外國人免費,本國人卻要繳6000日圓:日本第一間大型賭場最快2025年開幕
日本大型賭場解禁,未來將在日本3處建設賭場,只針對日本國民收費、限制進入次數,國際遊客則得以免費進出。
2018/06/05 | 讀者投書
從葡萄牙殖民到東方拉斯維加斯,什麼是澳門真正的「本地文化」?
澳門始終與其他地方的文化不斷混合,這曾經是它的特色,現在卻成了它的痛處,在不斷混合的過程中失去了自身的核心文化,盲目混合只會落入「四不像」的局面,變成混亂的怪物,因此該如何在混合中找到平衡,把混合變成專屬澳門的文化是未來的一大難題。
2018/06/05 | 讀者投書
從葡萄牙殖民到東方拉斯維加斯,什麼才是澳門真正的「本地文化」?
澳門始終與其他地方的文化不斷混合,這曾經是它的特色,現在卻成了它的痛處,在不斷混合的過程中失去了自身的核心文化,盲目混合只會落入「四不像」的局面,變成混亂的怪物,因此該如何在混合中找到平衡,把混合變成專屬澳門的文化是未來的一大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