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障礙

身心障礙、殘障、失能(英語:Disability),是指由於先天或中途發生生理和心理損傷,造成個人在社會生活方面不能充分使用自己能力的狀態。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8/01/14 | 精選轉載

龍發堂:台灣精神醫療史上難以分類的一章

從2017年底龍發堂爆發結核病等群聚感染開始,龍發堂的存廢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在龍發堂出現時,台灣精神醫療是怎麼樣的呢?用現代醫學的視角去檢視龍發堂又是如何?另外,龍發堂還幾經調查和政治角力。上述的種種歷史故事將由這篇為您娓娓道來。

2017/12/26 | 平雨晨

性別化的污名:相較於男性,女性身障者的身體自由被嚴重剝奪

如果人們再將性別框架加諸於身心障礙者,不僅造成二度歧視或漠視,以及加深性與性別之間的不對等權力關係之外,更嚴重的甚至會有侵犯人權的倫理議題或犯罪行為。

2017/12/19 | 羊正鈺

你所不知道的龍發堂——群聚感染阿米巴痢疾、肺結核,鐵鍊鎖柱前身是「感情鍊」

有人認為,追根究底仍是因為慢性精障患者的照護負擔沉重,而龍發堂不採強制收費,並願意終身收容,成為許多病患家屬的託付之所。

2017/11/30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創辦人(下):在景氣寒冬中拚轉型,破除街賣的「都市傳說」

「街賣是在賺暴利!」、「街賣者是被強迫工作的!」、「街賣組織不思進取,只想消費憐憫與愛心!」社會上存在許多對於街賣的質疑,但是現況究竟是什麼?我們拜訪成立10多年的街賣組織「新巨輪協會」,卻發現事情沒有上述輿論那麼單純。

2017/11/30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創辦人(上):從創業到無家,他負債撐起身心障礙街賣者的窩

街賣組織時常被認為是黑道在控制,究竟背後的「黑道老大」是誰呢?我們實際前往板橋,拜訪新巨輪協會的創辦人兼理事長陳安宗,請他談談這個容納眾多身心障礙者的街賣組織,以及他的人生經歷。

2017/11/08 | 巷仔口社會學

「障礙體驗」活動可以促進障礙權利意識的提升嗎?

障礙體驗不會是唯一的障礙宣導方式,如果障礙體驗缺乏障礙研究的批判視角以及對障礙者主體經驗的深入理解,很可能只是複製健常能力主義(ableism)的觀點,把障礙歸類為特殊群體的個人問題,無法進一步反省環境與社會造成的障礙和歧視。

2017/11/04 | 李修慧

首次《身權公約》審查:只用「生病」的角度看待身心障礙者,是台灣最大的問題

有時候,造成身心障礙者不方便的不只是他們身上的缺陷,還有環境的不友善。國際審查委員所提倡的從「醫療模式」觀點,轉換成「社會模式」觀點,探討環境因素的作用。

2017/05/24 | 沈政男

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即使罹患精神病,依然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我們也願意照顧他們,然而如果真的無法負荷長期照顧的重擔,與其硬撐下去,讓負面情緒佔領自己,不如向社政單位尋求照顧資源。

2017/04/08 | 李修慧

每個人都有「變美」的權利,身障者卻進不了美容院、試衣間

做髮型難,買衣服也難,多數商店都沒有無障礙空間,就連試衣間都小小的,輪椅不可能進的去。「環境的不友善,造就心理的障礙」,身障者劉玟玲說,根本不敢奢望變美,愛美的想法只能硬藏在心理。

2017/01/31 | 紀大偉

【紀大偉專欄】人人都需要身心解放:我為何推薦《The OA》

視障者的離奇經驗固然是《The OA》的重要故事線之一,但是劇中眾多角色共同承受的被收容經驗恐怕才是主線。《The OA》展現種種「收容」情境。

2016/05/03 | 羊正鈺

單親爸爸獲選「魔力媽媽」——他有身心疾病,卻為了孩子自創「竹筷樂高」

「想要樂高基地嗎?爸爸做給你!」他利用竹筷、吸管製作飛機、軍艦及房屋等玩具,滿足小孩想玩樂高積木模型的夢想

2016/01/15 | Zou Chi

不是不要,而是「不能」投票⋯身心障礙者的「隱形」投票障礙,你注意過嗎?

無障礙的公民參與環境,我們的政府做到多少?也許多數人可以決定要不要去投票,但對於許多身心障礙朋友來說,卻可能是「能不能」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