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2 | 李秉芳
終於和全英國「同步」:北愛爾蘭墮胎、同性婚姻合法化
北愛爾蘭的墮胎規定是全歐最嚴格之一,即便是強暴懷孕和胎兒嚴重異常,也不得墮胎,除非母親本身生命或是精神健康陷入危險。
2019/10/09 | TIME
墮胎禁令侵害女性身體自決權,也無法有效降低墮胎比率
過去25年間,有大約50個國家修改了法律,鬆綁對墮胎的相關限制。雖然各國國情不同,但各地墮胎法改革的成功,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女性的挺身而出。
《美麗噤聲》:二十幾位女星侃侃而談,無須美麗只需做自己
在21世紀這個我們以為平權進程已經有了一定成果的年代,在電影圈這個我們認為藝術人應有更崇高與前衛思想的場域,但是從各大獎項來看,似乎仍然不夠。
2019/07/04 | 讀者投書
扭曲德勒茲思想與性解放意涵的強暴歪理,如何破解?
不只有男教授會利用女學生的崇拜進而將女學生納入他的性工具之一,而是當你面對一個思辨能力較你敏捷的人,你就有可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不知不覺間成為對方思想上的俘虜。
2019/05/19 | 讀者投書
墮胎禁令的道德爭議:生命權和身體自主權孰輕孰重?
即使我們承認胚胎是一個人,這也不表示女性就不能墮胎,因為女性對自已的身體有自主權,而這個自主權,並不會因為我們承認胚胎是一個人,就可以剝奪走的。這個論證適用於所有在非自願情形下懷孕的孕婦,包括遭到性侵、或是節育失敗而懷孕的婦女。
抹黑性平教育之前,先來看看課本到底寫了什麼
「認同性解放的老師會強調性活動的實作,讓腦部與意志力尚未發展成熟的學生對性上癮」?如果去翻國中小學的課本就會知道,國小課本的重點都在「性別平等」,只有六年級才談到一些第一性徵(性器官)的不同。
2018/05/09 | 精選書摘
障礙者的愛與性:父母可以決定替智障子女結紮嗎?
數據告訴我們,智障者被性侵的比例居所有障別之冠,面對如此險峻的事實,光以「尊重身體自主」、「追求性的自由」,恐怕無法解除照顧者的疑慮。然而,沒有人能否定智障者有性需求,這也是很真實的經驗。
2018/05/08 | 精選書摘
障礙者的愛與性:父母可以主動替智能障礙的子女結紮嗎?
數據告訴我們,智障者被性侵的比例居所有障別之冠,面對如此險峻的事實,光以「尊重身體自主」、「追求性的自由」,恐怕無法解除照顧者的疑慮。然而,沒有人能否定智障者有性需求,這也是很真實的經驗。
2018/03/07 | 周雅淳
「小心陌生人」太模糊,給孩子實質的允許名單
為孩子把關的人應該是爸媽。信任的界線如何畫,是隨著長大慢慢習得的,要學齡前的孩子就要自己操控「小心陌生人」這麼模糊的概念,太過艱難。
2017/12/07 | 精選書摘
《荷蘭爸爸的教養真心話》:做大人做的事——荷蘭父母這樣教孩子性教育
荷蘭父母知道既然孩子早晚會有性行為,也對這些「大人」會做的事有興趣,寧願早一點透過性教育告訴他們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該怎麼保護自己,也不願自欺欺人限制孩子交友或設門禁。
2017/09/07 | Abby Huang
小女孩「太熱不想穿衣服」,你覺得可不可以?
上個月一名全身赤裸的小女孩在台北車站捷運出口玩耍,路人上前規勸女孩和母親,要她把衣服穿起來,但母親認為尊重孩子的自主權,說「她的身體自己決定」。
2017/09/06 | Abby Huang
小女孩「太熱不想穿衣服」,你覺得不行、還是其實可以?
上個月一名全身赤裸的小女孩在台北車站捷運出口玩耍,路人上前規勸女孩和母親,要她把衣服穿起來,但母親認為尊重孩子的自主權,說「她的身體自己決定」。
2017/08/10 | 讀者投書
染了經血的內褲廣告文案,折射出一片情感與身體教育的枯燥沙漠
我們將拆解日前一間創意行銷代理商的廣告文案,剖析這當中的性別歧視以及對性侵受害者的二次傷害。
2017/04/29 | 精選轉載
我被熟人性侵害的經驗,以及台灣性教育相關的反思
「被性侵」沒有讓我的人生因此而毀掉。單一的負面經驗並不能定義我整個人,我希望這個經驗反而能讓我更能體會別人的痛苦,讓我能夠盡力幫助別人。
2017/04/29 | 精選轉載
我被熟人性侵害的經驗,以及台灣性教育相關的反思
「被性侵」沒有讓我的人生因此而毀掉。單一的負面經驗並不能定義我整個人,我希望這個經驗反而能讓我更能體會別人的痛苦,讓我能夠盡力幫助別人。
2017/03/11 | BabyHome
尊重孩子「身體自主權」還是盡管教責任,你怎麼看?
當事人媽媽表示尊重孩子有「身體自主權」,但照片遭上傳後個資外洩,這位媽媽無端遭受陌生人來電騷擾,且當晚就有社會局社工派人到家中訪談,造成極大困擾。尊重孩子V.S.管教孩子責任間的那把尺,到底該如何拿捏?
2017/03/05 | FORTUNE
【FORTUNE】梅琳達・蓋茲:沒有避孕,就沒有今天的我
常造訪世界各地的梅琳達・蓋茲認為,對發展中國家的婦女來說,擁有決定生育時機點的權力,是生死攸關的問題,也是她的家庭、她的社會與她的國家能否進步繁榮的關鍵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