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01 | Giloo紀實影音
走過反共時代、超現實主義與現代詩論戰:影響文壇65年的《創世紀》詩刊
1954年創立的《創世紀》詩刊,如今仍是台灣重要刊物,也是許多年輕詩人的發表空間。由《創世紀》詩刊串起多歧的詩歌討論,也是台灣戰後詩歌重要的參照點。
2019/04/08 | 精選書摘
《改變這世界,平面設計大師力》:排版界的超現實主義者──萊斯特貝爾
1937年Lester Beall陸續為農村電氣化管理局推出海報,主旨在幫助農村改善生活品質。貝爾吸睛的海報向農民宣傳電力和下水道系統的好處,被視為美國平面設計的經典之作。
2019/01/13 | 精選書摘
《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超現實主義大師的「增義攝影」
馬格利特從來沒有實驗過黑影照片、合成照片、過度曝光,或對素材本身進行操作。正像他認為繪畫只是一種手段,他也只把攝影看成中性的,跟他在繪畫裡所表現出來的一樣。馬格利特很少提起攝影,但是從他1946年的一篇文章裡多少能窺見他的立場。
2019/01/13 | 精選書摘
《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為何馬格利特抗拒肖像的完整性?
按馬格利特的看法,臉孔不能表達一個人真實的本性,只能提供一個外貌,一面「偽鏡子」。也無法透過這面鏡子所描繪的臉孔來認識這個人。鏡子完全局限於表面,無法穿透奧祕。
2018/11/20 | 精選書摘
尿兜有我的簽名,而且數量有限——顛覆藝術的杜象
晚年有人問他怎麼想出這樣的原創繪畫形式,杜象的回答是:他是在反抗他所謂的網膜藝術——即吸引目光的藝術。他所追求的是,讓繪畫「為心靈效勞」。換句話說,讓腦的刺激取代視覺快感。
2018/11/19 | 精選書摘
《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便斗有我的簽名,而且數量有限——顛覆藝術的杜象
晚年有人問他怎麼想出這樣的原創繪畫形式,杜象的回答是:他是在反抗他所謂的網膜藝術——即吸引目光的藝術。他所追求的是,讓繪畫「為心靈效勞」。換句話說,讓腦的刺激取代視覺快感。
2018/11/19 | 精選書摘
《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把熟悉的世界用反常重組起來——沉迷於矛盾的馬格利特
馬格利特畫中的每個元素都描繪得非常真實,且立即可辨;沒有任何類型化的手法,也沒有任何扭曲或誇大,一切都是求真求實。說得更精確些,除了元素之間的關係以外。這些關係毫無真實可言,而且不合理、不合邏輯、矛盾不安、如夢似幻、尤其是自相矛盾。
2018/10/19 | 鄧小樺
嚴肅活潑,舉重若輕——談《文學放得開》2018
《文學放得開》乃需扮演橋樑角色,著重展示、推廣、教育,似乎它不應是研討會,也不可只是一般家常閒談。
2018/09/21 | 漫遊藝術史
邁向全球化國際藝術中心之路:泰德美術館收藏展示簡史 (下篇)
「泰德不列顛」與「泰德現代」於2000年開館時,在常設展中拒絕了依時序、畫派陳列作品的傳統展示方式——這在當時的館長塞洛塔眼中如同「歷史的輸送帶」,他改以主題式的呈現來組織展間。
2018/06/30 | 黑潮之聲
《抓狂美術館》與當代社會:藝術該超脫現實,還是根基於現實生活?
影片出現了虛構的前皇宮美術館,將過去象徵權威的瑞典國王銅像給拆除,換上一個霓虹方框框,宣稱在框框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如此空洞的政治正確口號顯得特別的諷刺,無論在電影裡或現實皆是如此。
2018/02/18 | 黑潮之聲
藝術展上出現小便斗別吃驚,這是名為「現成物」的藝術
「現成物藝術」目的並非攻擊舊有美學觀念,而是開啟其他素材和觀看方式的可能性。在前衛藝術運動的影響下,雕塑脫離基座走入人間,與生活產生更貼近的關係,也擴大了藝術詮釋的空間。
2017/03/19 | 精選書摘
洛夫詩選:子夜讀信、雨中過辛亥隧道、金龍禪寺、午夜削梨、邊界望鄉
簡政珍說:「以意象的經營來說,洛夫是中國白話文學史上最有成就的詩人。」洛夫的意象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在不可能的懸崖邊緣窺探詩的不無可能,出奇制勝,隨意揮灑,出入時空千年萬里而依然自在自如。
2017/02/11 | 言人文化
12個你所不知道的瘋子薩爾瓦多・達利 關於手淫、施虐、希特拉的秘密
他的奇聞軼事和他的創造力一樣無窮,這種集矛盾和怪誕行為於一身才成就了一代大師。自己和作品都要成為世人的話題,這可能才是達利追求的人生。
2017/02/11 | 言人文化
12個你所不知道的瘋子薩爾瓦多・達利,關於手淫、施虐、希特勒的秘密
他的奇聞軼事和他的創造力一樣無窮,這種集矛盾和怪誕行為於一身才成就了一代大師。自己和作品都要成為世人的話題,這可能才是達利追求的人生。
2017/01/06 | 空心二胡
「審美」從來不是單純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論定的事情
對於美的體悟,我們需要的可能不是一個「開放」以及「時尚」,而是多讀書以及多體會日常生活。當你對於知識、生活、生命有更深刻的感受,你就會發現,「美」這種東西在膚淺的表面上是一個時代的哲學,並真的不是只有「漂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