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1 | 李秉芳
專訪AIT主席後自己下架影片,TVBS稱「高度爭議」的內容是什麼?
TVBS聲明,莫健在訪問中「顯然有外在勢力,試圖在台灣改變輿論風向,並散播不實資訊」的說法引發嚴重質疑,基於新聞中立,對有高度爭議的新聞是以下架方式處理,以免被外界政治操弄。
2018/11/18 | 何中尉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六):對中共發動網路輿論戰的19項要領(上)
本文所提及的各項要領或作法,都是筆者近年來私自實驗所得的結論。筆者選擇將工作心得向大眾公開分享,提供給今後的各級長官、友軍(友部)單位、友我盟邦、民間志士、海內外華人與各民族人士參考運用。 
2018/10/28 | 何中尉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三):「低等五毛」與「高等五毛」一起編織出輿論假象 
可以這樣形容:中國共產黨與群眾脫節,我們與群眾脫節的情形比他們還嚴重,這群眾戰是要怎麼打呢?我們不只和對岸的民眾脫節,和自己民眾也脫節。畏懼輿論如洪水猛獸的臺灣官僚,口口聲聲自稱重視輿論,為何還能對輿論如此無知?
2018/10/13 | 何中尉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一):是他們的黨和我們的軍在對決
由於過度仰賴二手資料、不培養自主情蒐能力,長期吸收中共釋出訊息的臺灣心戰部門,反倒成為了最先遭受對岸心戰的一群人。所有工作重點都隨著北京的宣傳步調在起舞。
中國公共領域的生與死:進化的獨裁者已馴化了資訊科技
儘管政權大力扶植了「網路評論員」,但是佔據網路發言核心位置的仍是屬於自由派的人士。中國公共領域的前途仍是未明朗化,儘管有來自於政權由上而下的打壓,但是仍沒有完全喪失其積極的能動性。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2018/03/06 | TIME
拼命帶風向、只能讚美普亭的俄羅斯「網軍工廠」
每天的工作內容很簡單:在社群網站創立假帳號,並按照老闆的指示在網路上發表評論。
2017/12/19 | 精選書摘
微博如何改變了中國?——微博、政治公共空間和中國的發展
在反權威和民粹思潮為主流、社會缺乏基本共識的背景下,誰訴諸民粹,誰就能通過操縱民意而坐大。當前出現不少「對抗國家」的擦邊球行為,實際上只是在消費大眾思潮。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前中國政治騙子特別多。在中國有消費國家體制的、消費自由主義的、消費民族主義的、消費左傾思潮的、消費民粹的,應有盡有,這市場實在是太大了。
【影片】李四端剖析:川普為什麼總是跟媒體槓上?
川普從競選一直到當上美國總統,爭議行為層出不窮,最近更因為媒體報導他的就職典禮人數不如歐巴馬,和媒體槓上,李四端對川普總是和媒體唱反調的想法有獨到剖析。
2016/11/16 | Lisa Liu
網路的世代:好名聲傳播得很快,誤解和批評卻也可能如洪水猛獸
民眾著急不已,看著圍繞病人卻無動作的護理師們大罵:「你們怎麼不快點?搬啊!搬啊!!急救室這麼點距離!應該很容易吧!」。邊罵邊錄影,然後影片上傳到爆料社團。瞬間,整個醫院官方臉書都被炸了。上千則憤怒的留言,刷滿了整個頁面。
2016/09/11 | 法操FOLLAW
白玫瑰6歲女童性侵案:順應民氣的刑庭決議,究竟是福還是禍?
由民間反彈聲浪影響的刑庭決議,又到底是台灣法治的福氣,還是另一個社會公審的濫觴呢?
2016/06/24 | 極憲焦點
華航罷工怎麼回事,我們可以做什麼?——10個QA解析「罷工」制度
罷工絕對不是只要不用工作而已,而是為了團結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以台灣現狀來說,罷工甚至可能爭取的只是「合理、不血汗」或只要求「合乎勞動基準法」規定的勞動條件),而願意共同冒上述可能的風險去進行罷工。
2016/02/24 | Project Syndicate
恐怖主義五大真相:每年死於邊開車邊發短訊的美國人,是死於恐怖攻擊的數百倍之多
恐怖主義是個嚴重問題,它理應成為我們情報、警察、軍事和外交機構的重中之重。但我們不應落入恐怖分子的圈套。讓暴徒們在空無一人的影院上演他們的行動。
2015/12/15 | 雪兒
三天看王如玄,三天看味全⋯⋯我們不需要無限循環紛擾的綁架
人為什麼要遠行,因為走遠點才看得清,那些紛擾真的沒有你想的這麼嚴重,真的只是炒作而已。
媽媽嘴命案你怎麼看?用一本小說張開多元思考的角度:專訪《黑水》作者平路
一本小說究竟能有多大的力量,撬開社會多元討論的空間?這或許是不少人會提出的疑問,但卻是作家平路深信不疑的前提。
2015/07/14 | Yen Shen-Horn
實習要不要給薪資,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議題
有一個說詞是「我不會但是我可以學」,我也同意資方應該有教育的責任,但柯文哲認為「如果要學就要收學費」是否合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