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9 | 李秉芳
遭黨產會決議:婦聯會385億是「不當取得財產」,應轉為國有
黨產會認為,國民黨當時藉由執政優勢推行「勞軍捐制度」,向人民強制收取金錢,卻未如實進入國庫,而是直接分配給婦聯會等單位使用,收支情況均無從考查。
2019/03/14 | 放映週報
蔣一直都在?談「中正之下-當代人權影像展」作為空間轉型的藝術提案
本展地點位在紀念堂四樓銅像大廳下方,空間較為幽微隱蔽,一方面除呼應著展名「中正之下」,不只是一種空間上的客觀描述,另一方面也隱喻著,在長時間威權統治下的台灣,即便自1987年起已解嚴多年,但戒嚴幽靈在歷史、回憶、認同、正義、真相等面向所造成的影響與錯亂。
2019/03/11 | 壁虎先生
赤燭遊戲中的大衛林區基因:我們是否只是一個尚未轉場的幻覺?(下)
《返校》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正是因為它給予了轉型失敗的我們,一次重新言說的機會。我們就像方芮欣,無法說出:「魏仲廷死了。」因而成為困在歷史裡的魍魎,而透過「返回校園」(創傷場景),方芮欣終於能夠重新用第一人稱言說自身的症狀。
2019/03/08 | 讀者投書
轉型正義的種種困境,應該用「再民主化」來回應
在「再民主化」指引方針下,轉型正義的解釋應為:在國家民主化後,針對昔日威權政體濫用國家權力所為的種種罪行,進行為了彰顯民主體制價值而追訴、究責、悔罪與和解的政治工程。
2019/03/03 | nagee
【插畫】每年吵228都在炒冷飯?
為什麼有人可以連看好幾個月,失控的新聞媒體24小時瘋狂對政治人物造神,沒有意見,但是一整年只看到一天228討論,就覺得厭煩?
2019/03/02 | 精選轉載
課本沒教的二二八:未被撫平的傷口,至今依然隱隱作痛
我們只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很快就多讀了很多資料,也發現了更多疑點、更多問題。這個時代已有許多新的資料公佈了,再更早一點,這些都是被掩蓋起來的。重點是我們該花點心思去找,去了解。畢竟,這是發生在我們這塊土地上的,切切實實存在過的事。
2019/02/28 | 李秉芳
促轉會第3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為何228事件受難者人數遠少於白色恐怖?
第3波的名單共有1056人,其中僅70人與二二八事件有關,促轉會由此理解到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1949年開始實施至1991年的白色恐怖,二者在本質上有極大差異。
2019/02/28 | 丁肇九
【圖表】金正日、海珊這些曾經的政治強人,他們的銅像現在怎麼了?
全世界的雕像不計其數,這些使用不同手段「團結維穩」的領導者在風光立起雕像之後,常也得面對「轉型」的呼聲。從印度的世界最高雕像、史達林和海珊的歷史畫面,以及金氏父子和前英國首相邱吉爾,這些雕像各有什麼故事,又面臨了怎麼樣的命運?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韓國保守派說民主化是「暴動」,全斗煥如何成為光州事件的英雄?
「就是因為親北左派份子們囂張橫行,弄出『5・18有功人士』這樣奇怪的『怪物集團』,消耗著我們的稅金。」自由韓國黨議員金順禮說道。她主張,光州事件的受害者與遺族,能獲得賠償與求職加分,是不法特權。
2019/02/26 | 幹幹貓
【插畫】為什麼課本裡的知名畫家都是外國人?
從早期的統治肅清到長期以漢文化為本的教育,許多曾經繽紛的台灣文化因此造到抹去,有些「台籍菁英」甚至在執政者的高壓甚至屠殺中殞落。
2019/02/26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二):從「加害者」角度介紹納粹血淚史
觀看歷史必須要從多元角度,不是只強調某一族群,受害者亦是如此。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不只是猶太人,還有殘障人士、吉普賽人、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者、非猶太裔波蘭人。
2019/02/25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一):面對轉型正義,歷史課本永遠需要修訂
德國學者說,歷史教科書對於二戰時期應有更寬廣的敘述,也應多加提及加害者當時的心理和行為,敘述德國整個社會中個體的複雜涉入,而不是簡化成希特勒一人承擔所有罪責。
稱獨裁者為「民主之父」,阻礙韓國轉型正義的主謀與擁護者們
書中諸多對光州事件的說法,和現存資料及證詞大相逕庭,因而引發爭議;韓國法院也判決,《全斗煥回憶錄》因存在違反史實內容,而禁止發售。
2019/01/25 | 新公民議會
當「私刑正義」成為日常,人們還記得「轉型正義」的目的嗎?
蔣介石在台灣島過去的屠殺被視為「前人種樹」,而被殖民的現在被視為「後人乘涼」,就是轉型正義實踐未果的最佳寫照,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轉型正義」的原因,如果你不信任司法體制,你更該支持「轉型正義」。
2019/01/22 | 羊正鈺
除了幫中正紀念堂「轉型」,「被打一巴掌」的鄭麗君還做了什麼?
文化部長鄭麗君任內2年7個月推動立院三讀通過台語頻道預算、《新版文資法》、《國家語言發展法》、《文策院設置條例》以及鬆綁《藝文採購法》等重要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