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25 | 精選轉載
西林部落的「綠金」產業,重新連結山與原住民的關係
為了將生產的附加價值留在產地。花蓮西林部落的中壯年開始思考籌組「合作社」,自產自銷,但面對中盤商、產業亟待轉型,農民的心聲,能否被聽見?這個計畫又能否真正協助山蘇之農民瞭解合作事業?
2019/09/21 | 李碼齊
【地方派系花蓮篇】農會水利會「整碗捧」,灌溉水渠都是傅崐萁的味道
許多人笑稱為「花蓮王」的傅崐萁在扎根已久,而其得以呼風喚雨的核心能量就是在地的農會以及水利會,不過這兩項資源也因為推動官派的過程不斷動搖,某方面來說,這次的選舉其實也是一場傅崐萁的權力保衛戰。
2019/09/18 | TNL特稿
【地方派系雲林篇1】摘下國民黨權力緊箍咒,雲林張派和韓國瑜就是「黨中央」
雲林張家在建立起在地的「帝國」之後,傳統上都還是得聽從黨中央的指令,來回得靠幕僚傳話,但隨著張麗善成為百里侯,加上引起了韓國瑜的風潮,有如從傳統國民黨的「控制」中越獄成功,轉化為黨中央屈從派系的奇特現象。
2019/09/16 | 精選書摘
《水果政治學》:誰掌握農會,就對地方派系有運籌帷幄的實質影響力
就《農會法》的精神,農民加入農會成為會員,可以享有農會的服務,最重要的就是「農民保險」。因此,農民一定是農會會員,但農會會員未必就是農民。但取得全國農會三巨頭的身分,就等於對外取得全臺灣農民代言人的角色,這是法律所賦予的實質權力。
2019/09/15 | 精選書摘
《走出島國農業困境》:台北農產公司為何會成為政治角力場?
臺北農產在戒嚴時代的運作如同時代的國營事業,有著強烈的「公用事業」屬性;在解嚴後,特別是二○○○年第一次政黨輪替,出現了「北市府與中央不同政黨執政」,就從這時候開始臺北農產陷入了「政治角力」場域,迄今愈演愈烈。
2019/06/14 | 李碼齊
韓粉造勢幾萬人不是重點,這兩人才是王金平決定不玩的關鍵角色
很多人都認為韓國瑜的凱道造勢讓王金平嚇到,但他在這場造勢只看到兩個人,使他發現一輩子都「喬」別人的自己,這次被「喬」了。
無視歷史脈絡的人,才會妄想把「農田水利會」收歸國有
很多人批評水利會、農會被地方派系把持,卻在更深一層理解前就粗暴改制這兩大組織,只會使又老又窮的農民,更加無法適從、被官僚蹧蹋得更悽慘——因為台灣的水利,打從一開始,就不是政府開發的。
西斯大帝的復仇:「地方派系」如何左右台灣選情30年?
此李登輝在1990年代之後扶植了一批「本土藍」的地方派系,之後經過陳水扁、馬英九等人改革,就在大家覺得派系勢微之時,又成為左右2018年地方選舉的關鍵,究竟地方派系,為何那麼「尾大不掉」呢?
台灣農會、寺廟與地方自治:自由與民主的風吹得進農村嗎?
回顧戰後台灣的地方選舉史,在社群媒體尚未出現、假新聞尚未滿天飛以前,誰可以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如何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與今日這種「新時代」的選舉操作方式不同,在地方上的農會與水利會,過去則在選舉中扮演要角。
2018/11/24 | 丁肇九
掌控選民「心態」的地方議員,真的只能等他們凋零嗎?
因地方傳統勢力長期掌握左右議員選情的力量,靠此選上的議員自然會對宗親會、宮廟、農會、水利會等「交代」而非有效反映民情,選民也覺得「誰選上都一樣」,那就支持看起來會贏的那一個。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議員身為民意代表,應該是監督行政部門的政策好不好?提的預算合不合理?執行有沒有偷工減料?如果議員成了預算分配的一份子,行政和立法的角色模糊了,還能期待議員監督政府嗎?當地方民代形同「球員兼裁判」,我們還能期待議員去監督政府嗎?
2018/01/22 | 法操FOLLAW
《血觀音》:觀音座下的台灣政治黑暗史
第54屆金馬獎由《血觀音》拿下最佳劇情長片。電影中除了城府深沉的算計,在利益面前的人性黑暗,主角之間扭曲的情感,更重要的是對台灣歷史的多方影射。包含了:政客炒地皮、黑金勾結、滅門血案、湯英伸和火車上的性侵案等等。
2018/01/21 | 法操FOLLAW
《血觀音》:觀音座下的台灣政治黑暗史
第54屆金馬獎由《血觀音》拿下最佳劇情長片。電影中除了城府深沉的算計,在利益面前的人性黑暗,主角之間扭曲的情感,更重要的是對台灣歷史的多方影射。包含了:政客炒地皮、黑金勾結、滅門血案、湯英伸和火車上的性侵案等等。
2017/09/03 | Lo
四年前父親農藥中毒,年輕柚農走上有機栽種之路
在轉型有機過程,瑞穗鄉青年柚農游振葦努力學習農業知識及田間管理,他說:「想要種出成績,必須比別人多付出兩、三倍以上的努力。」
2017/06/21 | 精選書摘
「為什麼不跟農會合作?」農民笑而不語,默默地把水果賣給自己熟悉的大盤商
農會是一個多目標功能的合作組織,它曾因此在農業上發揮過強大作用,但若監督不力,也容易變成一個龐大怪胎:一個帶有行政色彩的基層機關+私營企業+合作組織。
2017/02/20 | Lo
民進黨農會改選為何不如預期?國民黨:平日耕耘比較重要
基層農會選舉不是民進黨擅長的領域,農會系統是一個封閉系統,不是政治動員可以觸及,也不是縣市長或總統選贏,民進黨就順理成章可以接收的地盤。
2016/12/30 | 讀者投書
現代公司經營權之爭的兩大弊病:委託書與全額連記法
即使鼓勵創新未能跟上潮流,起碼落後的規範應該一併廢除,只是看著人家都已採取電子投票多年,而台灣卻仍在委託書大戰,對於台灣的金融發展的未來,民眾應該很難樂觀。
2016/11/29 | 羊正鈺
一家有6人都在台北農產公司上班,北市府開罰每天5萬
陳益宗受訪時表示,這五個「小孩」只是擔任雇員,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領得也沒比別人多,也未擔任副理占別人的缺,有必要這樣窮追猛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