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06 | TNL 編輯

「你們來唱衰、我們來唱好」在領金曲獎時要大家「吃台灣米」的歌手嚴詠能過世

打狗亂歌團是以本土創作及母語歌謠走唱為業,每位樂手玩的音樂不同創作題材不同,曲風不一,所以他們自取為「亂歌團」,另外「亂」與台語的「戀」同音,希望藉由創作跟土地「談戀愛」

2020/08/03 | 謝子涵

交流以上、定居未滿:地方創生「看得到」的目標客群,應該聚焦於「關係人口」

針對人口外移的問題,日本不斷反思究竟人口為何而外移,而人口又因為什麼樣的地方價值動機移入,一旦找到這其中的「關鍵人口」,就有機會透過政策,找到每個地方翻轉的關鍵動力,

2020/02/22 | 食力foodNEXT

食農教育不僅是教育,日本的終極目標是「鄉村活化、地方獲利」

食物的選擇將左右農業生產,當消費者需求與在地生產越脫節,將使得在地農村經濟規模越來越萎縮,另一方面,也會使我們必須花費更多金錢來進口食物。

2019/12/18 | TNL特稿

《農村的遠見》第二季:碎一地的宜蘭心,與農村典範擦身而過

公視《農村的遠見》系列紀錄片,試圖開展「什麼樣的農村是理想的農村」這個問題的答案,過去,我曾經怨恨過雪山隧道導致宜蘭不種田種農舍,但現在我不這樣認為了,危機才是轉機,劣勢一轉就是優勢,農村的遠見的每一個故事,都是如此。

2019/12/16 | TNL特稿

地方派系論|解析「服務鄉親」的派系產業鏈

說穿了,地方派系就是「照顧地方鄉民的產業鏈」,補充基層行政不足的社會網絡。例如基層公所、農漁會、水利會、婦女會或者義消等組織,都可以看成是派系的基礎。

2019/11/24 | TNL特稿

《農村的遠見》:荷蘭芬洛綠港,偏鄉活化均衡區域發展的國家投資戰略

農村的遠見,並不是住到農村的人要有遠見,而是大家透過農村,看到「國家價值」被整合性實踐行動創造出來,讓我們看到我們共同的未來。這才是遠見。

2019/10/21 | 中衛發展中心

台灣地方創生的兩大動力:「女力」與「新農」

雖然台灣面臨人口老化、少子化的嚴苛考驗,農村的地方特色文化傳承正逐漸消失,但觀察日本與多處國發會優先推動的134個鄉鎮,從不同角度深入觀察台灣農村與地方生活,仍發現創生農村的機會點。

2019/09/23 | 精選書摘

史景遷《追尋現代中國(上)》:康熙晚年竟相信,痛苦的農村已是一片欣欣向榮

松鶴之壽,帶給康熙的卻是日薄西山的落寞。一七二二年十二月,康熙崩於北京宮中,儲君之位未定。撫今追昔,實難想像康熙臨終時是多麼鬱鬱寡歡,才會置國本問題於不顧。

2019/09/15 | 精選書摘

《走出島國農業困境》:「以農為本」的台灣,每次產業轉型總是先犧牲農業

台灣歷經三次政黨輪替,也歷經二○○二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接下來可能面臨的多邊貿易組織(CPTPP或其他),因市場門戶大開造成對農業產業的壓力與衝擊。我們希望找回台灣農業過去的輝煌歷史,也希望社會大眾莫忘台灣是「以農為本」的國家。

2019/08/04 | 精選書摘

《地方消滅》導讀:引起激辯的「地方消滅論」有哪些重點和不足?

暢銷書《地方消滅》是由產官學經歷豐富的增田寬也所著,其主要論點(簡稱地方消滅論)不僅震動了日本的輿論界,也在學術界引發了大量的討論。

2019/06/04 | 精選書摘

《第五風暴》:美國農業部一年預算1640億,但絕大多數跟農業一點關係也沒有

在農業部工作的員工有時還會玩一種遊戲,稱為「這是農業部的業務嗎?」——先由某個人說出政府部門的某項奇特業務(例如,施放煙火驅離太過靠近機場的加拿大雁),然後由另一個人猜猜看,這是否屬於農業部的業務(施放煙火驅離加拿大雁,真的是歸農業部管)。

2018/12/31 | 李華

中國「土地整理」拆老家,是肥了政府還是貧了農民?

中國的土地整理政策的初衷很好,如今和中央的扶貧攻堅任務結合在一起後,暫時看來讓政府、開發商、被拆遷村民都皆大歡喜。需要脫貧的農民和需要脫貧的政府一拍即合,不知道最後是共贏還是綠肥紅瘦?

2018/12/03 | 周雪君

陸民政部:抵制天價彩禮低俗婚鬧 網民:剩男那麼多、沒錢你結個毛婚啊

中國民政部提出要全面推行婚俗改革,甚至有官員表示要把婚禮流程、數額等都通過農村的紅白理事會來規範。

2018/08/19 | 精選書摘

《歐洲霸權的光和影》:十九世紀工業化與都市化,是否造成農村衰退?

社會上的職業構成,工業、商業、服務業的比重拉高,農業的比重減少,這種移往現代型社會的現象,就從此處的十九世紀歐洲展開。然而,農業從事者的比例與絕對數開始減少,並非意味農業生產立刻遭受輕視。

2018/04/13 | 讀者投書

農民、農村、鄉下──愛沙尼亞人:那是我們自豪的過去!

愛沙尼亞人能夠公平看待民族大部分是農民、甚至農奴的過去。他們甚至坦白承認,愛沙尼亞人的飲食文化、餐桌禮儀都是學習自統治階層或農莊莊主家庭。

2018/04/13 | 讀者投書

農民、農村、鄉下,愛沙尼亞人:那是我們自豪的過去!

愛沙尼亞人能夠公平的看待民族過去大部份是農民、甚至農奴的過去。他們甚至坦白承認,愛沙尼亞人的飲食文化、餐桌禮儀都是學習自統治階層或農莊莊主家庭。

2018/02/15 | 精選書摘

日本鼓勵移民滿洲的真正用意:把礙眼的人處理掉

為了緩和日本貧農人口過多的壓力,以及鞏固滿洲國與蘇聯之間的邊界,日本政府提出兩項計畫,一項針對十幾歲的青少年,另一項針對農民家庭,鼓勵他們移民滿洲與蒙古。

2017/12/01 | 精選書摘

畢飛宇《平原》小說選摘:大棒子的屍體一撈上來,他的母親就倒下去了

端方說:「怎麼死的?」網子說:「淹死的。」端方說:「屍首呢?」網子說:「不知道,沒上來。」端方說:「是你喊他下河的,還是他喊你下河的?」網子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