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2/06 | Mata Taiwan
台灣若成立原住民族大學,就讀的原民生還會是「特殊身份學生」嗎?
去年底,原民會委託東華大學執行「國立原住民族大學設立可行性評估」研究案,盼在台灣設立首間的國立原住民大學。而根據聯合國2009年的「世界瀕危語言」地圖,台灣有許多原住民族都榜上有名。族語教學的瓶頸在於師資欠缺,需要更多年輕人才投入。原住民大學若成立,則應更積極面對這個課題。
2018/02/03 | 法操FOLLAW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人人皆可是「匪諜」,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1987年1月14日,一名首爾大學語言學系的學生,因被匪諜搜查處刑求窒息而死,當局卻想隱瞞這個事實,此事被媒體踢爆後,引起各界的關注。民眾走上街頭為這名大學生發聲、爭取權益,也就是韓國的六月民主化運動,成為韓國民主化的重要里程碑。
2018/01/30 | 今周刊
轉型正義不是理所當然,德國花16年追不當黨產
原名德國統一社會黨的東德共黨,卸下歷史性的黨產包袱,如今是具有相當民意基礎的政黨,促成此一轉變的德國專家近日來台分享,台灣能借鏡哪些經驗?
2018/01/23 | TNL 編輯
蔡英文總統首度接受電視專訪:談勞基法,也談「盟友」時代力量、柯文哲
蔡英文上任後首次電視專訪,針對低迷民調和前陣子「拒馬總統」的封號,她認為自己「做了別人不願做的事」,陣痛期是必然的,並沒有對不起支持者。
2018/01/14 | 法操FOLLAW
一紙行政命令,黨歌瞬間變國歌
國史館邀請學者蘇瑞鏘演講,主題為「從黨歌到國歌:中華民國國歌的歷史形成及其爭議」。過程中,蘇教授從歷史角度、法律角度等等,討論國歌的行程及未來的可能變化。
2018/01/12 | 羊正鈺
「刺蔣案」48年後鄭自才寫回憶錄:如果當年沒有開那一槍
1970年4月24日在紐約發生的刺蔣案,引起國際高度關注,事件距今48年,當今多數台灣人已對這起事件感到陌生。事件策劃者之一鄭自才的人生如今也步入晚年,把重心放在設計、繪畫上。
2018/01/07 | 讀者投書
事到如今,打靶等「國防教育」還應該存在嗎?
如今戰爭一觸即發,實彈射擊乃最基礎訓練,我們身處通往太平洋的大門,手握戰爭與和平的天秤,肩負兩千三百五十萬人的命運,我們準備好了嗎? 
2018/01/04 | 林艾德
國民黨政二代面對歷史責任問題,完全是隨著利益擺盪
對面利益,他們選擇可以拿比較多的社群主義式論述,面對責任,他們選擇可以負擔比較少的個人主義式論述。然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是不變真理,當有一群中華民國人一分耕耘十分收穫時,就表示有另一群台灣人,十分耕耘只有一分收穫。
從一場遊行,想想「權力」的濫用和「威權」的復辟
「權力」和「威權」緊密相關,由2017年底的幾個事件,政府應該警醒自身對權力的濫用,以免再度復為另一部威權的機器。
2017/12/29 | Lo
同意捐343億做公益,婦聯會「有條件」不再被當成國民黨附隨組織
婦聯會爭議主要圍繞在勞軍捐,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指婦聯會依據統一捐募運動辦法,自1955年至1989年收取勞軍捐,推估34年間共收取約新台幣240億3,071萬元。
2017/12/28 | 羊正鈺
近千人被捕、判刑135位、死刑41人的「鹿窟事件」65週年,道歉卻是「他」
鹿窟事件是白色恐怖最大政治事件,約近千人遭逮捕,135人被判刑確定,其中41人被處死刑,規模不比二二八事件小,卻不若二二八事件、美麗島事件受到那麼多的社會關注。
2017/12/28 | 李立民
用新公投法來廢掉cosplay國民黨黨徽的國徽
放眼世界,一個國家的國徽可以跟特定政黨黨徽如此相近,實屬少見,就連中國共產黨的黨徽,都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都有著完全不同的設計,至少做到形式上「黨國區分」。
2017/12/24 | Lo
前立委雷倩接掌婦聯會,內政部長:若新主委仍不願交代財務,不排除解散
婦聯會主管機關內政部長葉俊榮說,處理婦聯會問題是一步一步來,如果透過負責人改選可以解決問題,那很好;如果不行,也不排除解散一途。
2017/12/18 | 讀者投書
「中正大學」改不改?促進轉型正義,重新檢視蔣介石的功與過
轉型正義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並非僅通過促轉條例就能馬上解決,尚需要整個社會長時期一同進行深入反思、對話,現在也只是一個開端,在這之後還需要政府和社會大眾進行更多努力,才有可能真正促成社會的和解。
2017/12/17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招牌,國民黨究竟還有沒有未來?
從1949年偏安到2016年的黨產會,國民黨一路挨打到幾乎只剩下一塊老招牌,面對政權移轉和數位科技發展,這個「最大反對黨」如果還在循規蹈矩不求變革,終究將被時代淘汰。
2017/12/13 | 書傳媒
《青島東路三號》:「促轉條例」背後的荒謬年代
1950年的青島東路三號,約是現在的台北喜來登飯店之地,當年是軍法處看守所,許多的台灣精英知識分子,都在這裡等待判決。侯孝賢電影《悲情城市》中,作家鍾理和之弟鍾浩東,即是從這裡走向馬場町的槍決之路,獄友在此傳唱「幌馬車之歌」紀念他。在荒謬年代,愛國本身是值得死的罪愆⋯⋯他們是台灣最後一代理想主義者。
2017/12/11 | 李修慧
促轉條例「切割」原住民,原團:現在的國有土地多是「贓物」
儘管充公原住民族土地的日本人已經走了,政權是有連續性的,國民政府接收許多日本人留下的國有土地,為何不能歸還或賠償?
2017/12/10 | 李修慧
《促轉條例》通過就要把中正路全改名?蔡英文:把轉型正義簡化為「改路名」太可惜
轉型正義所涉及的是整個國家與社會的過去,所以「把那一段我們共同走過的苦痛,直接簡化為改名,實在是一個很可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