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8 | 精選書摘
《無障礙旅遊》:不只是一種消費,輪椅朋友出遊更是改善環境的契機
這幾年因為我們輪椅團體出遊而改變的環境設施不勝枚舉,舉凡飯店、餐廳、景點,都因為大家的參與而變得更友善。對我來說,每次輪椅朋友出遊都是改善環境的契機,尤其團體旅遊,因為人數眾多,更能使相關單位及業者看見集體的需求。
2018/12/03 | 讀者投書
輪椅族進得了操場跑道嗎?一位身障大學生的感慨
許多運動場或學校操場,以安全之名立著「禁止輪椅或各種輪具進入」的告示牌,讓身障輪椅族無法享有運動的基本權利。這篇將討論:學校是否可以用安全性及校隊使用之名,禁止輪椅進入操場?作為身心障礙學生爭取權益之管道的「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目前也有幾個運作缺失。
2018/06/25 | 李修慧
衛福部公布身心障礙者調查:公家機關、郵局無障礙設施「最難用」
余秀芷回憶,她曾和一任男友一同出遊,路邊的路人竟直接對著男友說:「你好偉大,你帶她出來玩」,這樣的社會氛圍對障礙者不友善,暗示著「妳最終只會是一個人」。
專訪新巨輪協會:社會如何對待身障者,也將如何對待我們的老後生活
如果這樣保有尊嚴、奮發自立的群聚生活型態是臺灣社會從未經驗過的,那我們是否是時候開始思考,如何支持這樣一群努力嘗試的人,讓其他長期依靠救助的行動障礙者─以及未來可能需要使用輔具行動的自己─知道:「原來生活還可以有其他可能」?
新巨輪協會採訪後記:這是一個信任,卻被背叛的故事
當弱勢者願意聚在一起安靜自立、奪發向上彼此照顧的好好活著、不願意給社會和政府添麻煩,我們卻永遠只能「依法辦理」,形同社會達爾文主義,將之趨之別院。
台灣版清除低端人口?新巨輪協會:社會本就沒有我們活命的地方
「新巨輪協會」遭人檢舉「鐵皮屋內違法居住」,將於本月17日遭拆除。其間社會局所謂「專案」伸出的「援手」,不僅執行粗暴,且最終只能安置新巨輪協會半數的人三個月,其餘行動更不便的九人無法納入,甚至要求新巨輪自行支付房租水電。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身障街賣者互助,打造有尊嚴的「共生家園」
「十五年前的目標,是希望讓我們住的地方很人性化。」患有小兒麻痺的陳安宗,對無障礙空間極為重視,且讓新巨輪的成員們都能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除了盡力構築適合身障者的空間,始終讓陳安宗心心念念的,是把新巨輪營造成一個「家」。
2018/03/15 | 精選書摘
愛閱二手書坊石皓文:開這間店,是我這輩子唯一持續在做的好事
問愛閱二手書坊店長石皓文喜歡看什麼書,他露出到目前為止最大的笑容:「我很少看書的,我都看歷史劇,像是《大清王朝》。」他也喜歡看人,「每個人的心都是一本書。」
2018/01/22 | TNL 編輯
【專訪】從輔具、居服員到照護殺人,身障者家庭的20年坎坷路
「今天死了一個軍人,社會上會要求國防部長下台負責;但死了一個障礙者,衛福部長不用負責嗎?為什麼從來沒人要求衛福部長負責。」
【影片】「我才不要到死還是處女!」女身障者的七情六慾
每年的12月3日是國際身心障礙者日,但你對身障者了解多少?即使國內已有針對重度身障者的性義工服務:「手天使」,但普遍大眾對身障者的性慾望與性需求仍有許多未知與誤解,甚至會將身體上的「無能」與情慾上的「無能」畫上等號,但女身障者Kim大方分享她的七情六慾,來聽聽她如何面對性愛、婚姻與外界的眼光。
2017/11/30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創辦人(下):在景氣寒冬中拚轉型,破除街賣的「都市傳說」
「街賣是在賺暴利!」、「街賣者是被強迫工作的!」、「街賣組織不思進取,只想消費憐憫與愛心!」社會上存在許多對於街賣的質疑,但是現況究竟是什麼?我們拜訪成立10多年的街賣組織「新巨輪協會」,卻發現事情沒有上述輿論那麼單純。
2017/11/30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創辦人(上):從創業到無家,他負債撐起身心障礙街賣者的窩
街賣組織時常被認為是黑道在控制,究竟背後的「黑道老大」是誰呢?我們實際前往板橋,拜訪新巨輪協會的創辦人兼理事長陳安宗,請他談談這個容納眾多身心障礙者的街賣組織,以及他的人生經歷。
2017/09/16 | 羊正鈺
【影音】波多野結衣與手天使的《誰來晚餐》:有性需求就有我們
「性需求就像人肚子餓就想吃飯,累了就想睡覺的慾望是一樣」,波多野結衣認為身心有障礙跟是否需要性是兩回事
2017/09/14 | 精選書摘
《無家者》:看盡街頭百態,想靠音樂自食其力的花草系身障街友
好手不好腳的阿明其實做過很多工作,作業員是其一。民國六、七十年代,隨便就能找到小型加工廠的工作。後來大型工廠轉往中國,下游的小型加工廠只好跟著收掉,雖然工業區還是需要一些作業員,但是「他們對作業員的要求已經不是那麼隨意了,至少要高中以上學歷;還有像穿『無塵衣』的那種工廠,哪是普通歐巴桑、歐吉桑進得去的,要有專業的人才行。」
2016/10/17 | 精選轉載
一位45歲女性身障者的首次「性服務」:情竇初開的我
「或許妳無法了解身為重度肢障女人的我有多麼壓抑對性愛的渴求,在受服務前,我都在夜深人靜時偷偷看無聲版A片...」
2016/04/13 | 羊正鈺
當公車司機為了「他們」所以誤點,在台灣的下場卻是「被禁駛」?
「服務品質無法量化,但誤點可以量化,導致今天這個不合理現象,司機不願待老人坐定或耐心推身障者上車,硬體設備再如何更新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