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11/27 | 精選書摘

《你在煩惱什麼呢?》:「保持心理距離,以策安全」,用力讀著空氣,只怕換來過度換氣的窒息

擁有多年校園諮商經驗的海蒂老師,以輕鬆柔和的筆調、傾聽與陪伴的態度,與你聊聊一夜長大的焦慮、人際的困擾、原生家庭的綑綁、自我的迷失。你的煩惱,絕對不是少年維特的無病呻吟,而是奮力求生最好的證明。

2021/10/10 | 余杰

同島一命,死裡求生:《國際橋牌社》展現李登輝史觀,與「新台灣人」身份認同的建構過程

在野蠻崛起的中華帝國對台灣虎視眈眈、喊打喊殺、幾乎每天都有中國軍機侵擾台灣的此刻,《國際橋牌社》不單單是回顧歷史,更是以歷史告訴此時此刻的台灣人:你不可一輩子受恐懼的奴役,恐懼是可以戰勝的。

2021/09/26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超譯《尚氣》:Overseas Chinese抵抗Mainland China的電影

梁朝偉當的是面子,吸引香港觀眾看看內裏乾坤;而Simu Liu是裏子,尚氣如何迎拒Chinese的身分,才是電影的核心主題。

2021/09/05 | 精選書摘

《蒙古國》:藏傳佛教不僅是一種宗教,更是蒙古人幾百年來維持身分認同的關鍵

有一些人認為「普遍接受藏傳佛教形式的佛教信仰」所產生的「精神統一」,是蒙古人在缺乏自己國家的幾百年裡能夠保持認同感的關鍵因素,而另一些人則對反革新的喇嘛阻礙社會和經濟發展的方式提出了批評。

2021/06/30 | 林兆彬

《手捲煙》:裂縫中的身分認同危機

電影不單止懷舊,更有貼近當下時代脈絡的故事,多位角色都在問:「我是誰?」刺中了同樣正在面對身分認同危機的香港人。

2021/05/26 | 精選書摘

《多重人格交響曲》:影視作品、詩、音樂與歌曲中的複數自我

「複數自我(多重人格)」並不是疾病,而是一種健康且具有創意的生存機制,不同的自我有能力突顯出不同的性質、特徵與天賦。學習接納自己的多重人格,在日常生活中,應用健康人格的言語跟自己對話是相當有趣的練習。

2021/03/18 | 精選書摘

《愛你的敵人》:與歧視華裔的人面對面,往往可以打破他們的偏見

假設自己有歧視念頭的人,十位當中有九位與真人面對面時並不會歧視對方。看不到人臉,把人簡化為人口統計的身分表徵時,很容易就將「他者」去人性化。遇見真人,得知對方一絲一毫的人性脈絡時,就會產生連結感,而連結感可以摧毀歧視。

2021/03/11 | 蜂鳥出版

《壞時代心理學》:港人移民挑戰——如何融入新文化才是最好?

移民不應該是一時衝動下的決定,並不是踏上飛機的一刻,困難就可以迎刃而解,隨之而來的是不同的挑戰。

2021/02/23 | 留德趣談

在外地被人問「you are also made in China?」的時候

很多當地的人,對外國文化認識淺薄。就算在英美法德這些多元種族的國家,一些當地人從來沒有來自外地的朋友,也不認識外國人。

2020/12/03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影片】人有沒有責任愛國?世界主義與愛國主義

我們是否必然落於某片土地,沒有群體也無個人可言?愛國是否義務?——齊來聽聽哲學家怎樣分析。

2020/12/01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漫談香港的斯里蘭卡社群與文化(三):欖球和民族舞,何以成為斯里蘭卡有名的活動?

欖球比賽的重點都是象徵團結、毅力和歡樂的。對於香港的斯里蘭卡裔人士來說,欖球同樣不只是一項運動。

2020/09/16 | 留德趣談

感謝主,我是德國人?

德國的基督及天主教課本,都應沒禱文要求學生為自己是德國人而感謝主。

2020/05/20 | Pitty先生

平時如陌路,抗爭變手足?反思南亞裔港人處境

因為抗爭中同一陣線,少數族裔又突然搖身一變為「南亞手足」——那些「南亞手足」,恰恰便是長久被主流社會定義為「不願」融入、自絕於天下的一群。喚出「南亞手足」一詞之前,我們有沒有了解過這班「手足」?

2020/01/04 | 讀者投書

從「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走向「一人一國」,選邊站的時代正式開始

從前台灣人可以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但在未來,臺灣人要不留在臺灣減少與大陸接觸,專心做臺灣人;要不投向大陸,專心做中國人,迎向一人只能選一國的清晰日子。

2019/12/16 | 精選書摘

賈德戴蒙《動盪》:我們是誰——澳洲什麼時候才會成為「共和國」?

這七十年來,澳洲的改變並非針對迫切的危機,而是出於二戰以來,長期發展的漸進過程,而澳洲的英國認同從現實反轉為虛無神話,致使這個過程加速。

2019/11/20 | 讀者投書

香港身分認同的開端──讀《六七暴動》

六七暴動可謂香港身分形成的開端,其後的事件,則暗中逐步加強這種想法,到了現今的反送中運動,我們可以看見以此身分認同為基礎的共同體已然形成,但這並不是香港人全然主動形成的,而是歷經中國帶來的苦難,而逐漸誕生的產物,而至今仍在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