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29 | 男性解放
面對性侵受害者,我們能不能不要急著說「可是」?
面對性侵害,我們從來都沒有得到過一次承認。好,沒有關係。可是,可不可以至少,不要再給我們更多的否認了?
從「輔大性侵案」「颱風天被咆嘯的地勤」來學心理:團結力量大?或是烏合之眾?
最近有幾個事件大概都和群體活動脫不了關係,一個是某大學教授召集成員團體,疑似出現公審事件;另一個是每逢颱風總是會有群眾圍著地勤,然後大聲咆嘯。今天不來談這些事件的是非對錯,我們從心理學來看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2016/09/23 | 陳婉容
一位女性檢查官,何以主動為性侵嫌犯辯護?
美國檢控官Kirsten Pabst多次拒絕起訴大學內的性侵嫌犯,甚至不惜冒違犯公職人員守則的風險,為一名強姦犯出席紀律聆訊中為其辯護。
2016/09/23 | 陳婉容
一位女性檢控官,何以主動為性侵嫌犯辯護?
美國檢控官Kirsten Pabst多次拒絕起訴大學內的性侵嫌犯,甚至不惜冒違犯公職人員守則的風險,為一名強姦犯出席紀律聆訊中為其辯護。
2016/06/14 | 讀者投書
要終止性暴力文化,請從好好教育孩子「不要去強暴人」開始
終止強暴文化,並不是強調教育女生「不要被強暴」,不是向女孩強調不要喝醉、不要穿著暴露。要終止強暴文化,請從教孩子「不要去強暴人」開始。
2016/06/14 | 讀者投書
要終止性暴力文化,請從好好教育孩子「不要去強暴人」開始
終止強暴文化,並不是強調教育女生「不要被強暴」,不是向女孩強調不要喝醉、不要穿著暴露。要終止強暴文化,請從教孩子「不要去強暴人」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