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

《返校Detention》是一款2017年發布的2D橫向式恐怖冒險解謎遊戲,由姚舜庭於2014年開始獨立製作。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02 | CCC創作集

【專訪】赤燭遊戲工作室:從《返校》到《還願》,「台式恐怖」如何引起跨國共鳴?

《返校》在Steam上發售後,立即躍為臺灣區銷售冠軍,更曾進入全球暢銷排行第三名,兩年後,赤燭在矚目中推出第二款恐怖遊戲《還願》,這兩款遊戲究竟有什麼祕密?

2021/03/19 | ELLE Taiwan

【專訪】王淨 X 黑嘉嘉:甜美外表下藏著一顆冒險之心,撕掉外在標籤為自己而活

王淨與黑嘉嘉,一位是影壇上的亮眼新星, 以《返校》獲得2020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一位是台澳混血的圍棋女神,以《消失的情人節》客串首登大銀幕就一炮而紅,成為難以被忽視的影壇新生代。

2020/12/18 | 方格子vocus

從詩作〈乘客〉看影集《返校》:如何解讀劇中的疏離與心理狀態?

前四集劇情,與詩〈乘客〉對應,有著巧妙的互文,在〈乘客〉原本的意思之上又開展出其他解讀,讓我們先從〈乘客〉這首詩在劇裡的作用,一窺角色心境吧。

2020/12/11 | 芬多經

專訪《返校》影集女主角韓寧、李玲葦:拍戲過程中,家人說好像我身邊會有結界

《返校》影集從遊戲劇情延伸出30年後全新故事支線,採雙女主角的設定,從90年代學妹劉芸香的視角對話60年代學姊方芮欣所經歷的悲劇,與事件後留下來人們的故事。透過專訪深度了解雙女主角的心態。

2020/12/04 | TNL 編輯

《返校》影集版與電影版的4大差異,打造不一樣的台灣驚悚劇

赤燭遊戲打造的國產遊戲《返校》,歷經電影改編奪下五項金馬獎之後,將再以影集版登上公視與Netflix平台,讓台灣特有的驚悚IP持續創造「返校宇宙」。

2020/10/20 | 芬多經

專訪香港電影《幻愛》劇組:展現思覺失調患者的困境,提煉愛的本質

香港電影《幻愛》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最佳改編劇本及最佳音效三項大獎,由周冠威執導,劉俊謙與蔡思韵主演。

2020/06/12 | 讀者投書

【政治無神論徵稿】我出身外省家族,曾經穿上「蔣中正的外套」得到長輩們歡呼

思辨對我來說,那時就如同空氣般的存在,當時的我選擇成為沉默與迴避思辨的政治狂粉,我被灌輸將單一片面的資訊放入大腦中,拒絕接收了那些多元不同的意見,我被灌輸自己該投下哪張政治選票。

2020/05/14 | 林兆彬

《女鬼橋》小把戲扭轉大局

電影講述在東湖大學的「女鬼橋」,每逢閏年2月29日午夜12時就會多了一級樓梯,站在樓梯的人一回頭望後面便會撞鬼。

2020/03/10 | 李展鵬

橫掃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如何代表了這個時代?

《上流寄生族》在奧斯卡打破外語片的紀錄,奪得最佳電影等大獎,超越了20年前的《臥虎藏龍》。韓國片的厲害,背後有什麼故事?又為華語片帶來什麼反思?

2020/03/09 | 既視感

《女鬼橋》:台灣近期恐怖片階段性總結,兼談亞洲恐怖電影風格與元素

近期甫上映的台灣恐怖電影《女鬼橋》,力抗武漢肺炎之下低迷的電影市場,上映首周全台票房已破3000萬台幣,可謂另一波票房奇蹟。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樣的成功純屬僥倖,但若爬梳自千禧年以降亞洲各地區恐怖片的發展,便可以發現《女鬼橋》的案例其來有自,甚至可以視為台灣近期恐怖片發展路線的階段性總結,可望繼《紅衣小女孩》之後,再創另一波台灣恐怖IP熱潮。

2020/02/03 | 既視感

2019台灣電影回顧:從受傷中復原、從分裂中和解,然後終將陽光普照

不諱言,2019年的台灣是一個很亂的一年,金馬風風雨雨、香港衝擊歷歷在目,年末的總統大選甚至幾乎把整個國家撕成兩半。但若追根究柢來看,亂的原因其實不盡然是出自於衝突本身,而是背後單位結構體系的失能。

2019/12/11 | TNL 編輯

Google 2019台灣關鍵字:《我們與惡的距離》奪冠,韓國瑜蟬聯最快速竄升人物

2020年總統大選在即,相關人物也獲網友高度關注。「韓國瑜」從九合一選舉到總統大選,連續2年蟬聯快速竄升人物及快速竄升政治人物雙榜第一。

2019/11/25 | 既視感

第56屆金馬獎評析:陽光普照的光明之日,致自由

還是有些人會對於此波中國大規模的抵制行動有些擔心,好奇金馬獎將會受到什麼影響,而今後又該何去何從,確實,就參賽數量來看,今屆金馬獎劇受到不少影響,但金馬獎之於華語電影的意義在於,它提供了一個自由的平台,將所有聲音納入其中,這是無法取代的。

2019/11/10 | 芭樂人類學

《返校》之後:加害者也有「創傷」?請正名為「自戀衝擊」

細緻的概念區分有助於思考修復式正義的核心:一方面應聆聽、認納受創主體所經歷的暴力真實,另一方面需要協助加害人獲得一個離開加害者位置的機會,也就是把重心從自己的需求、從想像中完美的自戀鏡像移開,學習看見、關注他者的機會。

2019/11/01 | 潘婉明

從「抗英」到「流亡」:新加坡左翼地下組織的故事

新加坡經歷了英國殖民、加入馬來西亞又退出馬來西亞的建國歷程,無論時代如何變化,不變的是新加坡的左翼運動都遭到執政者打壓,當中從事左翼運動的也多為華文中學的學生。