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8/03 | BBC News 中文

中國與台灣現狀對比快速指南:兩岸武裝力量差距有多遠?台灣民眾擔心軍事衝突嗎?

一些西方專家預測,在公開的衝突中,台灣最多只能減緩中國的進攻,試圖阻止中國海陸兩棲部隊在海岸登陸,以及在進行游擊戰的同時等待外界支援。可能支援台灣的是對台出售武器的美國,儘管華盛頓的官方政策是「戰略模糊」。

TNL+ 2022/07/23 | 洪啟軒

【專訪】作家楊隸亞:從《女子漢》到《男子漢》,創造一個「允許哭泣的場合」

「痛苦與憂鬱也可以並存,世界不是只有單面的。他們有的運用自己的小聰明,或者不滿地與世界拚搏。我只想寫出敘事的聲音,角色的心情,我想寫的是——有人平平凡凡地活著。畢竟——人生沒有那麼多drama啊。」沒有抓馬,也可以讓你讀了很傷心,這是楊隸亞的本事。

2022/07/01 | BBC News 中文

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香港人」還是「中國人」?兩位年輕人的身份認同

劉學廉認為, 香港對於中國有著一個特別的意義, 就是和國際社會接軌,了解國際社會發展趨勢。 他說, 因此他深信50年之後,「一國兩制」依然存在。

2022/06/23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港調查顯示「港人」身分認同創5年新低,學者:或與國安法有關

香港民意研究所發布「市民身分認同民情總結調查」,結果顯示,市民對「香港人」身分認同感創5年來新低紀錄;「中國人」認同感則是3年半來新高。

2022/04/03 | 方格子vocus

《歐洲之門》讀書筆記:烏克蘭人尤瑟佛維奇的身份認同,讓我們想起過去與現在的許多台灣人

當1888年尤瑟佛維奇推動的哥薩克國建國統領博赫丹.赫梅爾尼茨基紀念碑豎立於基輔街頭時,銘文刻著「致博赫丹.赫梅爾尼茨基——統一而不可分割的俄羅斯」,尤瑟佛維奇在隔年逝世,這成為其一生既認同烏克蘭、又認同俄羅斯的身分認同證明。

2022/02/15 | 讀者投書

《我們為何彼此撕裂?》新書分享會:未被療癒的心理創傷,就像幽靈一樣如影隨形

沃爾肯認為,每一天數以百萬計的人都深刻的參與了自己的大團體身份認同而不自知。「他們可能在現實生活中從未認識彼此,然而他們卻共享了相同的情感、文化、歷史及語言。」

2021/12/24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是誰玻璃心碎一地?新加坡羽球員駱建佑奪世界冠軍,中國網媒卻稱馬國人民不高興了

駱建佑以22:20接近分數打敗印度選手,隨著觀眾歡呼,他下意識親吻衣服上的新加坡國旗,表示對新加坡的感謝與榮耀,不料卻被中國媒體報導這樣的行為得罪他的出生地馬來西亞的人民。球員比賽獲得勝利,我們應該祝賀他的成就,還是爭奪他的榮耀應歸功於誰?

2021/11/21 | 芭樂人類學

今晚,我想來點「原電音」:談原住民音樂創作的貼撕標籤行動

新世代原住民音樂人在創作時貼上「文化斷裂」標籤,就是因為理解了原住民族經歷的長久殖民歷史,也明白了這個世代在語言、文化和土地環境的斷裂,既然斷裂產生了,那麼我們就正視因為斷裂而產出的音樂。

2021/08/17 | 巷仔口社會學

新世紀冷酷異境:「新自由主義」是行走殭屍,還是變種病毒?

政治理論家Wendy Brown的貢獻:從經濟剝奪到狂熱的身份認同運動,透過新自由主義返祖版本的「政治理性」而勾連起來:新自由主義者向來就希冀以一種原初的、自然的秩序(道德與市場)取代社會生活無法避免的政治決斷與正義籲求。

2021/02/28 | 九歌出版文學誌

《九歌109年小說選》張亦絢編序:我們處於比任何時候都該認真看待小說藝術的年代

把高難度的思辨完全轉換成緻密清澈的小說語言,邱常婷〈斑雀雨〉因此獲選為年度小說的得獎作,希望給予不盲目樂觀、戮力深化批判性的創作者,最大的感謝與祝福。

2020/09/19 | 麻瓜的語言學

專訪內蒙古語言學者(下):「南蒙」和「北蒙」在我們那邊是不太好的詞

本篇訪談了來自內蒙古的學者白春花,她分享了對語言與文化保存的看法,「你也知道,民族必須有自己的文化,而文化很大部分是靠文字語言去支撐的。當自己的文字沒有了,文化可能也會慢慢消失,最後你這個民族的存在可能也就沒什麼意義了。而我是非常想要保存這個蒙古族文化的。」

2020/04/13 | 李展鵬

疫情中,香港人為何還執著地議論明星?

追捧明星,除了是對他們外表或才情的欣賞,亦是借由他們建立「什麼是香港」的本土意識,以下的成龍及梅艷芳都是上佳例子。

2020/03/18 | 讀者投書

無罪的行動者:病毒,身份認同與社會秩序的形成

不可否認的是,這場災難指出了一個經常被人忽視的事實,既便在尋常狀態下,個人的身份認同也不全然指向他自身,它同時也與整體的國家和社會息息相關。

2019/11/20 | 讀者投書

香港身分認同的開端──讀《六七暴動》

六七暴動可謂香港身分形成的開端,其後的事件,則暗中逐步加強這種想法,到了現今的反送中運動,我們可以看見以此身分認同為基礎的共同體已然形成,但這並不是香港人全然主動形成的,而是歷經中國帶來的苦難,而逐漸誕生的產物,而至今仍在變化。

2019/09/12 | 精選書摘

《極端政治的誕生》:世界觀的兩極化使我們不能理解政黨對手,甚至彼此憎恨

因為現在政黨所代表的,是民眾認為對生活至關重要的議題和選擇,並且利用我們最深沉的生理和心理衝動,由此產生的群體身分更加狂熱,這些強烈認同群體的民眾認為對手全是憤怒的非理性。

2019/07/24 | 新加坡紅螞蟻

若只將華語視為應付日常的工具,30年後新加坡還會有華文社群嗎?

教育部為什麼不能直接提倡「華人講華語」?澆熄興趣只是政策實施帶來的果,而不是決定政策的因。不提倡「華人講華語」最根本的原因,其實還是在英文和華文,國民身份與種族身份這兩者間的衝突。

2019/06/13 | 芭樂人類學

「祖國」離我們愈來愈遠:舞照跳、馬照跑:香港精神去哪了?

世界上沒有一個靜態的社會,也沒有一個去政治的文化。人類學徒也是人,我願意坦然面對我的身份認同,因為我知道這一輩子也要糾結在「國籍填哪裡」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