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5 | 精選書摘
《當我們說「愛」的時候》:那個穿男性西裝的好像是妹尾同學的媽媽,怎麼回事啊?
「其實這對他來說,應該並不好受。兒子向別人介紹我時,對他來說也算是一種出櫃,我真的必須好好呵護這個兒子才是。」
2019/11/15 | 精選書摘
《當我們說「愛」的時候》:在孩子幼稚園認識的另一位媽媽,大概就是她的初戀了
有一次孩子幼稚園舉辦活動,倆人同坐一輛車,有了在一起聊天的機會。交談之中,她萌生了一種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感情。有生以來第一次,她有了想要碰觸這個人的想法。
2019/07/19 | TIME
性工作者當年促成石牆暴動,如今同志運動份子對他們虧欠許多
事實上,爭取LGBTQ權益的鬥爭與性工作者權益的鬥爭是密不可分的。這兩項運動都堅定地認為警方沒有權力干涉法定成年人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這兩項運動都要求國家不應該干涉被邊緣化族群的自由。
2019/04/13 | TIME
跨性別者的社運之路:夢想擁有一個酷兒的未來,與性工作以外的職業選擇
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是獲得社會的接納。人們因為我穿得像女人而叫我「娘炮」。很多跨性別者逼不得已只能成為性工作者,唯有如此他們才能養活自己,正式機構沒有我們工作的機會。
2018/11/01 | TIME
為跨性別者做基因檢測,再度延續了「生物決定論」黑歷史
據報導,該備忘錄唯一的例外是:男性或女性標籤可能被「可靠的基因遺傳證據」所反駁。但是正如幾十年的科學研究所表明的那樣,這種測試並不可能存在。未來也永遠不會出現。
2018/07/07 | 精選書摘
美國大學性教育講義1:生理性別、社會性別與性別角色,三者有何不同?
近期有許多人拒絕傳統男女二元分立的性別認同模式 ,這或許意味著有更多人開始認知到性別流動性的存在,有了這樣的認知,我們才有可能理解性別與性表達的複雜本質。
2018/06/28 | TNL特稿
2018坎城影展的新血 :金攝影機的前進力量
每年來到坎城,總是可以感受到一群新導演生猛的新鮮感,有別於老將的沈穩,他們充滿活力的描繪人生,讓你在自以為已經看得夠多的電影世界中找到了另一處新的世界,坎城金攝影機所鼓勵的不只是每位新導演,也刺激年邁的影展打開包袱。
「我就是我!」印尼跨性別鬥士尤莉媽咪籲政府保護、鼓勵同伴站出來
日前,印尼政府要求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中止任何支持LGBT的計畫,認為這有違印尼的宗教及文化規範。面對長期飽受的打壓,印尼跨性別鬥士尤莉媽咪挺身呼籲「我們不躲藏,我們站出來,我就是我!」。
「我就是我!」印尼跨性別鬥士尤莉媽咪籲政府保護、鼓勵同伴站出來
日前,印尼政府要求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中止任何支持LGBT的計畫,認為這有違印尼的宗教及文化規範。面對長期飽受的打壓,印尼跨性別鬥士尤莉媽咪挺身呼籲「我們不躲藏,我們站出來,我就是我!」。
大馬設「性傾向治療課」 LGBT團體擔憂:請先了解我們
大馬官員表示丁加奴州計劃針對跨性別女性的性傾向進行治療課程,會有醫學、心理學和宗教學專家出席,現場也會有已「回歸正常生活」的跨性別女性。引發這個以穆斯林為主的保守國家LGBT社運人士的擔憂。
大馬將開設「性傾向治療課」 LGBT團體擔憂:請先瞭解我們
大馬官員表示丁加奴州計劃針對跨性別女性的性傾向進行治療課程,會有醫學、心理學和宗教學專家出席,現場也會有已「回歸正常生活」的跨性別女性。引發這個以穆斯林為主的保守國家LGBT社運人士的擔憂。
2017/10/26 | TIME
美國前陸軍部長:川普的跨性別者禁令,無疑將削弱軍隊實力
排除一整群有資格服役的美國人以達到政治化的目的,其實是毫無道理的。雖然川普政府最近聲稱跨性別者尚未受到政策的影響或傷害,但是只要禁令存在的一天,就會傷害到我們服役的弟兄,讓指揮官感到混亂,進而削弱軍隊的力量。
2017/09/01 | Alvin
英15歲跨性別孩子自殺 學校曾不准他改名字
英國一名跨性別孩子Leo早前自殺,原因是學校不接受他改名字的要求。
讓斑馬線披上「彩虹」:薩爾瓦多的藝術平權行動
尼可拉斯・羅德里奎茲(Nicolás Rodriguez)認為,彩虹斑馬線可以被視為尊重用路人權益、性傾向以及性別多樣性的雙重象徵。
讓斑馬線披上「彩虹」:薩爾瓦多的藝術平權行動
尼可拉斯・羅德里奎茲(Nicolás Rodriguez)認為,彩虹斑馬線可以被視為尊重用路人權益、性傾向以及性別多樣性的雙重象徵。
2017/08/07 | TIME
特朗普跨性別者軍隊禁令 四個危險迷思
我們已經有合格且經培訓的跨性別軍人,以及能夠並願意加入和服務國家的跨性別美國人。留住有才華的軍人——不是因為他們的性別認同而將他們踢出去——這才是一個國家該做的對的事。
2017/08/05 | TIME
川普跨性別者軍隊禁令的四個危險迷思
我們已經有合格且經培訓的跨性別軍人,以及能夠並願意加入和服務國家的跨性別美國人。留住有才華的軍人——不是因為他們的性別認同而將他們踢出去——這才是一個國家該做的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