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轉型正義第一步,是揭開白色恐怖「檢舉」名單的黑布
臺灣的轉型正義最大的問題是不見加害者,轉型正義的對象不能只是把蔣介石抓出來祭旗,蔣介石固然要負最大責任,但只有蔣介石一個人是絕對無法成就整個白色恐怖的惡,特務人員、法官、檢察官、警察、線民、檢舉人、告密人等也都扮演一定程度積極或消極的「幫兇」角色,但我們現在對這些人卻近乎一無所知,這是臺灣推動轉型正義亟待補上的缺口。
2017/10/23 | Mata Taiwan
12年一貫「原民民族教育」有沒有可能?卑南民族議會:第一步就卡在一年一租的部落場域
「巴拉冠」在卑南族傳統社會中是傳承部落教育及文化祭儀的中心,也是養成卑南族人格教育的重要場域。然而目前各部落「巴拉冠」傳統集會所,大多座落於公有土地上,少數則租用私人土地搭建,導致無法有效依部落需求推動,部落內的學齡前兒童之族語及民族教育。
2017/09/26 | 讀者投書
如果手握方向盤的是您,「您會怎麼做?」
通常在一片靜默及我親身追問後,有時這群對台灣歷史逐漸陌生的8年級生會發問:「老師,這些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說,因為是這些歷史將您們帶到這邊來。
2017/09/22 | 李修慧
政黨輪替後重新選址,「國立原住民博物館」為何落腳高雄?
首座國家級原住民族博物館將落腳高雄澄清湖,但台灣其實有另外五個縣市,原住民人口比高雄還多。
年少時以為政治離我很遠,其實「戒嚴幽靈」嚴密控制了我的身心
如果我們不能重新認識過去被掩蓋、扭曲的歷史,不去理解政治受難者及其家屬在戒嚴時期的遭遇,不去思考人權的重要性,不認真檢討政府犯了什麼錯、如何防止錯誤再發生,台灣社會就沒有真正解嚴。
2017/08/06 | 芭樂人類學
找尋原住民的「里山」——Fikret Berkes教授台灣行的回顧
先前蔡總統對原住民族的正式道歉,在原住民土地權利的主張上亦開啟了期待與想像。今年1月,著名的加拿大學者Fikret Berkes寫信給我,表示他可以在四月底訪台講學。讓我想到何不邀請Berkes教授去一趟魯凱族的傳統領域,並且與部落族人針對傳統生態知識以及魯凱族的社會-生態系統進行意見的交換。
釐清婦聯會人事與金流的「轉型正義」,遠比急著讓它走入歷史更加重要
轉型正義的過程是奠基在真相追求、清算及歷史記憶三個階段環節,但是這一次婦聯會直接跳到內政部以「協商」的手法,完全忽略了轉型正義的過程。
明明解嚴30年了,為什麼我們還是沒有機會好好面對「台灣近代史」
普遍經歷過國民教育的人,如果不是他對台灣歷史有點興趣的,絕對都不會覺得做轉型正義很重要。
2017/06/25 | Abby Huang
落實轉型正義蔡英文促國家檔案「解密」 林濁水:比前兩任總統高明
蔡英文表示,「轉型正義奠基於真相,而真相建立在檔案之上」,未來她將持續要求各政府機關配合政策,主動整理內部檔案,推動檔案降、解密,讓檔案徵集應用相關作業可以更順利進行。
2017/06/23 | 讀者投書
請蔡英文總統遵守對原住民的承諾——IHEYO給台灣政府的公開信
驅離抗爭民眾,錯誤政策侵蝕原住民土地權,當時蔡總統代表政府道歉的誠意,與現在判若兩人,也讓國際上許多人文主義者感到失望。我們呼籲蔡英文總統遵守過去對原住民的承諾,成為原住民友善的國際榜樣,並且讓抗爭圓滿落幕。
2017/05/26 | 精選書摘
她與母親忍辱求生的城市,也是加害者規劃種族滅絕藍圖的行動中心
這本重要的自傳碰觸台灣目前歷史教育與生命回憶的痛點、走過猶太倖存者的曲折求生之路,再一次提醒我們:黑暗歷史的記憶不只是教育、法學、歷史學、國際政治等專業領域的關注,更不是教科書上可以簡單帶過的段落而已。
2017/05/07 | Abby Huang
【影音】英國歌手喬絲史東凱道「聲」援,原住民溫柔堅定爭取土地權
影片中,喬絲史東指著總統府向全球的歌迷解釋:「待在那裡(總統府)的人,奪走了他們(原住民)的土地,只因為他們沒有紙本文件。」
二二八屠殺之後的四月:那些失落的清鄉記憶
每當重新憶起二二八,憶起清鄉,閉上眼睛我彷彿可以看見當時受難者的鮮血汩汩地流的樣子。
2017/04/17 | Abby Huang
政大學生「罷唱黨歌」兩年,校方終於同意公投改校歌
政大發起改校歌投票,校方提出新版本校歌,除去充滿黨國色彩的歌詞。但也有學生覺得不夠,想要請政大校友蘇打綠來寫歌。
2017/04/05 | 讀者投書
政治不正確的自由鬥士:加入納粹軍隊的烏克蘭人
類似於台籍日本兵,烏克蘭在二戰時期也曾有一隻在戰後非常「政治不正確」的軍隊,那就是烏克蘭反抗軍。這支軍隊在二戰時期因為協助納粹德軍攻擊蘇聯軍隊與掃蕩波蘭、猶太人游擊隊而惡名昭彰。但在這支部隊的後人眼中,他們卻是爭取烏克蘭獨立的英雄。
2017/03/28 | 羊正鈺
柯文哲:去蔣化無法解決問題,轉型正義別變成「勝利者的正義」
柯文哲表示,有時候原諒敵人是強者的表現,轉型正義不要變成勝利者的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