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法處


  • 確認
  • .

2019/09/07 | 讀者投書

從綠島監獄到社會大牢:我的外公,白色恐怖受難者蔡再修

想起前幾日外公又唱起小時候最常聽他唱的歌〈安息歌〉,歌聲有些顫抖,眼神卻直勾勾地望著遠方。有點像自語,又有點像對著當年的難友「老同學」低喃,一遍又一遍,即便只有我一個聽眾,他仍堅持要唱到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