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危險蜘蛛網:從性販運倖存下來的南非跨性別女人
我的許多朋友都在從娼中喪生,但我在很多方面都是倖存者。我在娼妓制度、愛滋病毒、被槍殺、癌症和中風中倖存下來。我希望成為那些曾經忍受-或者仍然正在忍受-那個連倖存的我也同樣無法忍受的環境-這群無聲受害者的希望。
2018/11/06 | 周雅淳
身為性別教育工作者,我如何教孩子性教育、家內性侵和跨性別?
肯定每個孩子的性別教育,真的不是那些充滿傷害性文字的文宣那樣,請,我幾乎是要紅著眼眶說這句話,不要再用這些可怕的言詞傷害這些孩子了,看不見只是因為我們缺乏辨識出這些苦難的能力而已。
焦點議題片《穿裙子的英雄老爸》:去除自我污名,跨越性別二分並非異常行為
另主角Dave在片中表示,一直感覺自己在演戲,雖然想當個女人卻無法如願,且曾經因此而有自殺念頭⋯當個人因為持續6個月出現上述狀況,干擾其生活適應,且感受到痛苦或傷害時,可能被視為性別不安症。
2018/10/26 | 精選書摘
「不男不女」的她就是校園刑場裡堂而皇之的箭靶
「啊,你不懂啦!你要是在學校每天被人欺負、被人霸凌、被叫人妖、被揍,你每天只會想要逃走,念書念個屁!」我沉默了一陣,我知道她講的都是事實,我又想到《蒼蠅王》的荒島。在荒島上,生存已非易事,何來規劃人生?
2018/10/26 | 精選書摘
當一個害怕感染HIV的異性戀妻子,來到同志諮詢門診
許許多多的同志,在成長過程裡,都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差錯、不可說的隱疾。同學的羞辱讓自己噤聲,師長的否定讓自己絕望,反同團體大力運作的「學校教育不可以提到同志」,讓自己灰飛煙滅。
2018/10/25 | 林兆彬
《翠絲》做回自己的幸福
《翠絲》由鮮浪潮大獎及最佳導演得主李駿碩首次執導,是香港首齣以跨性別人士為主題的長篇劇情電影,所以有「港版丹麥女孩」之稱。
2018/10/22 | 李修慧
跨性別可能「被消失」?美國未來將回歸用「生殖器」決定性別
歐巴馬政府時期,放寬了一系列的性別法律概念,包括教育單位和醫療單位,都必須尊重個人的性別認同,但川普有意撤回這些政策,再次用出生時的生殖器來分性別。
2018/10/14 | 英語島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不思議女人》:另一種面向的女英雄
《不思議女人》不是特異新穎的題材,刻畫跨性別議題的社會歧視與關懷卻更平易感人。本身也是歌者的丹尼爾菈.維加,在片尾的歌唱Ombra mai fu(《綠樹成蔭》),傳達了她的詠嘆。
2018/08/22 | 精選轉載
作為一名設計師,我如何協助推動台大「性別友善廁所」?
台大應該是台灣第一間將設置性別友善廁所寫入校內法規的大學。因為校內建物數百棟,需要一個設置的參考準則,讓施工單位可以藉此蓋出有一定品質保障、安全、且讓不同族群使用都能自在的如廁空間。這是相當進步的做法,不只放眼台灣,甚至在世界亦然。
2018/08/17 | TNL 編輯
其實「跨性別」只是擋箭牌?你想要男女混宿不就是為了「性」
「性」其實更可能是大多數人選擇混宿的誘因,為什麼大多人仍會以尊重多元性別住宿權益為由推動男女混宿,而不能將性視為推動男女混宿的討論範疇?
2018/08/15 | Abby Huang
美國有可能出現第一位「跨性別」州長 — 從小想當女生差點被「帶去驅魔」
20年前,美國跨性別者若要從政,通常必須隱瞞自己的變性經歷,甚至有候選人被「起底」跨性別身分,從此不再連任。
2018/08/02 | TIME
在保守的巴基斯坦,跨性別者如何競選國會議員?
「我們不僅僅是跨性別社群的代言人,我們也是女性和少數民族的代言人。」她說,「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改變,投票給跨性別者。」
2018/08/01 | 人權觀察
印尼政客煽動反LGBT,帶保險套出門就被視為同性戀
最近兩年多來,印尼政客和官員一直在煽動大眾反對LGBT的情緒。2016年開始時還只是仇恨言論,現已化為暴力行為,警察和激進伊斯蘭組織經常到任何他們懷疑有同性戀人士的社交場所進行臨檢。
2018/08/01 | 新公民議會
跨性別女學生入住女宿,不會讓其他女生更不安全
長庚校方多次以「保護其它女學生安全」為由,剝奪小雯受到學校對女學生住宿安全的保護,這不只可怕地認為跨性別女學生不配獲得學校保護,更是有暗中指涉跨性別女學生是潛在性罪犯的污辱意涵。
2018/07/29 | queerology
康普頓起義:在石牆倒下之前,那一杯在空中飛行的熱咖啡
石牆也並不真的是當時第一起 LGBTQ 群起反抗警察霸凌的暴動事件,事實上在石牆起義之前,全美各地在洛杉磯、舊金山等等就已經傳出大大小小的衝突,而今天就要來介紹其中一起因為媒體和政府單位的刻意打壓而逐漸被世人忘懷,直到最近才經由一些人的努力,讓當時的場景和歷史得以重見天日,在石牆起義發生的三年前,也就是 1966 年所發生的「康普頓咖啡廳暴動事件」。
弱弱相殘的戰爭:英國基進女性主義者對跨性別的攻擊
我們可以同時支持女性權利與跨性別者權利,這兩件事情不應該被操作成對立的雙方,我們不應該落入壓迫者「分而治之」的陷阱之中!順性別女性與跨性別者共同面臨著父權體制的性別壓迫,這兩個群體應該團結起來共同對抗這樣的結構才是。
2018/07/17 | 李修慧
史嘉蕾喬韓森為何辭演新片?重點不是「跨性別角色該由跨性別演員演」
抗議重點從來不是「跨性別角色就該由跨性別演員主演」,而是「性別少數演員,能否在好萊塢獲得更公平的演出際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