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1 | 精選書摘
《判罪》:同事紛紛加入戰局,希望承接虐童案的「壞律師」能迷途知返
他們認為事務所不應該為了錢,什麼案件都接,像這種虐童案的傢伙,禽獸不如,事證明確,根本沒有辯護必要。我向他們說明:「感受到你們的善念,瞭解你們對孩子的同情。可是,我也有話要說。」
2019/11/11 | 精選書摘
《判罪》:也許贖罪後我就是自由之身,不用再帶著內疚活下去
「被告接受懲罰,贖罪完後,不再是帶罪之身,他改過自新,應該重新生活。律師這時候扮演的角色,是協助被告如何贖罪,及受到公平審判。」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
2018/07/06 | 法操FOLLAW
如果殺人犯罪證確鑿,為什麼還需要律師辯護?
有民眾會疑惑:為什麼我們認為的「殺人魔」,也適用「強制辯護」呢?許多犯下重罪的現行犯,都是罪證確鑿,到底還需要律師辯什麼呢?其實這問題的背後,隱含著一個更根本的問題⋯⋯
2017/10/31 | 法操FOLLAW
美國第一位猶太裔大法官: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燈光是最有效的警察
路易斯・布蘭迪斯在擔任大法官之前,曾是一位知名律師,由於布蘭迪斯總是願意為社會弱勢辯護,更會為他們提供無酬勞的辯護服務,因此被稱為「人民的辯護律師」。
2015/03/25 | TNL 編輯
318學運首次開庭 黃國昌:真正有罪的是馬英九、張慶忠
黃國昌表示,這行動是必要、是正當的,如同看見一個被困在車內溺水的嬰兒,這時要做的,就是打破車窗將嬰兒救出來,這是法律要鼓勵、容許的。
2014/12/26 | IAN
也許陳為廷應該參選到底,這樣可以試一試台灣人對「理盲」的底線在哪裡
這些辯護者本身都犯了一個毛病,就是情感上認同陳,因此就此做為演繹其論述的出發點,努力地想要說「這不是一件錯的事」,這其實就是標準的理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