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謝旺霖X駱以軍:巨大的哀傷,用玩笑化解;人生的猶豫,用走河面對
駱以軍稱謝旺霖寫的是「大小說」,這個概念來自黃仁宇所說的「大歷史」。他在爬梳人類的死生關係、情慾關係與經濟關係。這些關係被擠壓在印度的小車站、小旅館,流浪的謝旺霖偷了一些,然後寫出來。
2018/08/11 | 精選書摘
謝旺霖《走河》:從佛教、伊斯蘭教到基督教,從未撼動過種姓制度
「你看看從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也從未撼動過種姓,反而還受到它的影響。」安迪又說:「你知道嗎?就連我們的國父甘地,也沒有主張廢除種姓制度。甘地反對的是,對賤民的歧視。」
2018/08/11 | 精選書摘
謝旺霖《走河》:一路上的人,都停下圍觀我和「濕婆」的紛爭
上千年來,這裏一直是許多印度教徒,一生至少要朝聖一次的地方。信徒認為此地的恆河,不但深受神聖的護持,能加倍滌洗自身的罪障,還具有殺菌功效;最獨特的是——倘若能在此死去,把骨灰付諸河流中,就可儘早一步解脫難苦的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