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8 | TIME
沒人想報導的C羅性侵案,總算因#MeToo受到關注
問題並不在於C羅是否為足球「冠軍」,他在球場上的表現,與其可能殘忍性侵一名女性的事實毫不相干,這兩件事情絕不能混為一談。
2018/10/02 | 李秉芳
千萬「封口費」擋不住,足球金童C羅遭控性侵,美警啟動調查
雙方2010年達成和解,C羅當時支付約1400萬臺幣的「封口費」,協議女方不公開此事件,但梅約加表示,當時她因為擔心遭報復還有公開羞辱,現在決定站出來阻止再有人用一樣手段侵害女性。
2018/09/25 | 李秉芳
足球先生換人做!在戰火中長大的「中場魔笛」打破梅西和C羅10年壟斷
莫德里奇幼年時正逢克羅埃西亞獨立戰爭,6歲時與家人被迫遷徙至1家飯店,展開難民的生活,飯店停車場就是他的足球場,也是他揚名立萬的起點。
世足用球背後的物理玄機:2010年的Jabulani為何變成一場災難?
「我跟你賭這次俄羅斯世界盃至少會有35個遠射進球。要賭多少我都可以,因為那顆球的動向根本不可能掌握。而且它表面包覆的塑膠膜讓它十分容易脫手。」既然球員那麼排斥改變,為什麼每屆世界盃用球都要重新設計呢?
2018/09/10 | 精選書摘
《低端的真相》:足球如何成為愛國主義者的「民族鴉片」?
英國文化評論學者Terry Eagleton說:「足球是民族鴉片。」抽鴉片,不傷及他人,是逃避體制的個人解放。但是民族鴉片,擺明了就是藉民族主義以號召團結,用來穩固統治階級的領導,並遮掩社會內部矛盾。英國球迷便是民族主義的典範。
2018/09/03 | 運動公社
捍衛彩虹臂章的隊長︰首屆歐洲足協「平等比賽」獎得主卡什亞
面對喬治亞國內的輿論壓力,維特斯隊長卡什亞選擇堅持戴上彩虹隊長臂章作賽,他的決定得到歐洲足協肯定。
2018/08/30 | 精選書摘
《回到宋朝long stay》:美男天團,皇家人真會玩——蹴鞠與馬球
宋朝的馬球運動與蹴踘運動一樣,從繁盛流行、全民參與的角度來講,都是咱們的歷史上空前絕後的競技體育運動。
2018/08/28 | 運動視界
對於金足農這種小球隊,限制投手投球數等於要了他們的命
日本球隊隊年輕球員的操法,表面上好像是傷害職業生涯,但如果選手沒有賭這麼一把可能也不會有職業生涯了——過度投球可能毀了你的棒球生涯,可是按照一般的投球方式,你可能連談論棒球生涯的空間都沒有。
2018/07/24 | 運動視界
世界盃看不過癮?英超、西甲、義甲、德甲、法甲五大足球聯賽簡介
足球的比賽非常多,不熟悉的人一開始都會搞不太懂現在是在踢什麼比賽,撇除國家隊的比賽外,大致上可以分為國內聯賽、國內盃賽和國際盃賽(如歐冠)。接下來會為大家介紹這三種賽事的差別。
2018/07/23 | 李修慧
什麼樣的差別待遇,讓「前」德國足球隊大將説出「輸了球,我就只是個移民」?
2010年,德國出版了一本書《德國正在自取滅亡》,以「優生學」的論點,論證因為德國人的生育率較低而移民的生育率高,所以德國本土的「優越」基因將被被外來較差的基因取代,這本書為後來出現的反移民、反伊斯蘭教運動鋪路。
2018/07/19 | 李慧明
新加坡17歲英超球員的服役爭議
新加坡的Benjamin Davis以17歲之齡得到英超升到富勒姆的職業合約,申請延遲入伍服役,最近軍方正式以書面拒絕其申請。若上訴失敗,他有兩種選擇︰放棄英超合約,或放棄新加坡藉,終身不得回新加坡。
2018/07/19 | chenglap
民族主義帶動的足球狂熱,能不能在台灣點燃?
沒有把民族主義沾上足球,那足球往往就是一項乏人問津的運動,聯賽沒人看、球衣沒人買,球員沒甚麼收入還要兼差,這樣就算人口再多,足球也發展不起來,足球狂熱,其實是一種民族主義狂熱。
2018/07/17 | 精選轉載
世界盃的運動科學:為何球員一直「吐水」?原來不只是純粹「潤潤口」
不知大家對本屆球員以下「吐水」的舉動有沒有印象呢?原來這並非純粹「潤一潤口」這麼簡單。有外國專家指出,他們很可能是在使用近年運動營養界流行的「糖水漱口法」。
2018/07/16 | 運動公社
反對克羅埃西亞足協的克羅埃西亞球迷
或者不同克羅埃西亞球迷僅有的共識,就是球隊的成功,不會成為貪腐集團維護其既得利益的資本。
2018/07/16 | 李慧明
英格蘭罰球王的痛
精英運動,從來都不是用來強身健體,反而是上了癮的自虐。
2018/07/16 | 運動公社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帕慕克︰「足球總是快於言詞」
帕慕克指「足球總是快於言詞」的含義,是足球被用作為宣揚意識形態、民族主義的工具,它傳遞訊息的速度甚而比慷慨激昂的演說或洋洋萬字的論述更快。
2018/07/14 | 李秉芳
在戰火中長大的克羅埃西亞遇上「移民之子」組成的法國隊,你還看到什麼?
沒有塞爾維亞軍隊騷擾時,莫德里奇會在街上踢足球,從小照顧他的祖父被武裝分子殺害,房子被奪走,踢足球就是他應對這些傷痛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