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6 | 留德趣談

感謝主,我是德國人?

德國的基督及天主教課本,都應沒禱文要求學生為自己是德國人而感謝主。

2020/05/20 | Pitty先生

平時如陌路,抗爭變手足?反思南亞裔港人處境

因為抗爭中同一陣線,少數族裔又突然搖身一變為「南亞手足」——那些「南亞手足」,恰恰便是長久被主流社會定義為「不願」融入、自絕於天下的一群。喚出「南亞手足」一詞之前,我們有沒有了解過這班「手足」?

2020/01/04 | 讀者投書

從「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走向「一人一國」,選邊站的時代正式開始

從前台灣人可以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但在未來,臺灣人要不留在臺灣減少與大陸接觸,專心做臺灣人;要不投向大陸,專心做中國人,迎向一人只能選一國的清晰日子。

2019/12/16 | 精選書摘

賈德戴蒙《動盪》:我們是誰——澳洲什麼時候才會成為「共和國」?

這七十年來,澳洲的改變並非針對迫切的危機,而是出於二戰以來,長期發展的漸進過程,而澳洲的英國認同從現實反轉為虛無神話,致使這個過程加速。

2019/11/20 | 讀者投書

香港身分認同的開端──讀《六七暴動》

六七暴動可謂香港身分形成的開端,其後的事件,則暗中逐步加強這種想法,到了現今的反送中運動,我們可以看見以此身分認同為基礎的共同體已然形成,但這並不是香港人全然主動形成的,而是歷經中國帶來的苦難,而逐漸誕生的產物,而至今仍在變化。

2019/11/15 | 《科學人》粉絲團

小團體與民粹主義:披著「維護團結」的外衣,仇恨藉機升高擴大

自我不確定感可能演變成真正的社會問題,事實上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人們允許並支持獨裁主義者的出現,擁戴那些歌頌並推廣光榮過往的意識型態與世界觀,但那些都只是迷思而已。

2019/10/31 | 德尼思化

非我族類彭浩翔,由本土情懷到中國護旗手

大中華的思想有句名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彭浩翔的出身,早就注定彭浩翔的宿命,任誰都改變不了。

2019/09/12 | 譚蕙芸

商場合唱《願榮光歸香港》的啟示

7月14日,大批防暴警察更於新城市廣場的中庭,與示威者衝突,新城市成為血染的「戰場」,讓居民震驚。但不到兩個月,同一個中庭,卻聚集了近千人,一起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2019/08/26 | 陳婉容

為何移民美國又要當「護旗手」?

對有身分認同問題的美國華人來說,中國崛起和「民族復興」讓他們不再恥於談論中國,自自然然地就當起護旗手來。而且,這種中華民族復興不止是民族主義,這種民族主義是擺明跟中共綑綁在一起的。

2019/08/20 | 精選轉載

Good Bye, Lenin!(上):在柏林與香港,黨國是一些老人的信仰

電影中的媽媽若是在已經統一的德國活下去,大概就會被戲稱為時代的「廢老」,跟不上改變的潮流。目睹自己貢獻大半生的國家倒塌,被視為極權、獨裁、守舊,把自己半身奉獻出來的人會有何感受?

2019/07/11 | Lo's Psychology

港人「國民認同感」與「本土獨特感」的拉鋸

身分認同是一份主觀感覺,是認為自身與某一群體之間所共有觀念(國籍或文化)的體現。身分認同是動態和多重的,可因歷史、文化、政治或自身經歷而改變。

2018/07/25 | 李慧明

新加坡運動員的身份認同

當新加坡運動員不以自己的球衣為傲,不論是因爲政府不支持抑或球衣有問題,相信新加坡國家隊的文化仍需不少時間再好好打造。

2018/07/20 | 李慧明

新加坡運動員的身份認同

當新加坡運動員不以自己的球衣為傲,不論是因爲政府不支持抑或球衣有問題,相信新加坡國家隊的文化仍需不少時間再好好打造。

2018/07/20 | 李慧明

新加坡運動員的身份認同

當新加坡運動員不以自己的球衣為傲,不論是因爲政府不支持抑或球衣有問題,相信新加坡國家隊的文化仍需不少時間再好好打造。

2018/07/06 | 肥內

《薩瑪的漫長等待》的幾層斷裂

這部改編自以18世紀為背景的1950年代小說,誠如導演所言,處理的仍是阿根廷對身分認同的迷思,尤其是對歐洲的想像,正因為這些人從未見過歐洲而去想像、憧憬它,無疑也是一種認同上的斷裂了。

2018/05/02 | GeogDaily地理眼

「種族」「族裔」有何差異?美國政府又如何區分?

「族裔」、「種族」這兩者相等嗎?又是怎麼決定?其實種族(race)和族裔(ethnicity)都是探討身分認同(social identity)以及人類社群在為彼此分類時會出現的概念,除了這些比較官方或學術的標準定義,其實在日常中更重要的是所謂的街頭種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