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10 | 張宇韶
又到了「政策辯論」的關頭,韓國瑜不由得擔心起來
去年韓流高漲之際,韓國瑜可以推託有毒護唇膏或對手帶耳機掩飾自己準備不周,今年在自己多次求戰卻騎虎難下的困境時,這些技術性杯葛的說詞,反成為外界看破手腳的笑話。
2019/11/18 | 新公民議會
被忽悠的台灣人:「他這樣做可以,為什麼我不行?」
有種很常見的吵架手法叫做「他這樣做可以,為什麼我不行?」這聽起來有如幼稚園小孩鬥嘴的行為,背後其實蘊含了國家級的道德危機:人們爭執為的不是正義與否,而是想盡辦法用對手的不好,合理化自己的錯誤。
2020/01/01 | 讀者投書
【懶人包】遇到困難問題答不出來怎麼辦?別擔心,讓韓國瑜來教你!
本次總統大選中系列的政見會和發表會,帶給我們最大的啟發,就是人生中在遇到「被問倒」的時候,只要能掌握「普世價值法」、「沒有價值法」、「反彈回去法」、「堅守主張法」幾樣訣竅,就有機會能化險為夷。
2018/11/20 | 讀者投書
若只比「政見契合度」,韓國瑜其實小勝陳其邁
兩個人的政策都有漏洞、都得再討論,但姑且不論執行層面的問題而比較「在地連結感」,陳其邁主打的方向比較沒有用到高雄基礎建設和產業結構的強項,反觀韓國瑜的發展方向則圍繞著城市本身,自然能夠被在地的居民聽懂、接受,而產生較大的渲染力。
2018/11/02 | 書生百用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
荒腔走板的國民黨,毀滅或重生只在一念之間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或是「國民黨不倒,國民黨不會好」?當下的國民黨也許壓抑了黨內良善理性的力量,這次他們如果輸了,反而有機會——如果他們願意——更認同這塊土地,在這裡安生立命,不需要再以中國做為存在的理由。
2019/12/31 | 公務門小三
辯論會看完了,但我們記得的是「政見」還是「人格特質」?
台灣的選民,常將道德觀和對政治人物個人好惡,掛鉤在政治人物的從政表現上,當「個性」超越「施政」之時,政治上的形象操演已超越實質內容,韓國瑜的「風度」和蔡英文找網紅,其實都是同樣的意義。
2018/10/03 | 湯米
【插畫】我來示範如何用愛化解仇恨
人類發現物理攻擊常兩敗俱傷,便開始談判、開始論理,原本對立的兩方找到中間值,得出一個彼此都滿意的解方......直到出現了一種叫做酸民的物種。
2019/12/31 | 湯米
【插畫】造謠抹黑好骯髒
就像是演講比賽抽到自己不喜歡的題目,有人硬著頭皮講,有人顧左右而言他,也有人改對提問者發動反擊:你卡我,我就卡回去,你弄我,我就加倍奉還。
2019/05/07 | 精選轉載
辯論比賽有用,但弱化了一些思維能力
一次又一次的經歷後,我開始懷疑是否辯論比賽的形式促使了這個「越講越窄」的趨向。
2019/10/22 | 湯米
【插畫】超實用辯論機器人,不買嗎?
人類長期在相互激盪中逐漸琢磨知識庫,每次突破一些,增進一點,形成了我們今日看到想到的萬事萬物,這個歷程仍在進行中,激烈依舊,只是內容卻好像有點不一樣。
2019/12/13 | Abby Huang
中選會公告2020立委名單:參選者多了近百人,陳水扁等3人不符參選資格
中選會今( 13)公布2020立委候選人符合資格名單,前總統陳水扁確定不得登記, 一邊一國不分區立委只剩下5人。
破除談判常見三大誤解、打包五大觀念,讓你一談就贏
只要我們學習正確的談判心態、使用適當的談判工具,一定可以找到彼此利益價值有交集的甜蜜點,這涉及到至少以下五點。
2018/11/21 | 書生百用
公共討論如何能達成最大共識?
公共討論從來不只是論證,擊倒對方的論證不是唯一的目的與手段。抨擊對方弱軟無力的論點,可以贏取偏好論辯批判者的掌聲,但也會忽略了對方論點背後潛在的深層理由和心理因素,以致雙方更加對立。
2018/11/18 | TIME
「公憤」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有禮貌的討論方式是含蓄地歡迎各種答覆。它體現尊重與包容,這讓你清楚自己身處一場討論,而非只是講出結論。不同於輕視,那通常使你偏離目標、只製造出一些討人厭的場面供自己的同溫層享受。
【印尼大選】第二場辯論聚焦經濟成長,普拉伯沃對科技用語「獨角獸」感到困惑
印尼17日舉行大選的第二場辯論,相較於第一場辯論聚焦法律及人權,此場辯論的重點為經濟、能源、糧食及基礎建設。
2019/06/05 | 精選轉載
【插畫】名家的理想型不是「激情」,而是「邏輯」
呆萌、裝可愛,在名家的眼裡一點都不是加分,聰明只是基本條件,更要有銳利的思考能力和無懈可擊的邏輯。
2018/11/05 | 書生百用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