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潘毅評《世界工廠》:在「非專業性」中自我開放
這個劇場本身想要從呈現世界工廠的內在張力,而我更關心的是,我們要如何來干預。草台班是從上海過來的,那麽我關心的是,接下來迪士尼在上海開幕,對於上海迪士尼在製造另外一個消費的世界工廠這個狀況,我們要如何通過劇場本身製造一場社會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