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品妤

賴品妤(1992年3月2日-),綽號總一,是出身臺灣臺北的社會運動者、角色扮演者及民主進步黨籍政治人物,畢業於國立臺北大學法律系進修學士班,曾任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幹部、立法委員林昶佐國會助理,現任新北市第十二選區立法委員,亦獲得公民監督國會聯盟評比為第十屆第二會期優秀立委,對於推動交通政策與路權關注不遺餘力,於網路上或在地深獲好評。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7/28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南京夏日祭點燃中國反日情緒,10多個動漫展取消;台灣漫博睽違2年回歸,立委賴品妤蘿莉塔造型吸睛全場

報導中引述多位中國動漫愛好者看法,有人認為這個活動已經舉辦好幾年了,以前也沒出事,不知道為什麼今年的反應這麼大;有人則表示,即便身為二次元的愛好者,在民族情感上也無法接受南京「夏日祭」的方式。

2021/11/24 | 李秉芳

新北民進黨立委反核四重啟:別拿居民安全開玩笑,挺核人士嗆「貢寮歷史上最大地震震度多少?」

根據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的說法,現在針對核四周邊斷層的新事證,不管是核四廠區底下有S斷層、或者鄰近海域有活動斷層,目前得出的結論都是,當時建廠時並不瞭解核四的地質構造。

2021/10/20 | 李秉芳

民進黨驚爆創黨主席江鵬堅是「調查局臥底」,賴品妤提「台版除垢法」

賴品妤也建議,中央黨部應該評估提出黨內針對黨員於威權時期參與相關工作的除垢辦法以及處置標準,她強調訂定相關辦法絕對不是清算。

2021/05/11 | TNL特稿

【台漫】《CCC創作集》解散始末(下):沒有足夠人力的平台,如何持續深化影響力?

一個沒有了編輯、足夠人力的漫畫平台,如何能夠持續深化品牌影響力?品牌服務的調整要如何鞏固原有的忠實消費者?看來,文策院公關處在寫稿的時候,還是讓內部人員先想想合理的續聘計畫、確切的轉型期程,並穩住當前預算危機,再來畫餅吧。

2021/05/11 | TNL特稿

【台漫】《CCC創作集》解散始末(上):給八位編輯一份有名無實的賣身契

因為編輯的「決策」角色所帶有的「審核」意義,是公部門無法給公眾交代的;這也是為何各種「創作計畫」在申請政府補助時,都須通過「第三方專業人士」的審查團隊核可,才具法理性。但難道因為公家性質遇到的開發作品難題,就該讓《CCC》的8位編輯強硬退場?

2020/12/10 | TJ

【關鍵眼中盯】我們對立委的標準有多低,才會覺得房間亂和公主頭是重要新聞?

每當有重要議題準備要浮出檯面時,常會遇到一系列的花邊新聞出現,之後大家都忘了該討論的是什麼,我們該想想每天掛在嘴上的「關心政治」,到底是關心一個人物的立場,還是他的髮型?是關心他提案的內容,還是他房間的內容?

2020/07/02 | TJ

【關鍵眼中盯】議場裡的鬼臉與清唱,其實和國民黨的鬧劇一樣傷害民主

為什麼Yahoo新聞下面總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留言?我總覺得,有一群人刻意的在破壞,讓大家覺得政策和政治一樣一團亂,不值得討論。而這次國民黨衝立法院之後的議題失焦,除了他們自己配合演出之外,也有一群人默默出力,把議場變成迷因展示間。

2020/06/23 | 李修慧

重點不是罰多重而是下架私密照,「侵犯性隱私專法」如何保障受害者最在乎的事

面對性私密影像外流,多數受害者最在乎的不是加害者被罰多重,而是已經在對方手中的性私密資料,必須拿回來;已經上傳到公開平台的必須下架。但目前,台灣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無害的」完成被害者的期望。

2020/05/29 | 理哥 Leo Liau

讓賴品妤陷入形象危機的「檢舉交通違規修法」,問題出在哪?

立委陳歐珀與賴品妤提案修改《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7條之1至今,其團隊對於各界質疑回覆仍在沒有意識到真正的根本問題:要解決違規問題,該做的事制定更嚴格的交通罰則、讓有相關專業知識的警察可以不受阻的去開罰、改善交通環境,而非只是讓人「更難檢舉」而已。

2020/05/23 | 讀者投書

想要消滅檢舉達人,形象清新的賴品妤為何成為「羅淑蕾第二」?

接著2014年陳超明、羅淑蕾「消滅檢舉達人」的修法方向,2020年5月20日,陳歐珀、賴品妤提案連署又要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7條之1的「處罰」二字直接改「勸導」,從他們輕率、有義氣就可以的連署看來,公平正義的人本交通好像不太重要。

2020/01/11 | 羊正鈺

【2020立委選舉】國會最年輕立委出爐:新北市賴品妤宣布當選!

27歲的賴品妤在太陽花學生運動一戰成名,賴品妤對外表示自己從參與社運到進體制內、在立法院工作(林昶佐助理)也有10年,父親則是前立委賴勁麟。

2019/12/30 | 財訊

擺盪猜不透、焦慮說不出的民進黨膠著選區

現在民進黨助選力道集中在55波選區,只要觀察蔡英文、賴清德一去再去的選區,就是選情五五波的地方,相對來說蔡、賴較少去的地方有兩種可能:一是選情很穩、一是選情落後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