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3/09 | queerology
2016年性/別,新聞「關鍵字」回顧(下)
當我們探索、了解自己的喜好、厭惡、界線,我們也更能夠理解這個世界帶給我們的各種挑戰,並且更有能力在面對困難與傷害時,找到自己的力量給予回應。道阻且長,希望新的一年我們可以繼續一起努力。
2016/09/29 | 珮姬
失焦的衝突:我們能否找到與「夏派」對話的可能?
「夏派」和大眾從一開始的思維模式跟重點就不一致,所以一味指責他們是沒有用的,就算他們被迫道歉,也只會覺得是自己輸了、觀眾理盲濫情而已。這種道歉應該也不是大家想要的結果。
2016/09/27 | 李伊
當「輔大性侵案」轉成「夏林清事件」後,更不應該被熱烈討論
如果我們持續挖掘「夏林清事件」,只會逼得已經公開發文數次的女學生,承受更多壓力、被暴露更多隱私。幫她的方式有很多種,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不要讓她的姓名繼續被任何不認識她的人提及。
2016/09/25 | Sid Weng
輔大性侵案工作小組影片曝光 百人討論會「公審」受害者
許多人質疑,討論會根本是在「公審」檢討受害者,對被害人造成二度傷害。有網友在臉書活動專頁「對不起,我就是站在受害者的位子上」,貼出整場討論會的逐字稿連結。
2016/09/24 | 羊正鈺
夏林清回國受訪:心理系私設「工作小組」,是女學生要求的
遭輔大校方暫停社科院院長職務的教授夏林清,今凌晨返抵台灣後接受《蘋果》獨家電訪
2016/09/23 | 張忘形
輔大性侵案》當專注在事件對錯時,或許我們就把「人」給遺忘
關注每一個事件時,我們把焦點放在了哪裡?而我們做得這一切,究竟是幫助了別人,還是滿足了自己想要幫忙的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