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酷兒地理學:同志夜店裡的Asia Pop和C妹文化
Asia Pop令第一次到G Star的我感到相當驚奇,因為台上的夜店客們個個對舞步相當熟稔,且彼此動作整齊劃一、默契十足。但在某些夜店客眼中,C妹之所以是不可慾望的(undesirable),其實是性別(gender)與性(sex)的評價共同交織的結果。
【創意書院畢業生專訪】何明恩:不再「五點鐘收工」的女孩
明恩在中五會考放榜後,執着要讀藝術,意外進了創意書院,接觸到現代舞,更於演藝學院畢業。
【創意書院畢業生專訪】何明恩:另一個出口
在舊校,明恩份屬典型的反叛:喜歡亂寫,喜歡自己閱讀,不喜歡教科書,也曾想過大學念中國文學,家人都認為理應如此。加入書院,舞蹈卻成另一個出口。
林麗珍:我只想做一件事情——跳舞,但母親卻認為跳舞不能算是一份工作
「持續走下去的原因,可以說是一股愚蠢的決心,我完全沒有思考得太多,決心是成就任何事情最重要的基底,當你今天沒了決心,那無論面對什麼事情,你都將覺得寸步難行。」
林麗珍這場跳了六十年的舞仍在繼續:舞者的養成是一種生活中的修行
從小愛跳舞的林麗珍,在16歲那年斬釘截鐵告訴母親要從商科轉去學舞,執拗鬧了一年家庭革命,母親才無奈由她。一路學舞、編舞,畢業後在長安女中教書,連續五年帶領學生贏得舞展冠軍。但32歲那年,她決定暫停,一方面因為兒子出生,另一個原因是她開始困惑自己的身體。
2015/07/21 | 白水
大媽的殺傷力
「大媽、大媽!請來我這跳舞,讓大家都買得起樓。」
2015/07/21 | 白水
大媽的殺傷力
「大媽、大媽!請來我這跳舞,讓大家都買得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