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燭遊戲

赤燭股份有限公司(英語:RED CANDLE GAMES CO., LTD.,原名眺望者工作室)通稱赤燭遊戲,為台灣獨立遊戲開發團隊,成立於2015年9月。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02 | CCC創作集

【專訪】赤燭遊戲工作室:從《返校》到《還願》,「台式恐怖」如何引起跨國共鳴?

《返校》在Steam上發售後,立即躍為臺灣區銷售冠軍,更曾進入全球暢銷排行第三名,兩年後,赤燭在矚目中推出第二款恐怖遊戲《還願》,這兩款遊戲究竟有什麼祕密?

2020/12/17 | TNL 編輯

《還願》宣布復活不到6小時遭下架引發全球玩家熱議,獨立遊戲開發商挺赤燭決定不上GOG

事件也引起網友議論,質疑GOG向中國「下跪」;有網友在推文中寫上天安門事件、達賴喇嘛等在中國具有爭議性的詞語,作為反諷。

2019/03/15 | 影迷大宅門

在「還願」以前:從電玩被視為毒物的年代,細說台灣遊戲史(下)

2017年赤燭以台灣白色恐怖為背景製作的《返校》造成一股旋風,有許多根本不玩遊戲的人因為這個題材而去玩它。赤燭最大的貢獻,就是讓這些人接觸電玩,並且體認到電子遊戲的影響力⋯而它也指出了台灣遊戲的新路徑:過去的創作者不知該如何下手、中國廠商礙於審查無法製作的「恐怖遊戲」類型。

2019/03/11 | 壁虎先生

赤燭遊戲中的大衛林區基因:我們是否只是一個尚未轉場的幻覺?(下)

《返校》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正是因為它給予了轉型失敗的我們,一次重新言說的機會。我們就像方芮欣,無法說出:「魏仲廷死了。」因而成為困在歷史裡的魍魎,而透過「返回校園」(創傷場景),方芮欣終於能夠重新用第一人稱言說自身的症狀。

2019/03/11 | 壁虎先生

赤燭遊戲中的大衛林區基因:我們是否只是一個尚未轉場的幻覺?(上)

這個融合心理恐怖、台灣白色恐怖政治歷史與民間信仰符碼的2D心理恐怖冒險解謎遊戲,精湛地一刀切穿了壓抑在台灣社會集體記憶腦隨裡的創傷肌理⋯赤燭的遊戲似乎以一種迂迴的方式,成為台灣真正解開林區式美學密碼的影像敘事作品。

2019/03/09 | 讀者投書

《還願》下架風波:面對資本,獨立遊戲能真的「獨立」嗎?

事發至今,多數的討論其實是聚焦在閱聽眾與國族主義的角度,所延伸出的針鋒相對。然而事實上,這場戰火還燒出了獨立遊戲與資本間的拉鋸,點出的正是整個產業的結構性問題:獨立遊戲與資本間的關係究竟為何?

2019/03/02 | 民俗亂彈

反思《還願》的文化挪用:觀音形象邪魔化,問題出在哪?

赤燭在《還願》的空間與物件上作出許多努力,但是《還願》核心話題之一「慈孤觀音」的形象呈現,真的妥當嗎?隨著《還願》的白熱化,更有越來越多宗教人善意提醒不要招惹惡靈。

2019/02/28 | 黎蝸藤

《還願》爭議與其說是「言論審查」,不如視為「文化禁忌」

中國政府為何如此敏感?首先是本身的性質,「習近平小熊維尼」的字樣印在一張符咒上,很可能在「有關部門」看來,已經超越了「調侃領導人」的層次,到了「攻擊領導人」的層次。

2019/02/28 | 民俗亂彈

反思《還願》的文化挪用:把觀音形象邪魔化,問題出在哪?

赤燭在《還願》的空間與物件上作出許多努力,但是《還願》核心話題之一「慈孤觀音」的形象呈現,真的妥當嗎?隨著《還願》的白熱化,更有越來越多宗教人善意提醒不要招惹惡靈。

2019/02/28 | 法操FOLLAW

【玩遊戲學法律】把《還願》的印章和符咒製成衣服販售,有違法嗎?

在《還願》的符咒事件爆發後,有台灣網友在公開了「習近平小熊維尼」印鑑供大家下載,也有人將該印章和符咒製成衣服販售,但這會不會違反著作權法呢?

2019/02/28 | 讀者投書

「故事真實」很恐怖,「敘事真實」很悲哀,《還願》的核心是「愛的錯待」

國產遊戲《還願》 頂尖的美術設計無庸置疑,但文本情節的設定則眾說紛紜,曾擔任遊戲劇本工作的作者,從文本的角度用三個觀點,分析評論《還願》 的故事。

2019/02/27 | 黎蝸藤

《還願》爭議與其說是「言論審查」,不如視為「文化禁忌」會更明白些

中國政府為何如此敏感?首先是本身的性質,「習近平小熊維尼」的字樣印在一張符咒上,很可能在「有關部門」看來,已經超越了「調侃領導人」的層次,到了「攻擊領導人」的層次。

2019/02/25 | 精選轉載

《還願》中的杜美心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某雷當初有幸能夠提供赤燭遊戲團隊一些醫療意見,撰寫本文是希望未來世界上,不要再有跟美心小妹妹一樣的家庭悲劇發生。

2019/02/25 | 精選轉載

《還願》中國投資者的反應,反映遊戲產業西進的短視近利

真的很感傷,一個曾經試著認真做遊戲的風雷工作室,在我長大之後,變成一家只會告人的代理商。如果不是這20年的西進幻夢,如果不是政商人士的短視近利,如果不是遊戲產業的代理風氣......以90年代台灣的遊戲製作水準來看,今日哪會只有一個赤燭?

2019/02/25 | 影迷大宅門

《還願》:懷舊後徒留空虛,豐富細節掩蓋不了本質上的單調

赤燭繼《返校》後也持續追求驚悚懸疑,並在台灣尋找下一種能支撐此氣氛的元素。2019年新作《還願》的美術、背景資料以及遊戲操作而言,表現可說進步驚人。但隨著尾聲來臨,遊戲的缺點也一一浮現:在好幾個方面來說,都是以大量的細節掩蓋了其實單薄的本體。

2019/02/24 | TNL特稿

《還願》:如果「杜家」不單指整個家庭,而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

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怖作品,講述的通常都是關於邪教傷人、家庭破碎的人倫悲劇。而《還願》也是這樣的一款遊戲。從《返校》開始,赤燭就用恐怖遊戲的類型在討論台灣的本土議題;我很喜歡、敬佩能透過遊戲讓世界認識到台灣過往的傷痛。

2019/02/24 | Abby Huang

《還願》習維尼讓中國網友激憤,除了「玻璃心」還有什麼原因?

「還願」一出原本在中國上好評連連,但在「習近平小熊維尼」字樣被發現後引起軒然大波,相關討論被刪得乾乾淨淨,網路上更有人擔心,將殃及中國遊戲產業。

2019/02/24 | Abby Huang

《還願》習維尼讓中國網友激憤,除了「玻璃心」還有什麼原因?

「還願」一出原本在中國上好評連連,但在「習近平小熊維尼」字樣被發現後引起軒然大波,相關討論被刪得乾乾淨淨,網路上更有人擔心,將殃及中國遊戲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