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胤

趙德胤(Midi Z,(1982年12月18日-),台籍緬甸裔電影導演,16歲時為留學而移民臺灣,後取得設計碩士學位,其後取得中華民國永久居留證。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1/05 |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獨立撰稿人翁婉瑩:我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就此無法轉身就走

2015年她參考了《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一書,設計了喬治·歐威爾以殖民警察身份派駐緬甸的地點,從他第一本小說《緬甸歲月》描繪的緬甸小鎮卡薩(Katha)出發,一路往南到英國殖民者進入緬甸的南方港口毛淡棉,超過1000公里的路程,尋找她的喬治·歐威爾。

2019/11/20 | 杜晉軒

《灼人秘密》的伯樂: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創辦人吳佩玲

馬來西亞Jazzy Group創辦人吳佩玲,除了是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創辦人,也是《灼人秘密》的投資人,近年來她積極參與台灣電影產業的合作,為台馬兩地的電影人開創了許多機會。

2019/11/14 | 溫溫凱/地下電影

《灼人秘密》:深無情的恐懼,醒不來的惡夢

身為緬甸華僑的台灣導演趙德胤,可說是在金馬體系羽翼庇護下一路成長的導演,今年帶著懸疑驚悚類型的《灼人秘密》前進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也入圍了本屆金馬獎8項大獎,過往4部劇情長片皆聚焦於家鄉緬甸,第5部作品則首度出走緬甸,全片在台灣拍攝。

2019/11/12 | 溫溫凱/地下電影

專訪《灼人秘密》導演趙德胤、演員吳可熙:從生命苦難中提煉出影像之美

2019年,趙德胤以《灼人秘密》首度出走緬甸,全片在台灣拍攝,順利入圍作者導演的至尊殿堂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也在今年金馬獎上入圍8項大獎,趙德胤也將3度挑戰金馬最佳導演,而這部片的核心吳可熙也給出了精采的劇本和演出。

2019/10/04 | 杜晉軒

中國片飛走進來多元的星馬電影,更彰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

儘管面對了中共政府的強烈抵制,但10月1日公佈入圍的電影涵蓋了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的華語電影,不僅更凸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也肯定了金馬獎仍作為華語電影界崇高電影獎項的地位。

2017/05/20 | KKBOX

專訪雷光夏:想像自己是一部喜劇電影

她的「慢」倒不令人意外,畢竟身為她的樂迷,沒有歷經三、五年的等待,是等不到雷光夏的一張專輯問世的。她說:「緩慢是因為我無法創作虛假的東西,我需要這樣的時間和生活去累積作品,無法短時間去描述一個我不確認的東西。」

2017/05/15 | 移人 Migrants' Park

八部移民移工相關電影推薦:馬共、逃跑移工、緬甸玉石

由於桃園市境內有大量東南亞移工、新移民族群,桃園及中壢火車站每到假日就充斥著東南亞面孔,因此主辦單位特別在本次電影節挑選許多與移工、新移民議題相關的國內外電影佳作

2017/02/16 | TNL 編輯

影評人推薦的七部2016年東南亞電影

熱愛東南亞電影的希臘影評人Panos Kotzathanasis,為大家盤點了七部2016年上映的東南亞好電影。

2017/01/08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趙德胤 X 張鐵志:創作的力量──當《再見瓦城》遇上《燃燒的年代》

看趙德胤與張鐵志,一個扛著鏡頭一個搖著筆桿,試圖與社會對話的過程中,亦同時爬梳個人經驗歷程與自己對話,思考如何從每一個「我」出發,連結每一群「我們」,然後與世界對話。

2017/01/07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趙德胤 X 張鐵志:創作的力量──當《再見瓦城》遇上《燃燒的年代》

看趙德胤與張鐵志,一個扛著鏡頭一個搖著筆桿,試圖與社會對話的過程中,亦同時爬梳個人經驗歷程與自己對話,思考如何從每一個「我」出發,連結每一群「我們」,然後與世界對話。

2016/12/31 | 王萬睿

類型電影作者魂:關於兩部2016年台灣劇情長片

無論是《一路順風》或《再見瓦城》,兩位台灣導演其實都不約而同的訴說了亞洲底層人民的日常有著相當令人著迷的影像故事,回顧兩位導演過去的創作,也都各自維持跨境流動的敘事,相較台灣新電影以降的斷裂敘事與長鏡頭美學的業餘電影風格,標示了差異性的斷裂

2016/12/31 | 吳象元

2016「台灣的東南亞」事件回顧:首位新住民立委、趙德胤、全台移工慶開齋

台灣本身便有東南亞新住民約20萬人,更有60萬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因此除了關心東南亞年度新聞事件外,也讓我們一起來回顧2016「台灣的東南亞」大事。

2016/12/23 | Gene Ng

《再見瓦城》長鏡頭下的夢想之路:敢闖蕩的人,都有悶悶的個性嗎?

《再見瓦城》提名金馬獎六項大獎全都落空,或許並非沒有道理。這是部有好故事說的電影,不過也因為一些手法,表現得差強人意。作為試圖在院線上映的電影,在不犠牲藝術的同時,如何好好說個故事,導演還有很多要學的吧?

2016/12/22 | Gene Ng

《再見瓦城》長鏡頭下的夢想之路:敢闖蕩的人,都有悶悶的個性嗎?

或許導演也試圖營造出移工悲苦的困境吧!然而據我瞭解,很多敢到外面的世界闖蕩的人,一般都不是那種悶悶的個性,但電影裡很長的鏡頭,阿國和蓮菁很少對話,有也是簡單幾句。

2016/12/22 | Gene Ng

《再見瓦城》長鏡頭下的夢想之路:敢闖蕩的人,都有悶悶的個性嗎?

《再見瓦城》提名金馬獎六項大獎全都落空,或許並非沒有道理。這是部有好故事說的電影,不過也因為一些手法,表現得差強人意。作為試圖在院線上映的電影,在不犠牲藝術的同時,如何好好說個故事,導演還有很多要學的吧?

2016/12/22 | 放映週報

越界後的漫長等待:《再見瓦城》的寫實哀愁

河流、曠野、大城、工廠、鄉間的熱帶色調並不火熱、綠不鮮豔、花不燦爛、人顯滄桑,這是憂鬱的移工熱帶。

2016/12/21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下):怎麼拍電影,決定你是什麼樣的導演

在本文中,我們將繼續在趙德胤的電影世界中推進,並邀請他分享對緬甸華人社群的認識,還有對新南向政策的看法和建議。

2016/12/20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下):怎麼拍電影,決定你是什麼樣的導演

在本文中,我們將繼續在趙德胤的電影世界中推進,並邀請他分享對緬甸華人社群的認識,還有對新南向政策的看法和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